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2 章

他妹妹有什麽相互之心。血脈至親尚且如此,把希望給予同族身上,那纔是真正的蠢貨。白鈺秀從魔蛟屍體裏掏出魔晶,用靈力將上麵的血跡抹除後,丟入了紫寰佩裏專門獨立出的一個小空間。裏麵已經有數十塊高階水係魔獸的魔晶了,一個小空間氤氳著濃烈的水係靈力。“還是繼續修煉吧,隻有有了實力,纔有說話的資本。”一旁的魑禹點點頭,算是同意了她的話。但隨即又皺起眉頭,“你沒事吃力不討好找水係魔獸麻煩,拿到魔晶又不吸收,你究...(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1章 第 62 章

“一切都要小心, 如果有什麽危險就立刻用通虛鏡通知我,知道嗎?”朔離為瑜虞整理好衣襟,略有些擔憂的看著她。

原本她還在青鸞族族地等著瑜虞回去, 卻在兩日前突然被朔離從亂魔域呼喚過來,聽到二人要去赴一個八成是火坑的邀約, 朔離自然是萬分擔憂,不願二人去冒險,可是她又很希望可以得到些自家小姐的訊息,兩難之下也隻好選擇相信瑜虞和白鈺秀的實力,自己則坐鎮好後方讓二人沒有後顧之憂。

瑜虞輕拍朔離的手, 與其交換了一個纏綿的吻, 安慰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等著我們回來。”

白鈺秀豔羨的看著兩人旁若無人的親密,曾經她和南璃月也是如此。隻希望這次一行可以從南無月那裏得來一些與南璃月有用的情報,而且這幾日南璃月身上總有一種讓她很不安的感覺, 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不見, 而這些跟自己的所作所為肯定脫不了幹係。

這次和瑜虞一併前去與南無月交談,勢必會將南璃月在自己這裏的事實曝光出來,但她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她不想再在二人麵前隱瞞了。等這次回來,要好好改善和南璃月的關係啊, 這樣一味的囚禁下去,完全是在飲鴆止渴。

白鈺秀抿抿唇, 朝朔離道別後與瑜虞一同向著邱澤山脈出發了。

朔離看著她們的身影完全消失後幽幽的嘆了口氣, 壓下心裏的不安,回到了蒼雲澗中開始處理公務。

而這時, 離蒼雲澗不遠的一處山峰間,一個帶著黑色鬥笠的男子緩緩睜開了眼睛,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對一旁一臉焦急著走來走去的陸仁秉道:“好了,白鈺秀和你們族長全部出去了,你做的不錯。現在我們準備一下,明日便開始行動。”

陸仁秉眼前一亮,看著那男子道:“先說好了,我幫你傳信,給你提供這蒼雲澗的方位,而你帶我去找到南璃月,並且把她交給我。”

那鬥笠下傳來幾聲輕笑,道:“答應了的當然不會騙你,我不是都發下天道誓言了嗎?”那腦子將鬥笠一摘,露出被遮擋的麵容,竟然是本該在邱澤山脈等待著的南無月。

陸仁秉想到心心念唸的女神即將成為自己的人,心裏一陣激動竊喜,但仍舊有些不安,問道:“可是你說南璃月在蒼雲澗中,我們又沒辦法遍地找,甚至我把你帶進去都得偷偷摸摸的,又怎麽能快速找到她?更何況這裏此刻還有朔離大人在鎮守,而族長和妖帝大人發現你不在那裏也會馬上趕回來的。”

南無月笑笑道:“放心吧,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們不用偷偷摸摸進去,我們光明正大。”說罷南無月額上浮現出紫金色的瑰麗紋路,一陣薄似輕紗的紫色煙霧緩緩籠罩上二人的身體,不消片刻南無月已然轉變成了白鈺秀的樣子,而陸仁秉則變成了瑜虞的樣子。陸仁秉看著這一幕大驚,發現自己不論是用肉眼看還是用精神力窺視,這僞裝都是那樣的逼真,從外貌到氣質再到氣息,全部和原主一模一樣,即便是侍奉了二人多年的他,如果不是看見了這過程,恐怕也隻會覺得麵前的就是妖帝本人。

