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第 8 章

。便是如你所說,以靈玉製造可以儲存靈魂的容器,保留下靈魂,千百年後奪舍擁有靈玉的人。可惜,這種靈玉隻有在妖族梵淨海海底火山處纔有,魂族族長聯合當時其餘四族族長,一同發動了人妖二族大戰。可惜由於大戰使得梵淨海靈氣暴-亂,最後海底火山爆發,靈玉盡數被海底熔漿吞沒,人妖二族都死傷慘重,五大家族中隻有秦族如今還存在著。孤這塊玉,是當時人魚族族長涵冰……”魑禹突然卡殼了,涵冰這兩個字在舌尖環繞一圈被吐出來,...(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08章 第 8 章

“呼……呼……”南璃月踏步到第七層到第八層的交界處,呼吸出的空氣在重壓下變得清晰可見。她回眸望去,與她一同攀登祭臺的族人已經不見身影。

她擡頭朝看向頂層,這裏已經能模糊看到父親的身影了,此刻他是什麽表情呢?震驚?憤怒?還是為她可能再踏上一層而感到惶恐擔憂?反正,總不可能是欣喜吧?祭臺外麵的看不到,不過族長和大祭司都在祭臺上,是可以看到她們這些攀登者的。

南璃月嘲諷的笑笑。她知道,她應該停下來了,最多也就隻能走到這裏。因為南無月當初踏上的就是八層,一但她踏上八層,族內長老們對她的認知,將從一個無所事事充當透明人的月族大小姐,正式上升到很有可能繼承月族的月族繼承人的身份上。

這不是一件好事,對於她父親來說不是,對於她兄長來說不是,對於她自己來說更不會是。如果說,之前還可以把自己當成給上些草料隨意養活的兔子,那之後的她無疑將變成隨時可能噬主的獅子,變成懸掛在她父親兄長頭上的一柄利劍。昔日裏不滿她兄長的政客,自然會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看不慣她父親的一些長老,也樂於看她與其兄長鷸蚌相爭,自己從而坐收漁翁之利。

她父親當然不會任由自己寵愛的兒子繼承權受到威脅,即使物件是他的女兒。

可是……真的是很不甘心啊,明明自己有能力,為什麽要被迫隱藏起來呢?明明同樣是父親的孩子,為什麽……卻是這樣天差地別的對待?

許是血脈中引領她攀登的**太強烈了吧?使一直藏在心底因不公對待而積壓的不滿盡數爆發了出來?她此刻真的很想去看一看,自己父親的臉色如何。

擡腿,邁步到了那層黑色的階梯上,這一刻她心裏壓抑的情感爆發,周身靈力席捲,形成一水波似的靈力屏障,在重壓下蕩起層層的漣漪,她低著頭,絲毫不去管外界的變化,隻是一步步的向前走。

直到看見自己的腳下不再是黑色,而是踏上了白色的玉階上,周遭的壓力陡然消失,隨之而來的是溫暖如水的靈力和純淨無暇的月華,爭先恐後的往她身體裏湧去,南璃月舒適的溢位一聲短短的呻-吟。

原來已經到了第九層了啊。

南璃月感受到注視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擡頭看向了投注目光的父親。

那眼眸裏,是不加掩飾的厭惡、憤怒、震驚、惶惑和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緒。

南璃月又低下頭,自嘲的笑笑,聽見了自己心裏那最後一點期盼徹底破碎的聲音。

就在這時,忽然全場騷動了起來。隻見那原本會亮上三天三夜的祭臺,此刻由下往上一層層的暗淡了下去。同時,人們也看到了倒在不同層臺上一個個覺醒的族人。

原本這些人是會在這裏待上三天三夜,凝出自己族紋,同時吸收月華,脫胎換骨一飛沖天的。現在隨著祭臺暗淡下去,他們也隨之清醒過來,感受不到自己族紋,疑惑不已的立在原地。

下麵的人驚訝之後,便連忙開始辨認或是自己所識之人在的位置。

族紋,乃是踏上幾層祭臺,便凝出幾條,下方最關注的,莫不過他們的父母親人。看著不如意的,便唉聲嘆氣,有的甚至當場痛罵出聲,而自家孩子爭氣的,此刻眉開眼笑,一旁相識的人也是連道恭喜。

等第四層綠光芒消散,第五層青色光芒開始漸漸暗淡下去時,已經隻剩下四人還未出現了。

朔離意識逐漸清醒,看到自己此刻趴在第五層祭臺之上,而體內卻無族紋是,訝異的跳了起來,不過也未太過擔心,而是緊張的看向藍色光芒正在消散的第六層祭臺,有一人但並非大小姐,此刻參與這次月祀祭典的四十七位月族族人,十一位被攔在第一層,第二層最多,足足有十七人,第三層十人,第四層五人,第五層加上自己有兩人,第六層一人。

隻剩一位還沒有出現,所有人都知道那是誰。

一旁臺上的南無月緊緊握住手中的茶杯,眯著眼睛看向第七層紫色光芒消散――空無一人!

驚人的靈力頓時外洩,席捲周遭後又迅速收回,旁邊的侍從冷汗直流,在威壓中跪倒在地上一聲都不敢吭。而南無月一臉淡然,似乎剛才威壓並不是他所釋放,端起茶緩緩飲盡,把目光投向黑芒覆蓋的第八層。

所有人都驚訝的彼此相望,都聽說月族大小姐隻是用龐大資源堆起來的廢物,竟然上到了和當初月族大公子一樣的第八層?怎麽可能?

如果此時朔離知道那些人的心聲,隻怕要下去和他們拚命。龐大資源?自家大小姐分配到的那一些資源雖還不錯,可是遠遠配不上月族大小姐這名頭,更何況南璃月還一直都把自己得到的資源分給朔離一半,剩下的就更少了。

曾經朔離偶爾有一次去大公子的房間送東西,才知道什麽叫滔天的富貴,對比起來,大小姐的資源簡直可以用可憐形容。大小姐能有今天的修為,全是她暗裏拚命的努力,和她傲人的天份。

在衆人的注視下,第八層那好似吞噬一切的黑芒也逐漸暗淡下來,沒有人會懷疑南璃月不在第八層,就連南無月都是。

他經歷過第八層的恐怖,無論走多久都到達不了的可怕,四周都是黑暗,似乎整個世界都隻剩下你一人,甚至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隻能等靈力耗盡暈厥了過去。而等三天過去後,他覺醒族紋從暈厥中清醒,才發現自己仍在第八層的最邊緣處,從踏上第八層後,再未踏出一步的距離。

他內心的驕傲,讓他不相信,南璃月能走完第八層。

可是當第八層黑芒徹底消散了以後,麵對著空無一人的祭臺,他的深色徹底陰沉下去,捏碎了自己一直非常喜愛的秘瓷黑釉茶盞。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她們便出現在一處樓臺中。“不必拘謹,坐吧。”葉璿指指她們身邊的座位,示意她們坐下。“這次感謝你們救了墨語。”坐在首位上的涵傾薰沖她們點點頭。“前輩言重了,有您們在暗中保護,令愛本就無憂,我們也沒做什麽。”白鈺秀客氣道。“就是就是,你們在都不告訴我,我還以為真再回不來了呢。”涵墨語委屈巴巴的道。“不給你長點記性你還不反了天?”涵傾薰狠狠瞪了涵墨語一眼,看著她討好的沖自己笑笑,頭疼道:“不管如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