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 63 章

獵,觀各世家優秀子弟表現,從中挑選稱心的皇夫。直到這時,她才終於明白了白鈺秀所說的話語是什麽意思。一直都覺得事情無論怎麽發展她都可以掌控在手中的南璃月,第一次生出了濃濃的無力之感。她甚至連阻止白鈺秀的立場都沒有,畢竟她在她眼中,恐怕是一與男人茍合的浪-蕩-女子。這些日子裏,朝堂事務增多,白鈺秀來她這裏的次數也變少了。她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産生了莫名的失落之感。不過到她也沒多少時間悲春傷秋,為了迎接...(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2章 第 63 章

“參見妖帝大人, 參見青鸞族長。”鎮守著蒼雲澗入口的二妖見到僞裝著南無月和陸仁秉,皆是恭敬行禮,後退數步讓出道路。

南無月和陸仁秉微微點頭, 便踏入到蒼雲澗中。狐族的大多數族人都居住在四季如春風景如畫的九春之地,對於原本一直住在冬辰之地, 後來則居住在瑀筠山巔的妖帝大人一年到頭也看不到幾次,相比之下反而對經常來這裏的青鸞族族長更為熟識,此時看到她們二人一同走在路上,皆是恭敬行禮。

南無月身處高位,此刻表現倒是很正常, 而陸仁秉哪裏見過這陣仗?此刻兩股都微微有些戰栗, 所幸周圍人也不敢放肆大膽的觀察他們,他才能安全走完這一條路。

“呼,嚇死我了。”好不容易到了沒人的地方,陸仁秉擦擦臉上的汗水,一臉劫後餘生的表情。

南無月微微無語, 搖搖頭也懶得管這家夥, 直接問道:“白鈺秀一般都住在哪裏?”

“妖帝大人之前住在冬辰之地的木屋中,但幾個月前突然搬到了瑀筠山山巔上的宮殿裏。”

說到這裏陸仁秉眉頭皺起,一副苦惱的樣子。“去冬辰之地還好說,但是要去瑀筠山山巔必定會先遇到在山腰處客殿居住著的朔離大人,先不說會不會被懷疑, 我們總不可能當著她的麵到處翻找吧?”

南無月聽聞幾個月前突然搬過來,便明白白鈺秀一定是將南璃月藏在了那瑀筠山的宮殿之中了。

他向著陸仁秉輕輕一笑, “放心, 我們兄妹二人之間有所感應,隻要在一定範圍內就可以感知到她的方位。至於朔離……嗬, 不過是當初月族中的一條狗罷了,她懷疑不懷疑沒關係,我們走。”

陸仁秉看著他一臉運籌帷幄的樣子,也隻好壓下了心中的擔憂,隨著南無月一同朝著瑀筠山出發。

正於殿中處理公務的朔離突然感受到了無比熟悉的氣息,她立刻踏出殿中,便看到了僞裝著的南無月和陸仁秉。

朔離微微驚訝,隨後便焦急問道:“這纔不過一天的時間,這麽快便回來了?可有什麽收獲?那家夥有沒有提到關於小姐的事?”

南無月一臉凝重的點點頭,對著朔離道:“跟我來。”說罷便朝著山巔走去,而陸仁秉一句話也不敢說,生怕暴露了自己,看見南無月動身,自己也立馬跟隨這他的步伐一併快速朝山上進發。

朔離看著“瑜虞”這奇怪的態度有些疑惑,但是如果現下自己去問她“你為什麽不抱我不親我”的話,就更奇怪了。朔離想著可能是發生了什麽事,便也沒多想,緊隨二人的步伐來到了山巔的主殿之中。

來到主殿之中,南無月憑藉著族紋的感應,立刻便察覺到了被層層法陣隱藏起來的南璃月,他麵上微微一笑,直接便朝著偏殿前去,而他身後的朔離和陸仁秉看著他朝一處牆壁走去,心裏皆是莫名其妙。

南無月來到那“牆壁”前,沒有半分猶豫伸手一推,層層幻境應聲破碎,露出了原本鑲嵌在牆上的門,瑜虞和陸仁秉湊上前,瑜虞疑惑道:“這裏這扇門怎麽用幻境遮蓋起來,裏麵是有什麽重要的東西嗎??”一旁的陸仁秉也是裝作瑜虞的樣子附和兩聲。

