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70 章

,我卻完全發自內心厭惡在你麵前自稱孤。”“別說了。”涵冰聲音似乎在隱忍著什麽東西。“於是我才試探你,跟你說你去七生幻夢裏救我的事,你那一瞬間情緒暴露了。你知道嗎,涵冰?你一說謊就會下意識的捏自己手指,我沒有這樣的記憶,可我就是知道。”魑禹步步緊逼,雙目直視著一旁低垂著頭的涵冰。“我說別說了!”涵冰身上突然爆發出強烈的靈力,周圍白霧被橫掃一空,這纔看見此地的全貌。這裏是一方並不大的圓臺,而似乎隔著很...(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9章 第 70 章

突破太虛境界的確給予了二人一些幫助, 但是在真正的神之力下仍舊顯得單薄。在又一次的碰撞之下,白鈺秀和瑜虞直接被從天空中打落,重重的摔在了山峰之上。

兩人均是重重的咳出一口鮮血, 麵色凝重的看著南璃月落在她們麵前。此刻她們二人都基本喪失了戰鬥能力,南璃月的攻擊格外詭異, 受到的傷害即便是神獸的強大治癒力也無法短時間恢複。而明玲遭遇秦昀一層層的防禦阻隔,難以接近秦昀。

而秦昀看到兩女戰敗,在他的龜殼中興奮的大吼,南璃月擡起了右手,掌間靈力凝聚成一把長劍。

似乎, 一切都這樣註定了。白鈺秀擡起頭, 看著南璃月,露出一個複雜的笑容,凝結著的愛戀、苦澀、懊惱、悲傷。

白鈺秀以苦澀又溫柔的聲音緩緩道:“璃月,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對不會放手, 不管你說什麽、做什麽, 我都不會放手。”

在金色空間中的南璃月眼睜睜看著這一幕,巨大的恐懼從她心頭升起,這一幕她見過!就在七生幻夢裏,欲之一世她原本該身死道消,可是她卻意外活了下來, 同時,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中正是這樣的場景!下一刻, 她就會把那柄長劍捅入白鈺秀的心髒!

南璃月哪怕隻是想想那樣的場景,都覺得自己已然宛如被那一劍穿心。巨大的痛苦從心頭彌漫開來, 讓她的雙頰發白。

對自己無能為力的憤怒、對於接下發生之事的恐懼和不甘、還有那深深埋於心底的深沉的愛,化作了近乎恐怖的靈識波動,頓時席捲了整個金色空間,原本在虛空中不斷穿梭的符文齊齊變得暗淡,甚至有不少都破碎了開來。

明雲海驚訝的睜大眼睛,連忙製止道:“快停下來!你這樣做會使符籙空間崩潰的!到時候你的靈魂會陷入月神意誌的絞殺中,你會徹底魂飛魄散的!”

“我知道。”相比起明雲海的焦急,南璃月倒是顯得很平靜,但那眸子中卻是不惜一切的瘋狂。“我知道此舉之下,我很可能就魂飛魄散了。但是,要我就這樣看著她們死……我做不到。正像前輩您為了所愛之人可以放棄生命一樣,為了白鈺秀,哪怕是萬分之一的概率,哪怕是以自己為籌碼,我也要去賭上一賭!”說罷,南璃月雙眸中鮮血滴落,龐大的神識更甚一步,符籙空間終究是堅持不住,在南璃月神識沖擊之下轟然破碎。頓時,如紫金色的海洋般的月神神識將南璃月的靈魂直接淹沒。

望著突然停下來的南璃月,幾人均是愣神片刻。白鈺秀看向南璃月,她的神情不再是毫無波動宛如人偶,而是在各種情緒中極速的切換著,一時溫柔如天使一般,一時又滿臉憎恨宛如地獄中的惡鬼。

秦昀驚恐的大叫:“南璃月!你到底在幹什麽?快殺了她們!”他暴跳如雷,額間紫金色光芒吞吐不定,可是本該立即執行命令的人偶就那樣停在那裏,甚至原本遞出去的劍芒都在緩緩回收。

白鈺秀轉頭看向他,秦昀周身的一件件法寶仍舊散發著輝光,構築的防禦僅憑現在靈力快要耗盡的她沒可能攻破,更何況秦昀現在本身也有著沖虛的修為。白鈺秀咬咬牙隻好放棄了直接殺死秦昀的念頭。

將目光投注在南璃月身上,白鈺秀心中原本已然熄滅的希望之火再度熊熊燃燒了起來,勉強撐起自己的身體,靠近南璃月,眉目間深情似海。她發出一聲聲輕輕的呼喚:“璃月……璃月……”

而此時南璃月的靈魂如同一隻小小的帆,在波瀾起伏的大海中被不斷捲起,奔騰的波濤海浪意欲將其徹底覆滅在其中,但是南璃月的神識雖然渺小,卻格外堅韌。憑藉著內心的一腔孤勇,她在這瀚海之中不斷起伏,抵抗著這龐大的神識。

但是盡管這樣,在龐大的精神海洋的不斷沖刷下,南璃月的神識仍舊變得越發單薄,她也能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在逐漸模糊。到現在為止在她心中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白鈺秀,不論如何,都必須保護好白鈺秀!

