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番外一

走,您別生氣。”說罷便要照顧一幫人離開。“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誰給你的權利隨意抓人的?”趙寰開口製止了他的行動,看著石莫麵色冰冷如霜。“可是她們兩個人同身為女子,卻、卻在這裏當街行不雅之事,這是對於月神大人的不敬啊!大家可都看見了!”石莫知道趙寰這是不打算善了了,隻好將自己剛才那套說辭擺出來,同時號召民衆,妄圖藉此來免掉懲處。可惜民衆也不是傻子,哪裏會這麽容易被他平白無故當槍使,一時間街道上安安靜...(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73章 番外一

雖說白鈺秀將族中事務都甩給了魑禹, 如今無事一身輕,但是月族族長和人族同盟領袖之位卻唯有南璃月能夠擔任,所以兩人的甜蜜生活仍舊因公務而倍受影響。

今天晚上正是月族百年一度的月祀祭典, 南璃月作為族長兼任大祭司,自然要將一切活都攬在自己的身上, 雖然有白鈺秀暗中幫助良多,但關鍵的還是得自己親自上場。等到好不容易主持完祭典,已然是深夜了。

等到她回到自己和白鈺秀的小屋時,看著那為她亮著的燈光,隻覺的滿心的疲憊都得到了最溫柔的撫慰, 情不自禁的揚起一抹溫柔的笑意。

南璃月推開門, 白鈺秀從廚房中出來,看著她一臉掩飾不住的疲憊,抱住她心疼道:“總算回來啦?又是這麽晚,我說你就應該選一個大祭司,省的自己累成這樣。”

南璃月將頭埋到她的秀發中蹭蹭, 慵懶道:“月族大祭司會怎樣你又不是不知道, 既然我有這樣的身份,不會承受那樣的代價,又何苦再讓他人犧牲自己。”

白鈺秀撇了撇嘴,她自然知道這道理,隻是因為心疼南璃月而忍不住發發牢騷罷了。

“好啦, 知道你心疼我,給我做了什麽好吃的?”南璃月望向白鈺秀剛剛走出的廚房。

白鈺秀將南璃月按在座位上, 自己去廚房中將幾疊小菜擺了出來, 並沒有多麽精緻,但卻讓南璃月感到任何美食都無法帶來的滿足感。

琴棋書畫詩酒花, 柴米油鹽醬醋茶,感情如酒,在時光的流逝中愈發香醇,一切的美好都夾雜在平靜而溫馨的生活之中。

看著南璃月吃的香甜無比,白鈺秀笑得溫柔似水,從一旁拿來一壺清酒,給自己和南璃月均倒了一盞。

桂花釀的香氣在房間中散逸開來,清冽的酒液在燭火之中漾起層層波光,兩人相視一笑,共同舉杯。

南璃月酒量並不好,幾杯過後微醺的感覺便漫了上來,但她並沒有用靈力散去酒意的想法,而是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看著眼前自斟自飲的白鈺秀,嘟囔著說:“鈺、鈺秀,你怎麽在晃啊?”

白鈺秀看著臉頰上遍佈紅暈的南璃月,好笑的嘆了口氣,“不是我在晃,是你醉了。”

“唔……好像是唉。”南璃月敲了敲自己的頭道:“頭有些暈暈的。”

“頭暈的話就快些去睡覺吧。”白鈺秀右手輕拂過桌麵,菜盤酒盞瞬間便都消失不見了。

“我纔不要,說是睡覺,其實你就是想欺負我吧。”南璃月托腮抱怨起來,“你老是欺負我,我纔不上當呢。”

“是嗎?”白鈺秀看著醉酒後撒起嬌來的南璃月,心裏癢癢道:“那璃月喜不喜歡被我欺負?”

“唔……”南璃月微微閉眸,兩隻細嫩柔荑輕輕掩麵,一副嬌羞模樣含糊道:“喜、喜歡的……”

白鈺秀深吸口氣,心裏的愛意和**都到達了頂峰,輕柔將南璃月橫抱在懷裏,大步向內室內走去。

突然失重,南璃月輕呼一聲,雙手環上她的脖子,像貓咪一樣在她身前輕蹭,享受著溫暖的擁抱。

將南璃月丟在柔軟的大床上後,白鈺秀輕拉束著床帷的細繩,紅色的紗帳層層落下,將她和南璃月掩在其後。

月華如流水,滌洗塵世間。直到南璃月再撐不住,沉沉睡去後,白鈺秀方纔停下了動作,溫柔的輕吻她的額頭,在其耳畔低聲道了句“晚安。”

隨後白鈺秀從床上起身,穿好衣服後來到偏殿,殿內一夜燈火通明。

一夜安眠,直至第二天日上三竿後南璃月才悠悠轉醒,她從床上坐起身來,一雙微涼的玉手從身後探來,放在了她的頭兩側輕柔的按摩。

南璃月享受的眯起雙眸,嗓音有些沙啞道:“幾時了?”

