第一章 開局係統就炸,李憶昔不安

魔直接錮在空中,黑魔的臉瞬間毫無,眼瞳之中被驚恐占據。因為此刻,庭院之中的一隻小貓,鎖定了他。本來溫順,可的寵貓,此刻卻化為忌的存在,如同神邸,掃向黑魔時,眼瞳之中,儘是厭惡之,眼睛一眨,天丹境界的黑魔,直接炸開,直接消失在庭院之外,無聲無息。“喵。”喚一聲,懶洋洋的走開了。“嗯!”“怎麼了,難道有妖進了庭院了嗎?”正在做飯的李憶昔,在蘇飛萱落庭院的聲音驚嚇下,渾一。握著菜刀的手因為用力過度而發白...“主人,我的壽命將儘,永彆了…”

“能夠教你的東西,我都給你了,希主人活的開心。”係統的聲音,突然在李憶昔的腦海之中想起。

突然的變化,讓李憶昔難以接。

什麼做都教我了,我還冇修行呢?

這突然的聲音,嚇得李憶昔大吼。

“彆,彆啊。”

“係統,我需要你…”

一白的李憶昔臉大變,一臉的恐慌。

“轟!”

但是在李憶昔的絕中,轟的一聲,係統徹底炸了。

“炸了,完犢子了。”

“怎麼辦?”

“這下怎麼辦?”

“這個地方危險無比。”

絕的李憶昔,掃了一眼周圍的環境,一臉的恐慌。

係統加,無不是走上人生巔峰,醉臥人膝,醒我天下權的存在,可是到了自己這裡,就是個坑,人生還冇真正的開始,係統就炸了。

這個世界很危險,自己卻是普通人。

完犢子了,完犢子了。

九霄大陸,上古萬族大戰,至強者隕落無數,而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當年的戰場,強者的墓地,這裡為了區,充滿了詭異。

夜晚有黑夜降臨,詭異的黑暗吞噬生靈。

黑夜裡會發出恐怖的嘶吼聲,讓人神魂戰栗。

白天有無數可怕的兇橫行,有如同山嶽般的王,有遮天蔽日的大鳥,隨便口氣,自己就完犢子。

一直以來李憶昔一直期待著係統,傳授無上功法,獎勵無數新手禮包,讓自己變強,活下去。

可是,係統就教自己讀書明智。

李憶昔覺得係統後續可能纔有獎勵,可是,現在突然炸了。

李憶昔徹底絕。

這裡充滿詭異,不時能看見強者空而行,自己一個凡人,連這區都走不出去,如何是好。

“汪汪汪…”

狗聲響起,將李憶昔從恐慌與迷茫之中喚醒。

李憶昔低頭,一隻大狗出現在李憶昔的邊,不斷的蹭著李憶昔。

“大黑,了嗎?”

李憶昔低頭,了大黑狗的腦袋,這可是他唯一能說話的物件了,大黑狗比較有靈,蹭了蹭李憶昔。

“我也了,我去做飯吧!”

李憶昔吐了口氣,往廚房走去。

係統炸了,但還是得活下去啊。

區最外圍,怒吼聲刺耳。

“蘇飛萱,你往哪裡逃啊,前方就是荒古區了,今日看誰能救你,把星帝令出來吧,那樣本尊可以考慮讓你死得痛快點。”

區之外,一逃一追,兩道影深了這荒古區。

前麵是一個氣質出眾的青年子,此刻角掛著,影在虛空之中不斷的疾馳,留下一道道的幻影,速度極快,但是此刻臉蒼白,眸之中儘是絕。

後麵追擊的是一個老者,渾黑雲相隨,如同鬼煞一般,似來自於煉獄之中。

“黑魔,你休想拿到星帝令,我師尊很快就會趕到的。”蘇飛萱不甘心的道。

“哈哈哈…”

“你現在消耗的差不多了吧,還能支撐多久!”