鏡花水月――當初族紋賦予南璃月的幻象能力,此刻也隨著族紋的易主被南無月所掌握,正是有了這一手準備,他才會如此胸有成竹。

南無月看著陸仁秉用瑜虞的樣子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嫌棄道:“把你表情收一收,你主子平日是怎麽樣的你應該很清楚吧?別露出破綻了。至於南璃月和青鸞族族長那裏你不用擔心,我留了禮物在邱澤山等著她們呢。嗬嗬……”

……………………………………………

邱澤山距離蒼雲澗並不是很遠,以二人的修為不到一個時辰便趕到了這裏,這也是白鈺秀會答應南無月相見請求的原因之一,畢竟即使二人遇到了什麽麻煩,瑜虞也可以迅速通過通虛鏡傳遞給朔離,介時一位沖虛和數位清虛都會迅速趕過來,她們此行可以說是絕對安全的。

雖說是這樣,二人也仍舊沒有大意,先是用神識將整座山脈探查了一番,發現除了一個岩洞中有些微靈力波動,並未發現什麽古怪之後才一起踏入了這山脈中。

二人進入了岩洞,才發現那靈力並非是南無月故意釋放出來以引她二人過來的,而是一枚微微散發著光亮的思無邪。同時,除此之外岩洞中一無所有。

白鈺秀和瑜虞交換了一個略有疑惑的眼神,瑜虞皺眉道:“那家夥還沒來?”

白鈺秀微微搖頭,道:“先到的人纔有占據先機的機會,工種.號夢白推.文臺.那家夥不會讓自己置身於不利局麵的,他讓我們過來,恐怕要給我們的就是那枚思無邪。”

瑜虞也有這個想法,但仍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道:“他從自己記憶中保留一段給我們?那他還約見什麽呢?這完全是單方麵通話嘛!”

白鈺秀皺了皺眉道:“我也不清楚,不過這枚思無邪可能會告訴我們這是為什麽……”白鈺秀拿起那枚思無邪,用神識仔細探查,發現並未和一般的思無邪有什麽區別後,朝著瑜虞微微點頭,二人皆是將周身靈力護障開啟,同時白鈺秀也將靈力注入到了思無邪之中。

頓時,思無邪發出了強烈的光亮,二人同時閉上了眼眸,陷入到被塵封的記憶中去。

入眼是一片喜氣洋洋的紅色,紅色的窗花、燭臺、喜被,而床上睡著的兩個人使得瑜虞和白鈺秀皆是一愣。

瑜虞麵色震驚道:“這不是當初我們四人大婚時你和南璃月的婚房嗎?這……這是南璃月的記憶?這思無邪中怎麽會是南璃月的記憶?”

白鈺秀同樣震驚,並且她心裏有一絲隱隱的不安感,南無月約她見麵,卻不見蹤影,隻留下這一枚思無邪,也就是說這枚思無邪八成是南無月留下了,那麽南無月究竟是為什麽會擁有南璃月的記憶?她麵色凝重,腦海中全無頭緒,麵對瑜虞的疑問也隻能搖搖頭回道:“我也不清楚……”

就在這時,場景陡然一變,從喜氣洋洋的婚房變成了一處幽暗深邃又廣闊無垠的空間,而南璃月正從黑暗的虛空中緩緩站起,她的身邊漾起了一圈圈水波似的紋路。

看著麵前這一幕,白鈺秀幽幽的繼續道:“但我想,我們可能要知道當初璃月突然離開的真相是什麽了。”

但即便二人有所心理準備,真正看到事情真相的那一刻還是紛紛色變。當她們看著南無月狂笑著消失,隻留下南璃月一人跌坐在緩緩崩塌的幻象之中麵色蒼白如雪,白鈺秀和瑜虞已經震驚的不知道該說著什麽了。

“這就是南璃月她要離開的原因……”瑜虞澀然道。要說這些年來她對南璃月沒有怨氣是不可能的,她離開時深深傷害了自己最愛的人和最好的朋友,雖說是共同經歷過生死的夥伴,但瑜虞仍舊在心底是埋怨著南璃月的,這些年來也不斷隱隱勸說著白鈺秀放棄南璃月,重新再找一個喜歡的人,可惜都被或明或暗的拒絕了。

她恨白鈺秀如此癡情卻被南璃月辜負,而此時看著南璃月一臉的死寂與絕望,而在麵對白鈺秀詢問發生什麽時選擇將一切默默抗下,隻為不連累到她們時,瑜虞隻想狠狠抽當時的自己幾個巴掌。

