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這個世界,還有公平可言?

”“勞資是人,不是讓你們談條件,換的品!”江寒瘋了一樣,向著樓上沖去。實在不行寧可跳樓,也不會要被抓到!江寒越來越瘋狂,眼睛猩紅,怒氣值滿。“你們都想讓我死!”“那我現在就死,我死了!你們也要跟著陪葬!!”青麵鬼王的命令,人要活的,如果江寒死了,依舊要滅掉克國一座城市!江寒絕。既然被到絕路,就讓全國人都跟著我陪葬。也值了!憑什麼,鬼王就可以為所為?為什麼你們要讓我去送死!明明我沒有招惹任何人,厄運...“國家s級通緝犯江寒,目前已經流竄到金陵市,有發現的群眾請舉報。”

“舉報熱線:xxxxxxxx”

“凡是舉報線索者,獎勵500萬。”

“抓住江寒者,獎勵1000萬。”

一間破舊的房間裡,一名年,全臟兮兮的。

他就是江寒。

正坐在臟兮兮的板凳上,麵無表的吃著泡麪。

“可笑嗎?”江寒慘笑一下,吞下裡的泡麪:“確實可笑的。”

江寒穿越到平行世界。

一沒,二沒搶。

卻為了克國第一名s級通緝犯。

原因…

是因為江寒被一隻鬼王給盯上了。

而究其原因。

是因為江寒乃是時刻出生的極之人。

鬼王隻要在時刻將其吞噬,便能實力大進。

因此。

鬼王給克國祭祀局要求,抓住江寒,獻祭給鬼王。

而江寒也順理章,為了通緝犯。

這已經是他逃亡的第十五天了。

“不甘心啊…剛穿越到這個世界,就要被獻祭?”

……

“局長,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了,再抓不到江寒,鬼王會隨即滅掉一座我們的城市!”

祭祀局,袁從明愁容滿麵。

這是一個恐怖復蘇的世界。

有鬼,有妖。

也有鬼者,更有掌握元炁的異能者。

總之,這個世界混,人命不值錢。

因為妖魔鬼怪橫行!

國家的祭祀局,主要針對鬼,妖。

而在麵對這些鬼的時候,實力弱小的,國家還能鎮。

若是強大的,本不是對手。

甚至會達某種骯臟的易。

比如說,抓到江寒,獻祭給鬼王。

便能消災免禍。

“青麵鬼王那裡,怎麼說?”袁從明著眉心。

在他的旁邊,是助理冷月。

冷月了下脖子,回想起那尊恐怖的鬼王,心有餘悸的道。

“鬼王說…給我們五十五天的時間,如果抓不到江寒,它會隨即滅掉一座我們國家的城市。”

袁從明冷聲道:“那還等什麼?趕去抓住江寒!”

“獻祭給鬼王!這樣我還能保住一座城市。”

“另外,去通知一下張天師,我有要事跟他商量。”

……

“兄弟們,據我知道的最新訊息,青麵鬼王給祭祀局下達了最後通牒,若是抓不到江寒,咱們國家恐怕要生靈塗炭!”

“最要有幾百萬人喪命!”

八卦主播百曉生,侃侃而談。

下方彈幕,下雪一樣。

—“那還等什麼?趕給那江寒抓起來!”

—“犧牲他一個,全我們大家,就當他做慈善了…”

—“隻要江寒主投案自首,我願意在家裡給他立牌位,每天早晨三炷香!”

—“江寒,如果你還有人,就去投案自首吧,還給我們一個幸福安康。”

—“我還沒活夠,江寒你去死好不好?”

—“你死了,讓我們活著,我會激你的……”

江寒看著直播間的彈幕。

麵無表。

可是他的手,因為抓著邊的床板,已經發白泛青。

脖子上,青筋暴起!

“憑什麼?”

“犧牲我自己,全你們?”

“你們為什麼不死!”

