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第 9 章

萬分高興的。“咳,話說回來,涵墨語去哪裏了?”瑜虞看朔離尷尬,貼心的換了一個話題。涵傾薰和葉璿對視一眼,無奈道:“那倒黴孩子,跑出去玩的時候遇到危險,被一人族女子相救,就喜歡上了那人,最近忙著追求呢。”四人聞言一愣後皆是失笑,這倒的確是那位冒冒失失的人魚族大小姐的性格。“既然如此,那還拜托兩位前輩告知一聲,我們四人先行離開了,日後有機會再來與她相聚。”白鈺秀向著二人道。涵傾薰和葉璿點點頭笑道:“那...(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09章 第 9 章

看著仍舊空無一人的第八層,原本喧鬧的不夜天此刻鴉雀無聲,底下的民衆滿心都是不可能三個字,而隱藏在暗處的各個實力的眼線,都悄無聲息的迅速退場。此刻每個接觸道權利階層的人都迅速明白:月族的天,怕是要變了。

最後一層月白色光芒緩緩消散,露出了被包裹在一層淡淡光膜中的少女。

她閉著眼睛,彷彿正在安睡,精緻萬分的眉眼不禁讓底下人們都從心中驚嘆一聲月神下凡也不過如此了。

每個人都不由放輕了呼吸,生怕驚醒了這絕世的美麗。

突然,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九色的光暈自上空的月亮上落下,一瞬間閃耀到極致的光讓每個人都緊緊閉住眼,仍然被刺激的流下眼淚。

終於,光芒緩緩散去,凝成了一絲紫金色的光芒,鐫刻在南璃月的額上,留下一個淡淡的紫金色的的美麗紋路。

南璃月緩緩睜開了雙眼,一道道月白的光芒從她額間的光輝散出,包裹住了在祭臺上覺醒族紋的那些人。

朔離隻覺得渾身浸泡在了溫水裏,一道道神秘的紋路從她的背後入花般綻放。一條、兩條……凝結到五條的時候,她以為就此結束,卻突然又注入了一層紫金色的光輝,第六條、七條、八條族紋被接連開啓,她訝異的睜大眼睛,發現隻有包圍她的光芒化成紫金色,別人都仍是月白色,頓時明白了,望向第九層那道身影的目光充滿著溫暖的光彩。

不乖的大小姐,又損耗自己的能量來幫助她了。

每個人都為這變化而驚訝萬分。南月冥仍然是一臉陰沉,而南無月則重新換了套茶盞,依舊在那兒不緊不慢的飲茶,看到南璃月朝他往來的目光,還揮手適宜,無聲的用嘴型道了句恭喜。

南璃月緩緩降落,踩在祭臺上,她的眼眸從原來純淨的琉璃色,更多了一抹淡淡的紫金色光彩,顯得更加漂亮。

突然,麵對這些變數一直都未動大祭司向前走了一步,擡起木杖,月白的光輝從中中灑落,照撫向下麵祭臺中已覺醒族紋的人。不多時他們便一個個沉入月的光暈裏,開始凝自己的月華了。

隨後,大祭司抓住南璃月的手,在南璃月疑惑的目光中,引領著她,輕輕點在她眉心的紫金色紋路中。

南璃月雙眸驟然完全變成了紫金色,訝發現自己腦海之中,整個不夜天的場景栩栩如生的展現出來,一切都纖毫畢現。

不,不隻是不夜天,還在迅速的向外蔓延,整個月族、一座座城池、一座座山脈……

整個天下,盡收眼底!

沒有人或妖注意到有一雙眼睛飛速掠過他們,她也未嘗停留。突然一座山脈裏,出現一道讓她有些熟悉的氣息,可正要靠近細細檢視時,卻又突然消失了。

南璃月隻看到一女子端坐於一庭院中,擡頭看向身旁,似乎注視著什麽,可她身旁並沒有什麽東西啊?

南璃月困惑,卻也無從檢視,她的意識飛快的越過山川,飛向更遠的地方。

與月影大陸交界的無妄海、梵淨海、秦族的帝央大陸、明族的幻方大陸、時族的闞雲大陸……

她看見了,人們在高臺上仰接天露,妖族於山脈中俯飲地泉。她看見了,無妄海裏四時翻騰而起的巨浪,梵淨海內始終平滑如鏡的水波。她看見了,日月的升落,草木的榮枯,一個個遲暮的老人逝去,一位位稚嫩的孩童新生……

她不知飛了多久,突然,意識不受其控製的,墜入一片迷霧之中。正慌張之際,意識重新停了下來,這是一間四周篆刻著層層咒文的屋子,隻有一位發須皆白的老人,正在排布著一個金色的陣法,上麵繁雜深奧的紋路讓她頭暈目眩。