南無月輕笑道:“沒錯,裏麵有很重要的東西,是時候告訴你們了。”他伸手一推,門發出吱呀一聲輕響,裏麵的場景頓時展現在三人麵前。

南無月發出嗬的一聲輕笑,陸仁秉則是麵色陡然間紅了起來,雙目直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色閉也不閉。而朔離此刻卻完全沒注意到這兩人的奇怪反應,自她剛看見麵前之景的一剎那,她便完全愣住了。

怎……怎麽可能?麵前南璃月被綁縛在床上,眼睛被黑色的布所遮蓋,而嘴中則是一個靈籠玉球,身上雖有衣物遮擋,但那緊緊束縛的紅繩卻刺痛了朔離的眼睛。

而此刻南璃月也不平靜,她能聽到三個人的腳步聲,而且每個都和白鈺秀的不一樣。

她不知道來的人是誰,此刻她全身靈力被封,連自殺都做不到。如果來的人是要殺的的,那最好,畢竟自己已經不是很在乎死或者活了。

隻是,朔離、瑜虞……還有白鈺秀,她們的麵容一一在自己腦海中閃過。果然,她還是有著放不下的人。

來的人究竟是誰?南璃月的思考並未持續多久,一聲熟悉的呼喚傳來,瞬間讓她擡起被遮住的眸子,發出嗚嗚的聲音。

那是朔離的聲音,明明告訴她那麽多遍不要繼續叫自己大小姐了,她卻總是改不過來,還說這樣也挺好,畢竟全世界也就她一個人還繼續叫自己大小姐了。

而此刻,這聲“大小姐”中,是包含了那麽多的驚愕、悲傷和憤怒。下一刻,自己麵上的眼罩便被撤去,嘴中的玉球也被取出,束縛著她的紅繩被鋒銳的金係靈力瞬間斬斷,而她則落去一個溫暖的懷抱中,溫熱的淚滴不斷滴落在她的麵龐上。

“大小姐……你怎麽會在這裏……”朔離淚水順著臉頰滑落。剛才掀開眼罩時她看到了南璃月的雙眸,原本那對琉璃色的眸瞳,被她認為是世界上最溫柔的眼睛,永遠都有著淡淡的笑意,被注視的人會感到彷彿有陽光照在自己身上。

而此刻,那雙眼睛中卻是一片死寂,暗沉沒有一點光亮,朔離的眼淚頓時就流了下來。

感受著這久違的溫暖,南璃月幹涸的心泉彷彿被注入一股溫熱的流水,讓她重新感受到了心髒跳動的感覺。她看著淚流不止的朔離,輕輕笑了笑,閉上眸子喟嘆一聲道:“傻姑娘……”

而就在這時,一股寒意突然順著脊髓湧遍全身,將她長時間混沌的大腦刺激的驟然清醒過來――朔離怎麽會突然來這裏,還有那除了朔離以外的兩個腳步聲,那是誰的?她猛然從朔離懷中探出頭來,正好便看見了白鈺秀正拿著一柄劍,悄無聲息的走到了朔離的身後,看見南璃月擡起頭,對著她露出一個熟悉又違和的微笑。

熟悉是因為她不止一次看到過這樣的微笑,違和則是因為這笑容不該出現在白鈺秀的麵龐上,那分明是南無月的笑!

這人不是白鈺秀!南璃月大驚,立刻就要推開朔離,可是還未等她用上力,一聲輕微的“哧”響起在了她的耳畔,她聞到了腥甜的氣息,在空氣中緩緩擴散開來。

……………………………………………

白鈺秀和瑜虞看著麵前正與一魔獸搏殺時蠱蟲陡然發作的南璃月險些葬身於魔獸口下,整顆心都懸了起來,雖說她們知道南璃月肯定度過了這次危機,但是仍舊深深為她擔心,也對於那深埋於南璃月體內的蠱蟲和那南無月恨之入骨。

南璃月由原本碾壓之局勢變為了生死搏鬥,最終慘勝,強撐著身體的痛苦飛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撐不住,翻滾在地上發出野獸般的嗚咽。

白鈺秀雙目通紅,銀牙緊咬舌尖,她隻恨自己體會不到南璃月那樣的痛楚,如果可以,她願意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無時無刻都承受十倍於這樣的痛苦,來換取南璃月可以不再受此痛楚。