白鈺秀欣賞著自己的雙手在黑色濃密的秀發中穿梭,溫柔道:“已是午時了,你手旁有水,喝上些。”

南璃月也能聽出自己聲音的暗啞,聞言頗有些幽怨的瞟了眼白鈺秀,控訴之意溢於言表。

白鈺秀也隻能好聲好氣的去哄她,誰叫她自己的自製力在南璃月麵前沒有絲毫的作用呢?

兩人又在一起膩了一會兒後,南璃月才勉強讓自己從白鈺秀溫暖的懷抱中掙脫出來,前去處理那些煩人的各種政務。

然而當她走到處理政務的偏殿中時,卻驚訝的發現堆在桌子上的竹簡大半都已然被批閱過了,批註工整嚴謹,雖是仿著自己的字型,但還是能看出區別於自己內斂的鋒芒。

“這些都是你批註的?”南璃月啞然道。

平時白鈺秀也沒少幫她處理政務,所以她深知其批閱的速度。這些如山的書簡都是這些時日因處理月祀祭典而堆積下來的,白鈺秀處理如此之多,絕非一朝一夕之間的功夫。也就是說,在這些日子中除了幫自己舉行月祀祭典、照顧自己之外,就連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白鈺秀也在默默為自己做出奉獻。

“嗯。”白鈺秀像一個邀功請賞的小孩子一般,黏在南璃月背後道:“我也擔了個妖帝的名號啊,雖說這些年不再處理政務了,但是之前為了統一妖族,這些事也沒少做過。”

說起那些年,南璃月的神色立刻便顯出疼惜愧疚之意。她深知白鈺秀不喜因這些政務所操勞,隻想同自己度過悠然閑適的一生,然而當初卻因自己的原因坐上了妖帝之位,如今雖輕鬆了許多,卻又因自己身為人族領袖而不得不孤身藏匿於此,獨守空閨更是常事。

她轉身抱住了白鈺秀,將頭埋進她的懷中,悶悶道:“委屈你了。”

白鈺秀先是一愣,隨後不禁笑了起來,撫摸著南璃月的秀發,眉眼間俱是溫柔與愛意。“我哪裏會有什麽委屈?你還肯愛我,就已經是上天對於我最大的恩賜了。”

南璃月吸吸鼻子,擡起頭來看著白鈺秀道:“我愛你。”

“我也愛你。”白鈺秀緩緩閉上眸子,兩人交換了一個綿長的吻。

一吻過後,兩人情緒才都穩定了下來,南璃月開始繼續批改那些未完的政務,而白鈺秀則在一旁對比著自己和南璃月的字跡。

“果然,雖然盡力去模仿了,但其中風骨還是有所不同啊。”

南璃月笑道:“你的字更好看些。”

“哪有,明明你的更好看嘛。”白鈺秀笑過後又無奈的搖搖頭道:“看來隻能用靈力將這些字跡洗去了,還得累你再抄一遍。”

南璃月正批閱的筆停頓了一瞬,後淡然道:“不必了,就這樣吧,這樣就很好。”

白鈺秀驟然驚訝擡眸,隨後聲音略微有些艱澀道:“這恐怕有些不妥。”

她同南璃月的關係,不論是在妖族還是人族,所知者都並不多,雖一些嗅覺敏銳之人有所猜測,但卻無一人說起這事。

她們明白,這不是默許,而是無聲的反對。如今人族領袖非南璃月不可,但是他們更不可能允許他們的人族領袖擁有一位同性伴侶。

而這次一旦將寫有白鈺秀筆跡的竹簡下發,那無疑是向衆人宣告一個訊息:白鈺秀可以接觸到人族的公務,南璃月全心全意信任這位妖帝,也認定了這位妖帝為伴侶。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月有所接近,反而覺得懷中的人離自己更遠了。“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回響在房間中,這一掌白鈺秀用了十成十的力氣,白皙的臉頰上頓時有清晰的紅色指印浮現出來。她將南璃月緊緊懷抱在懷中,緊閉眼睛痛苦呢喃道:“白鈺秀,你都做了些什麽啊……”白鈺秀靜靜擁抱了一會兒南璃月,將自己的血送到南璃月口中。九尾狐的鮮血不遜色於神獸之血,迅速便使得南璃月傷勢盡數痊癒。而後白鈺秀手臂穿過她的腿彎將她抱起,瞬間便來到了一處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