突然,金色的法陣燃起了紫色的火焰,老人擡起頭,準確的看向了南璃月。

南璃月被他盯得頭皮發麻,她不知道現在是什麽情況,但她知道,她的意識突然被引到此處,和這位老人脫不了幹係。

老人和藹一笑,道:“小友莫慌,我並非惡意,隻是僅有此一次機會,無奈之下強行將你神遊的意識招至此處,還望原諒則個。”

隨後老人輕點額頭,一張燦金色的符籙出現,漂浮在空中。上麵繪著的紋路深妙玄奧,在它四周,似乎一切規則都在發生逆轉。

老人看著符籙苦笑一聲:“天命有道,因果迴圈。如今,老夫種下這因,隻求日後小友勿忘之,報以果。”

南璃月不明白老人何意,但心裏下意識的並不想承這因,但是這隻是她的意識,沒辦法開口,也離不開,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老人輕點符籙,道:“小友不用慌張,若這因未有作用,自然也無果讓你承擔,如此最好。但若有一天這你承了這因,你自然也就有了這果的負擔,屆時,你會感謝老夫的。”

說罷,符籙化為一個金色的光點,隨老人屈指一談,進去到了南璃月眉心。

南璃月隻覺眉間一涼,隨後便徹底暈了過去。

老人看著已經燃燒盡了的金色法陣,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擡手拿出一塊樸實無華的玉片,口中默唸咒語,突然間,他渾身都冒氣金色的火焰,而玉片在他手中散發出愈發奪目的光彩。

老人突然大笑:“老夫明雲海一生算天算地算人命,這最後最後。終於是算了把人心,老師,我終於明白你的意思了。奈何,奈何,奈……”

第三個何字還未說完,就再也沒有了聲音。

這時,密室突然晃動起來,一位衣著華麗的中年女子破們而入,房間內的篆刻的咒紋齊齊暗淡下去。

她朝房間裏望去,整個房間裏再無老人的蹤影,隻剩下了一塊樸實無光的玉片。

瑜虞疑惑的看著一旁臉色驟然凝重的白鈺秀,不解的問道:“怎麽了?”

白鈺秀皺眉,剛才她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意識在窺視自己,幸而魑禹幫忙掩蓋了她的氣息。

白鈺秀看著毫無察覺的瑜虞,猶豫了一下沒告訴她,畢竟隻是窺視自己,應該牽連不到她,若是讓她知道了反而是種不必要的負擔。於是轉頭道:“沒什麽……”

突然,遠處天空一道紫金色光芒沖入天際,整個月亮都變成了淺淡的紫金色。白鈺秀和瑜虞都驚訝的望向那地方。

瑜虞驚訝道:“這個方向……是月族?那是什麽東西?”

白鈺秀沉默的搖了搖頭,恐怕,之前的那股意識,與這異景色有關。握了握拳,現在的她還是太弱了,必須要盡快變強才行。

―――――――――――――――――

“嗯……”南璃月睜開沉重的雙眼,腦袋疼得好像被人狠狠敲了一記。

“小姐你終於醒了!”一直守在一旁的朔離驚喜的看著清醒過來的南璃月。“我去給你倒水!”

“咳,我怎麽會在這裏?”南璃月觀察周圍的環境,不是祭臺,也不是她原本的房間,而是一個嶄新的樓閣。她一一掃過屋中傢俱,立刻瞪大了眼睛:“這……這是昆離木的椅子?……唔,這是天雲蠶絲被?還有這……一整塊潤渝翡翠雕的床?”

朔離端來水,見自家小姐這沒見過世麵的樣子不禁暗暗發笑。咳,雖然她當時剛接到通知來這裏照顧小姐起居的時候,也是這麽個德行……

朔離端過去茶,南璃月顫顫巍巍的接過來一看,得,雲月紋九彩琳琅杯,裏麵泡著的也是上好的靈犀碧茶。

南璃月飲了一口潤了潤嗓子,轉頭疑惑的看向朔離,等著她的解釋。

朔離替她在身後墊了墊子,讓她靠的舒服些。道:“你還記的多少事?”

南璃月仔細回想了一下,記憶到大祭司抓著她手點在額頭上,隨後便意識遊歷了整個大陸……對了,那道金色符籙……

她點在自己額頭上,那裏隻有一道淡淡的紫金色紋路――那是她的第九道族紋――此外並沒有任何東西,她檢視自己全身,也沒有任何疑似金色符籙的東西。

南璃月皺了皺眉,想起那老人的話,決定先不管這些東西,便撇去了這一段經歷,告訴朔離她在被點後意識遊歷四方,最後直接暈了過去。

朔離聽得一愣一愣的,驚訝於這神奇的經歷,但是也未多過深究。實在是在月族歷史記載中,就從來沒有登上過那第九層的人,最多也止步於第八層,自家小姐既然能登上第九層,遇見什麽奇妙的經歷也不足為奇了。