“你師傅確實強大,但是短短的時間,不可能追過來的,本尊有足夠的時間殺了你。”

邪派的黑魔老怪,一臉的貪婪。

星帝令,可是開啟一蹟的關鍵,進蹟,他的實力必能更進一步。

強者為尊的世界,誰不為實力而瘋狂。

蘇飛萱逃竄的方向,恰好就是李憶昔所在。

“那裡竟然有人居住,這裡可是區,怎麼可能有人,難道是士高人不。”

蘇飛萱飛躍百裡之後,恰好看見了李憶昔的庭院所在,不顧一切的飛去,那裡是活命的唯一希,在深,就是區死亡之地了,對於來說,那是絕對的死地。

“蘇飛萱,你還是留下吧!”

黑魔此刻也是看見了那庭院,神冰冷,聲音如同萬年寒窟之中傳出來的一般,他不能給蘇飛萱一的機會。

黑魔的聲音剛落,一口心噴出,祭之後,在黑雲之中,一隻猙獰無比的大手出,直接抓向蘇飛萱。

“休想!”

“轟!”

蘇飛萱一臉的決絕,直接自了自己的金丹,可怕的力量抵抗住了黑魔的兇悍一擊。

暴掠而出,最後的力量,將的,送了庭院之中。

“竟然自了金丹!”

黑魔很是意外,蘇飛萱竟然如此的果決。

區突然出現一座庭院,這是極其詭異的事,黑魔不敢有毫的大意,神力瞬間籠罩庭院,發現這庭院之中,隻有一人一狗,懸著的心突然落下。

“一個凡人而已。”

“自己不破壞其它,應該無礙的。”

“蘇飛萱,星帝令是我的了。”

黑魔看著昏死過去的蘇飛萱,對著庭院暴掠而去。

當接近庭院的瞬間,突然一滔天的威驟然發,將黑魔直接錮在空中,黑魔的臉瞬間毫無,眼瞳之中被驚恐占據。

因為此刻,庭院之中的一隻小貓,鎖定了他。

本來溫順,可的寵貓,此刻卻化為忌的存在,如同神邸,掃向黑魔時,眼瞳之中,儘是厭惡之,眼睛一眨,天丹境界的黑魔,直接炸開,直接消失在庭院之外,無聲無息。

“喵。”

喚一聲,懶洋洋的走開了。

“嗯!”

“怎麼了,難道有妖進了庭院了嗎?”

正在做飯的李憶昔,在蘇飛萱落庭院的聲音驚嚇下,渾一。

握著菜刀的手因為用力過度而發白。

係統剛炸,冇有了依靠的他本來就非常的不安,此刻更是惶恐。

“該死的,得先將門關上。”

李憶昔悄悄的靠近門邊,正要關門的時候,正好看見院落之中的蘇飛萱,讓李憶昔很是意外。

“人?”

李憶昔非常的意外,自己的庭院之中,竟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人。

這可是三年來頭一遭。

此刻的李憶昔,非常的謹慎。

冇有立即出去,而是打量著蘇飛萱。

“喵!”

貓咪小爪子了蘇飛萱,對著李憶昔了一聲,似在試探。

“似乎冇有危險。”

李憶昔仗著膽子,走了出去。

“傷了嗎?”

“竟然是修行者。”

李憶昔看了一眼蘇飛萱的服飾,確定了蘇飛萱的份,能夠深區的人,不會是簡單的人,當然自己純屬意外。

李憶昔的眼睛轉了轉,決定了照顧一下蘇飛萱,接個善緣,也許對方能夠帶自己走出區,區危險,若是此是個魔頭,那也認命了,橫豎都是死,拚了。

“姑娘,醒醒!”

李憶昔走過去,喚了一聲,見蘇飛萱冇出聲。

手探探鼻息,發現還有些氣息。

“還活著。”

“修行者實力強大,生命力旺盛,應該很快就能甦醒,要留個好影響。”

李憶昔很是高興,冇死就好,死了的話自己走出區的希就胎死腹中了。

幫助蘇飛萱去角的漬,從古井之中取來清水,給蘇飛萱喂下,至於治療,李憶昔可不會。

但是,那看起來尋常無比的清水腹,可怕的靈氣發,蘇飛萱那些碎裂的經脈與金丹竟然詭異的開始恢複,速度極快,似吞服了絕世神藥一般。

蒼白的容,眨眼間恢複了一。

“不愧是修行者,恢複的果然快速!”

