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

大祭司。”南璃月、白鈺秀、朔離和瑜虞均是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對視了一眼,才確定自己剛才沒有聽錯。不過母皇和母後……這是什麽意思?“感受到你的氣息,出來看看。怎麽?不是有要事稟告嗎?”玄黑色衣袍的,正是如今人魚族族長涵傾薰。此刻看著涵墨語詢問道。涵墨語眉頭一跳,對四人使了個眼色,便麵不改色心不跳的扯起了謊。“是這樣的,我昨日去海邊觀日落,結果卻看見她們四人被那甬城城主覬覦,妄圖強行收入囊中。雖然她們...(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53章 第 53 章

南璃月出生便不得父親和兄長的喜愛, 不過她覺得這沒關係,她還有疼愛自己的母親。可是不等她長大,母親便離她而去了。

自己長大沒有好的資源, 不過沒關係,她有好的天賦和刻苦的努力, 可是自己辛苦攀登得來的月華,就那樣輕易的被奪去了。

這些都沒關係,南璃月想。這些不過是彩虹前所必須經歷的風雨罷了,現在風雨已經過去,她身邊有她深愛著的, 也深愛她的白鈺秀, 有她的摯友朔離,還有與她同生共死,如今親如一家的瑜虞。她們是自己最最珍貴的財富,是她堅守在心底的最後一道防線,跨過去就是地獄。

是啊, 有時候天堂和地獄的距離就是一線之隔。剛剛她才完婚, 正盼望著日後觸手可及的幸福,而現在,這些幸福如同一個個破碎的泡影,被命運一次次碾碎嘲弄的人生,她曾真的以為命運還是對自己有所憐憫的, 可現在她明白自己有多麽可笑。

命運從未公正對待過她,總是在給予她一些寶貴的東西後又毫不留情的將其破壞, 這是何其的殘忍?

如果我從未見過光亮, 我便就不會懼怕黑暗,如果未曾有人溫暖過我, 我便不會畏懼孤獨。

彩虹總是出現短短的一瞬,便轉瞬即逝。

為什麽呢?南璃月沒心思去想,她身體好痛,不過她卻有些感謝這痛意,能讓她稍稍忽略心中的痛苦。

黑暗越發的躁動起來,如同渴望鮮血的厲鬼,將南璃月這上好的血食緊緊圍了起來,它們能感覺到眼前獵物的虛弱無助,不過仍舊小心謹慎,一步步將其拖向絕望的深淵。

絕望?南璃月第一次想到了這個詞。是啊,現在這樣的局勢,自己還有什麽理由不絕望呢?自己身後在無後盾,而自己反而成為了朝向自己重要的人的利刃。

為什麽,自己不死呢?

南璃月神色漸漸迷茫開來,而額上的紫金色紋路陡然變得耀眼奪目起來,如同一隻緩緩睜開的眼睛,越發深邃晦澀。

南無月看著這一幕,興奮的雙手微微顫抖,臉上的神色貪婪而狂喜,他將手緩緩觸向那紫金色的紋路,雄渾的靈力威壓如同一層屏障,但是南無月手中卻出現了一朵由同源靈力凝聚成的月令花――曾經以白鈺秀為條件所從南璃月這裏強奪走的。憑藉著這月令花,南璃月護主的靈力無法抵禦那緩緩靠近的手,眼看,就要印在南璃月的額上。

突然,異變陡生。南璃月識海中那自梵淨海底吸收後便再無反應,一直乖乖帶在識海中的金色符籙,突然化作了點點金光,融入了南璃月的身軀間。

一股強大的靈壓將南無月直接甩飛了出去,南無月退後數步才堪堪穩住身子,看著麵前發生的異變,臉色陰沉如水。

南璃月周身散發出耀眼的金光,原本纏繞著她的黑暗如同冰雪遇火般瞬間便消融殆盡。南璃月隻覺得自己如同泡在溫水之中一般,一切的痛苦都離她而去,忍不住舒服的發出一聲喟嘆。