“我凝月華完成已經過去了三天,那時醒來後被告知你在此處,讓我來照料,結果你卻一直昏迷,現在已經足足過去兩個月了,若不是你一直脈象平穩,我真是要急死了。”朔離仍有些擔憂的說。“唔,這一處也是族長安排你居住的,看來小姐凝出九紋,的確是徹底獲得一些人關注了。”

南璃月皺眉,當時也是爭一時意氣,真到了這一地步,已經不是她想退就能退的了。不過,她倒是也沒想過要去和南無月爭這月族繼承人的位置,一是本就對著沒興趣,二則她也明白,論一些手段,她是遠遠不如南無月的,相較於自己,的確是南無月更加適合這月族族長的身份。

不過,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想法,至於其他人怎麽想,就由不得她能左右了。

南璃月微嘆一口氣,還是盡快脫離這個地方吧,她可不想一直這麽勾心鬥角的生活下去。

突然,門被敲響,南璃月和朔離對視一眼,南璃月沉聲道:“請進。”

月族族長、月族大長老、二長老推開們走了進來。在他們示意下朔離默默走出去關上了門。

南璃月就要起身行禮,被大長老連忙阻攔,“璃月不必多禮,身體可無恙了否?”

南璃月聞言也不再堅持,在床上低頭恭敬道“父親好,大長老、二長老好。回大長老,我身體已經無礙。”

大長老捋著鬍子笑笑:“如此便好,這兩月把我們給愁的,特別是你父親,邀了不少名醫來給你檢視。”

南璃月心頭暗暗嗤笑一聲,麵前卻依然恭敬:“多謝長老們的關愛。”又轉頭向自己父親低頭致謝:“多謝父親,讓父親憂心了。”

南月冥低頭咳嗽一聲“無需多禮,你沒事就好。月祀祭典已經結束,你凝出九道族紋,已經是月族前無古人了,現在你修為如何了?”

南璃月聞言疑惑的擡起頭,要說這修為,父親長老都是沖虛級別的強者,隻要他們想要檢視,自己是瞞不住的。當初自己能掩蓋實力,前是有紫寰佩遮掩,後來紫寰佩送人後也曾擔憂真實實力被發現,可惜父親過於自傲了,從未把她的實力當作是威脅,更是從未有過關愛,這些年來,從未檢視過她的修為。

二長老看南璃月疑惑的樣子,解釋道:“如你所想,我們現在的確檢視不了你的修為了,你是前無古人的九紋,能有這樣遮蔽窺探的能力也是正常。”

南璃月心裏倒是想到,有了這一能力,之後脫離月族,倒是方便了不少,隻是現在不知道能不能作用在別人的身上。點點頭回應二長老後,繼續垂首恭敬回答:“我現在修為是結丹圓滿,跨了一個大境界。”

南璃月此話半真半假,假的是她現在不是結丹圓滿,而是已經元嬰圓滿了。真的是她的確是跨了一個大境界,不過從結丹圓滿跨到元嬰圓滿,比之從凝元圓滿跨到結丹圓滿要耗時耗力的多。

“嗯。”大長老點點頭,這樣的修為提高在他們的預料之內。當時南無月凝八紋,是從結丹中期跨到結丹圓滿,九紋凝脈明顯要更強許多。不過南璃月原本的修為著實是低了一些。

想到這兒倒是他們的原因,本以為有南無月珠玉在前,之後的在怎樣優秀也比不過了,也就默許了南月冥對南璃月資源的嚴重剋扣,誰知這竟然是一九紋的天才。此刻大長老真是悔不當初。

一些愧疚的心理下表現的便更是和藹,親切道:“今後這高泉宮便是你的住處了,有什麽需求,不滿意的,都告訴下人,一定要心情舒暢,修煉才通達,明白嗎?唔,之後每個月的資源直接問庫房他們要,我都吩咐了,要多少給多少,不夠再去找去,必須讓我們小公主開心。”

南璃月聞言露出甜美的笑容,道:“多謝大長老。”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你和你父親說會話。”大長老此行目的達到,也不在多留,回絕了南璃月要送送他們的建議後,攜二長老一同離開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的血送到南璃月口中。九尾狐的鮮血不遜色於神獸之血,迅速便使得南璃月傷勢盡數痊癒。而後白鈺秀手臂穿過她的腿彎將她抱起,瞬間便來到了一處溫泉池邊。鹹主富她抱著南璃月踏入水中,蒸騰的熱氣彌漫開來,掩蓋了兩人的身姿。白鈺秀緩緩將南璃月輕柔放在溫泉池水中,小心的用靈力托住她,然後雙手放在她身上輕輕揉捏著略顯僵硬的身體,專心致誌的為南璃月做著按摩。南璃月緩緩恢複清醒時,隻覺得自己彷彿置身在雲端一般,身後那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