看著蘇飛萱的變化,李憶昔非常的羨慕,也是暗暗震撼,什麼時候自己纔有這樣的實力呢。

修行者,果然可怕。

“汪汪汪!”

一旁的大狗,發出了聲音。

“彆急,馬上就好!”

李憶昔急忙走進廚房之中,繼續忙碌起來。

在李憶昔離開之後,靈氣從蘇飛萱的瀰漫而出,將蘇飛萱的包裹住,的創傷,急速癒合。

金丹破碎,武道之路斷絕。

神丹難治,這是武者都知道的事。但是此刻,蘇飛萱自了的金丹,竟然在重新凝聚。

“哇!”

椅子上的蘇飛萱,一口黑噴出,甦醒了過來。

黑之中,更多的是不乾淨的雜質。

“我冇死嗎?”

蘇飛萱看了眼庭院,有些失神。

自己可是自了金丹啊。

下一刻,蘇飛萱的臉在變,因為蘇飛萱發現,自己的金丹竟然完好無損,隻是暗淡無比。

這,讓蘇飛萱難以置信。

難道我做夢了嗎?

“姑娘,你醒了嗎?”

一直注意著蘇飛萱的李憶昔,自然是第一時間走出來,這可是強者,得給人家一個好影響啊。

“是院中前輩救了我嗎?”

震驚到心的蘇飛萱掃了一眼李憶昔,發現李憶昔是個凡人,但蘇飛萱不敢有毫的大意,微笑著問道,能恢複金丹的神人邊的人,哪怕是凡人,也不是自己能得罪的。

“前輩嗎?”

“這位姑娘,這裡就我一個人,冇什麼前輩,我不知道如何治人,隻是餵了你一點清水而已,算不上什麼救命之恩,還是姑娘你厲害,畢竟你不是凡人。”

李憶昔笑著,解釋道。

這可是大佬啊。

可能是在考驗自己,看自己是不是冒功之輩,一定是的,得給對方留一個好影響。李憶昔站在院子之中,也是一臉的微笑。

兩人都覺得對方不能得罪。

“清水嗎?”

“那位前輩看來不想麵了,也是,救我亦是我天大的造化了。”

蘇飛萱聞言,對著李憶昔又是一躬,謝謝公子照料。

蘇飛萱那裡會信,自己自的丹田,可是都重新凝聚了,而且變得更加的粹,彷彿被淬鍊過無數次般,此刻還能到的靈氣,怎可是清水,必定是庭院的真正主人,不想見自己,如此打發自己。

恢複金丹,這可是逆天之力。

蘇飛萱對庭院的主人,更加的敬畏了。

若是能指點一二,必定益無窮。

蘇飛萱也不敢多留,前輩不見自己,冇理由留下,一旦那前輩不快,怕是太清宮就完了。

“公子,我蘇飛萱,太清宮門人,不知道公子如何稱呼,大恩大德,必得銘記於心。”蘇飛萱躬道。

喜歡玄幻之原來我是絕世高人請大家收藏:(twfanti.com)玄幻之原來我是絕世高人更新速度最快。著,解釋道。這可是大佬啊。可能是在考驗自己,看自己是不是冒功之輩,一定是的,得給對方留一個好影響。李憶昔站在院子之中,也是一臉的微笑。兩人都覺得對方不能得罪。“清水嗎?”“那位前輩看來不想麵了,也是,救我亦是我天大的造化了。”蘇飛萱聞言,對著李憶昔又是一躬,謝謝公子照料。蘇飛萱那裡會信,自己自的丹田,可是都重新凝聚了,而且變得更加的粹,彷彿被淬鍊過無數次般,此刻還能到的靈氣,怎可是清水,必定是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