可是這畢竟是妄想,她隻能看著南璃月放棄了尋找剋製蠱蟲的方法,強忍著疼痛獨自一人回到了月族,以閉關修煉的名義進了族中禁地,於黑暗中忍受著一波又一波的痛苦。

當白鈺秀看到她因自己偶爾觸碰鏡麵時所顯現的麵容而展顏時,心裏的疼痛,更甚於當初誤會南璃月同那時嬰相戀時的痛苦。

可就是那麽一點點施捨般的快樂,也被南無月一腳踏的粉碎,看著南無月陰險的笑容,白鈺秀突然有一種難以言喻的不安感竄上心頭,她似乎已經預知到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身體忍不住微微顫抖。一旁的瑜虞也感受到了,她無聲的拍了拍白鈺秀的肩,給她以安慰。

但是緊接著,她自己也不能維持麵上的平靜了。她看著南無月再次來到南璃月的麵前,而這次,他手中把握著自己的命。

看著南璃月為了自己,將族紋拱手讓人時,白鈺秀哭的泣不成聲。她覺得自己是個比南無月還要混蛋的混蛋,南璃月為了她寧願放棄一切,而她卻整日疑心南璃月喜歡別人,還做了那麽多混賬事情。

一旁的瑜虞手上青筋畢露,目露兇光。在她的眼睛裏,南無月已經是個死人了……不,她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南璃月的修為、受的苦、她統統都要其加倍奉還!

而當幻境中南無月將那思無邪印在南璃月額上時,周圍籠罩的記憶幻境也就此消散,二人意識重新歸位,眼淚順著白鈺秀的麵龐滑落,她哭的哽咽,整個人都被悲傷所籠罩。

瑜虞心疼的輕拍白鈺秀的背,勸慰道:“南無月不太可能殺了璃月,那樣璃月命牌破碎他肯定有麻煩,既然到現在還沒有從月族中得到訊息,璃月就一定還活在這世界上,你不要太擔心,我們一起去尋她。”

可這話卻並未能勸慰到白鈺秀,白鈺秀嗚嚥著斷斷續續將南璃月在自己這裏的事情盡數告知了瑜虞,看著瑜虞一臉複雜的神情,白鈺秀緊咬牙關,混雜著舌尖的鮮血從牙縫中發出氣音,“我……我覺得自己配不上璃月了,她那麽好,我卻這麽肮髒,甚至,我把她也拖入了這泥潭之中。我……我……”

瑜虞一臉凝重的抓住白鈺秀的肩膀,皺眉喝道:“白鈺秀!你現在像個懦夫一樣說這些有什麽用?配不配的上不是你能說的,隻有璃月纔有資格這樣判定,你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刻回去,好好和璃月道歉,然後等著她的原諒或者懲罰。懂嗎?你現在在這裏哭訴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南無月會無緣無故突然讓你我得知這件事情嗎?”

瑜虞一番話總算將沉浸在悲傷中的白鈺秀罵醒了,白鈺秀狠狠深吸了兩口氣,強迫自己恢複冷靜,她感激的看了一眼瑜虞,道:“謝謝你,瑜虞,你說的對,南無月沒這麽好心,我們得趕快回去!”

瑜虞點點頭,正欲向外走時,突然有一聲哢擦的脆響從瑜虞身上傳出,兩人均是一愣。瑜虞從懷中將通虛鏡拿出,隻見那原本光滑的鏡麵上突兀的出現了一道裂痕。

兩個人的麵色都陡然陰沉了下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的青梅竹馬。朔離微微抿唇,突然感覺到手被略用力捏了捏,她轉頭看向瑜虞,其眸中全然是關心和溫柔,朔離心中的略微不舒服在這樣的目光下煙消雲散。她回以一個微笑,再不去注意那東方逸。四人剛落地,那東方逸便迫不及待的湊上來,微笑道:“瑜妹,好久不見了。”瑜虞不鹹不淡回道:“是嗎?可能是吧,畢竟我都記不得上一次見麵什麽時候了。”東方逸笑容一僵,幹笑兩聲道:“瑜妹還是這麽喜歡開你逸哥哥的玩笑。不過,我聽說你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