好半晌,江寒恨聲說道。

此時他的口,因為憤怒,發堵脹痛。

“克國十幾億人口,也沒有一個是我的親人,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誰也沒有出援助之手。”

“我吃不上喝不上的時候,誰也沒有施捨給我一分錢。”

“憑什麼讓我死,全你們?!”

這個世界太冰冷。

江寒知道自己走投無路了。

他的目,忽然看向門口的位置。

逃竄到了金陵市,無分文的江寒,因為寒迫,暈倒在馬路邊。

被一名老婆婆給救了。

老婆婆是拾荒者。

給江寒收留在家。

給他吃的,給他穿的,讓江寒在這個冰冷的世界,覺到了一溫暖。

“其實這個世界,也並不全部都是壞人,像趙那樣的好人,也是有的。”

江寒口中的趙,就是收留他的拾荒老婦人。

他已經在這裡,修養了兩天。

江寒知道,自己不能久留,這樣會害了趙。

最好還是趕離開。

關掉直播,江寒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可是忽然。

江寒好像是聽到了什麼。

起來到窗戶口,向著外麵看去。

樓下。

十幾名荷槍實彈的特警,跟在一個老婦人的後,直奔江寒所在的藏之。

“他已經被我安在房間裡了,你們快點手!”

特警們沖進樓裡。

趙低聲呢喃:“小夥子,你死了,我能得到一千萬,我的孫子就能娶上媳婦,過上好日子了……”

當看到、聽到這一幕的時候。

江寒的心裡,最後的一溫暖,也徹底的湮滅了。

“嗬嗬嗬…是我太天真了。”

江寒扭頭向外跑去。

他的隨品,都沒來得及拿。

特警已經追上來了。

以江寒的經驗,他的藏之所,估計已經被重重包圍。

這次真的是翅難逃了!

“逃逃逃!我寧可自殺,也不要被勞什子鬼王吞噬!”

“勞資是人,不是讓你們談條件,換的品!”

江寒瘋了一樣,向著樓上沖去。

實在不行寧可跳樓,也不會要被抓到!

江寒越來越瘋狂,眼睛猩紅,怒氣值滿。

“你們都想讓我死!”

“那我現在就死,我死了!你們也要跟著陪葬!!”

青麵鬼王的命令,人要活的,如果江寒死了,依舊要滅掉克國一座城市!

江寒絕。

既然被到絕路,就讓全國人都跟著我陪葬。

也值了!

憑什麼,鬼王就可以為所為?

為什麼你們要讓我去送死!

明明我沒有招惹任何人,厄運為何會落在我的頭上?!

這個世界,還有沒有道理可講!

既然沒有道理可講,那我就讓你們跟著陪葬!

蹬蹬蹬——

江寒從到了天臺上。

直奔前方跑去,一刻也不停留。

在江寒的後,已經有很多腳步聲追來。

當江寒沖到了天臺的邊緣時。

後的特警,已經追到了後不遠。

“江寒,束手就擒,你犧牲了自己,能挽救一座城市的幾百萬人!”

江寒冷笑:“憑什麼?我跟他們非親非故,他們死活跟我有什麼關係!”

“既然你們想讓我死,那我現在就死給你們看!”

“讓那幾百萬人,都跟著勞資一起陪葬去吧!”

江寒話罷,縱深一躍,跳了下去。

耳邊風聲呼嘯。

“我要死了嗎?”

就在此時,一個詭異的冷笑,在江寒耳邊響起。

“我可沒說,你能死了!”,怎麼說?”袁從明著眉心。在他的旁邊,是助理冷月。冷月了下脖子,回想起那尊恐怖的鬼王,心有餘悸的道。“鬼王說…給我們五十五天的時間,如果抓不到江寒,它會隨即滅掉一座我們國家的城市。”袁從明冷聲道:“那還等什麼?趕去抓住江寒!”“獻祭給鬼王!這樣我還能保住一座城市。”“另外,去通知一下張天師,我有要事跟他商量。”……“兄弟們,據我知道的最新訊息,青麵鬼王給祭祀局下達了最後通牒,若是抓不到江寒,咱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