現實之中,正欲擁抱向南璃月的白鈺秀被其一把推開。南璃月麵色猙獰痛苦,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腦袋,她的聲音嘶啞道:“快……快殺了我,趁我現在還有一點意識,快殺了我!我撐不了多久!”

白鈺秀直接愣在了原地,而在一旁的明玲見此景,驚訝道:“盡然能憑借自己的神識和神之意誌所對抗,真是不敢相信……”她見白鈺秀愣住,忙沖著白鈺秀喊到:“快趁現在殺了她!她的靈魂撐不了多久的,現在是唯一的機會!”

白鈺秀看著陷入痛苦的南璃月,心如刀絞。她明白此刻應該下手,也必須下手,南璃月已經不是南璃月了,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死,隻有秦昀會得償所願,這是璃月她自己也不願意看到的吧?可是當她看向南璃月那滿是痛苦和迷茫的眼神時,她的雙手卻在顫抖。

對南璃月下手?怎麽可能?她寧肯自己死一千遍一萬遍、神魂破碎永絕輪回,也不願意南璃月受一點傷害!但是……白鈺秀看著麵前痛苦的南璃月,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麽做。

瑜虞的傷勢要比白鈺秀更重一些,此刻隻能勉強支撐著自己不昏過去,什麽也做不了。她試想了一下如果自己麵對著如此兩難抉擇,那自己會怎樣做呢?

在明玲不解的催促聲和秦昀不斷的怒吼中,白鈺秀終於踏出了那艱難的步伐,朝著已然快支撐不住的南璃月走去。

明玲看見這一幕還未鬆一口氣,便突然感到周圍空間的變化。一層銀色的光輝包裹住了她――這是空間傳送法陣,是白鈺秀在燃燒自己的血脈所釋放出的。原本空間被封群後是沒辦法逃跑的,但是此刻南璃月意誌覺醒,這片空間的封鎖已然被大幅度的削減了。白鈺秀通過燃燒血脈所釋放的空間傳送,已經足夠將這空間封鎖所打破。明玲最後隻來得及向白鈺秀投入最後一個不解的目光,便消失在了這片戰場中。

瑜虞看著同樣出現在自己周圍的銀色法陣,露出一個瞭然的笑容。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樣啊。如果要她從世界和朔離之間選擇一個,她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朔離。有些地方她和白鈺秀真的很像。她們都不是偉大的人,她們所珍視的很少,為此,哪怕是犧牲什麽都不在乎。

在送走兩人後,白鈺秀已經沒有後顧之憂了。她相信瑜虞和明玲都可以照顧好自己。白鈺秀露出一個笑容,朝著南璃月張開雙臂,就如同在當初最初相遇時、在夜市中不小心跌倒時、以及之後那千千萬萬個擁抱一樣,緊緊的擁抱住了南璃月,溫暖而讓人心安。

一直不斷掙紮著的南璃月此刻卻是平靜了下來。她的神識已然消耗殆盡了,靈魂也在分崩離析,一切都朝著最絕望的地方發展。可是在這最後的最後,她還有這樣一個溫暖的擁抱,美好的彷彿讓時光都不忍再繼續流逝。

南璃月用最後一絲神識勉強掌控身體,回抱住了白鈺秀,一聲輕輕的“笨蛋”伴隨著眼角滑落的淚滴一起砸進了白鈺秀的心裏。

秦昀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總算鬆了口氣。如果白鈺秀真的要殺掉南璃月,那麽他就真的徹徹底底的輸了。萬幸,最後贏的,還是他!

秦昀察覺到自己對於南璃月的掌控再度恢複後揚起一個玩味的笑,裝模作樣的嘖嘖感嘆道:“好一齣情深意切、生死相追啊,看的我都要感動了呢。作為回報,就讓你死的痛快一點吧。”說罷秦昀一個響指,南璃月再度變成了沒有感情的精緻傀儡,擁抱著白鈺秀的手將其推開,凝聚起的靈力化作尖銳的刀鋒,沖著白鈺秀襲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她真的有機會為他們報仇的話……小公主一步步走到山穀前,看著腳下深不見底的山穀,眼睛一閉,向前一躍,直直跳了下去。風在耳邊呼嘯而過,靈魂和肉-體彷彿分離,小公主隻覺得自己要死定了。她腦海中全是父母曾經的音容笑貌,好不甘心啊……沒能親手報仇。最後不知過了多久,好像是一瞬間,又好像是一生,一直刮在她身上冰冷的風,轉而變成一個溫暖的懷抱。南璃月幾個縱躍便將她帶出山穀,放在平地上,沖她微笑道:“你做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