而白鈺秀此時鋒銳的爪尖已然刺入了掌心,鮮血順著指縫流出,她卻像絲毫感受不到痛意一般,依舊緊緊握著拳。

幻境仍舊在繼續,那是白鈺秀永遠不會遺忘的八年,在這八年裏南璃月對於她的態度越發奇怪,最開始的甜蜜像是被水侵染的水墨畫迅速淡去,南璃月對她漠不關心,將她排除在外,不允許同床共枕,後來甚至不在一個房間休息……這些種種都讓她以為南璃月不在愛自己了,可這幻象之中所呈現出來的,卻是白鈺秀做夢也想不到的情景。

每當自己發出邀約被拒絕黯然離開後,南璃月都使用鏡花水月隱藏著自己陪伴在她的身邊,用手指隔空描摹著她的輪廓,目光中全是溫柔和深沉如海的愛意,一看便是一天。

而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南璃月就會起身麵對著房間裏的落地鏡一遍遍演練著那些刻薄的話語和神情,最開始的時候,南璃月剛剛開口便會哭的泣不成聲,死死咬住舌尖發出如同絕望野獸般的嗚咽氣音。她一遍遍演練,淚水一遍遍流,而表演則一遍遍臻於完美,最後這場完美的表演,被呈現在了那日的分別上。

在那日前往最後訣別的舞臺前,南璃月早早起身,取出了衣櫃中的一個沉香木盒,昆侖玉的鎖被她用鑰匙小心翼翼的開啟,頓時豔麗的紅光從中洩露出來,那是南璃月與白鈺秀婚禮時穿的嫁衣。

她小心翼翼的穿上那身嫁衣,於房間之中的梳妝臺前坐下,開啟了那裏放著從未動用過的梳妝盒。

敷鉛粉、抹胭脂、塗鵝黃、畫黛眉、點口脂、描麵靨……南璃月仔仔細細的為自己畫著妝,她雖然從未做過,但是當初與白鈺秀成婚那天喜婆曾為她畫過一次,她便深深記下來了。她的神情認真而虔誠,彷彿演練過了無數遍。

等妝容畫完,南璃月並沒有就此收手,而是將散落的長發略顯生疏的挽了一個垂雲髻,幾縷輕盈的發梢垂落在臉頰旁,顯得更加嫵媚動人,最後插上了一支鳳凰白玉簪。

當南璃月停下手時,鏡中的麵容已然是完全如同當初大婚時一般了。她輕輕朝著鏡中的自己一笑,暫時忘卻了馬上就要麵對的痛苦,全身心都沉浸在了這一刻的喜悅之中,臉上有淡淡的緋紅出現,微微低頭抿嘴輕笑間,真的如同一位馬上就要出嫁的新娘一般羞澀而美麗。

她靜靜坐著,直到房間門被輕輕敲響,白鈺秀的聲音隔著門傳來:“璃月,你不是說今日要我們到議事廳,你有事情要宣佈嗎?你現在起床了嗎?”

南璃月站起身靠著門,幾次將手伸向門栓,觸碰上時又像摸到滾燙的烙鐵一般迅速將手抽回。門外的白鈺秀久久得不到回應,以為南璃月還在熟睡,便離開了。

南璃月聽著漸漸遠去的腳步聲,再也撐不住,順著門滑坐到地上,美麗的妝容被淚水浸濕,模糊成一片。

她默然坐了一會兒後緩緩支撐起身子,卸下了妝容,脫去了嫁衣後重新鎖了起來,呆呆的望著鏡中的自己,緩緩露出一個刻薄的笑容,輕聲對自己說:“南璃月,做夢,一次也就罷了。就算再好的夢,也有醒過來的時候。你也該醒了。”

說罷,她再也不看鏡中自己一眼,推開門走了出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繫上,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聯係,自然要來試一試……嘖嘖,到真當的起它噬心的名字。”南無月看著滾倒在地上的南璃月滿意笑道。“至於你說的我們間無利益沖突,可是如今一個沖虛境界的優秀打手就這樣被我掌握著,不用實在是有點可惜啊……”聞言南璃月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忍著痛意斷斷續續道:“你以為憑著這蠱蟲就能讓我屈服於你?”南無月遺憾搖搖頭道:“我當然明白不能,當初蹲水牢挨鞭子都不吭一聲,你的倔骨頭我還是知道的。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