南無月看著身邊開始逐漸崩塌的幻境,感受到身體內的母蠱再次無法聯絡到南璃月身體中的子蠱,麵色狠厲。

就在這時,金光突然一頓,蔓延戛然而止,重新又返回到了南璃月身體中,留下了一個殘缺的印記。

兩人均是一愣,南無月看著殘缺的印記,不顧自己正在消散的身軀,驟然狂笑道:“沒想到你居然擁有上古時期明族的鎮魔符,不過可惜了,所過時間太久,這符不過能鎮壓我噬心蠱數十年。等到這符失效,我還會來的,一切都仍舊在我的計算之中。妹妹,你逃不……”

南璃月看著南無月徹底消散的身影和周遭崩塌的一切,麵色蒼白。

數十年,對於修道之人不過短短彈指一揮間。她所麵對的,不過也隻有兩條路。

其一,將一切坦白,與白鈺秀、朔離、瑜虞一同想辦法。這樣自然有可能解決掉自已身上的噬心蠱,不過幾率卻微乎其微。這一張上古符籙尚且隻能封印十餘年,在這短短幾十年間再去找其他能剋製蠱蟲的寶物極難,而且也並非長遠之計,隻要母蠱不死這便是永遠懸掛在頭上的一柄劍,最終難以擺脫南無月的控製,很有可能導致最後不光是自己,白鈺秀、朔離和瑜虞都會因為自己而搭進去。

其二,便是隱瞞一切,自己尋找辦法,所能解,最好不過。若不能,也絕對不能讓白鈺秀她們身陷泥潭。

該如何選?自己曾經與白鈺秀定下約定,無論什麽都要一同麵對承擔,可是這……

“璃月,璃月,快醒醒!”

耳邊傳來白鈺秀焦急的聲音,南璃月緩緩睜開眼睛,麵前是白鈺秀關切的臉,周遭是她們的婚房。

剛剛所經歷的一切,彷彿是一個夢,可是胸口那殘缺的烙印,還在清清楚楚的告訴南璃月,一切都是真實發生了。

白鈺秀見她醒了過來,這才舒了一口氣,關切道:“你剛纔在睡夢中突然渾身顫抖,所以我才叫醒了你。怎麽了?可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

南璃月看著白鈺秀一臉緊張萬分的模樣,心裏突然就一痛。

在夢境裏不論是再怎麽痛苦都未掉眼淚的南璃月,此刻因為白鈺秀一句話淚流滿麵,緊緊抱住了白鈺秀。

白鈺秀一愣,隨即連忙反抱住自己的愛人,輕撫著南璃月的背,無聲的安慰她。她能感受到南璃月此時心裏的害怕和不安,她願傾盡自己一切去撫平這傷痛。滾燙的淚水滴在她赤-裸的後背上,一路滾燙到她的心底。

直到南璃月抽噎聲逐漸停止,白鈺秀才輕輕鬆開了她,低頭看著南璃月通紅的眼眶,隻覺心疼無比,捧著南璃月的臉輕輕將吻落在了上麵,溫柔的舐去那鹹鹹的淚水。

南璃月仰頭閉著眼睛,感受著白鈺秀細致而溫柔的吻,內心終於不再猶豫,做出了決定。

“怎麽了呢?”她聽到白鈺秀如此發問。

“沒什麽,做了個噩夢。”她聽到自己如此回答。

對不起,鈺秀,這次沒辦法與你一同承擔了。南璃月終於明白,如果你將一個人看的無比重要,你隻會希望她能陪你一起生,而絕不願意她陪你一同死。

即使自己再孤獨,也不可以。也許鈺秀會難過一段時間,不過沒關係的,時間是最好也是最無情的稀釋劑,會抹平一切的。

忘掉一個愛著的人會痛苦很久,而忘掉一個討厭的人,應該不會多麽難過吧?到時候,即便是得知自己身死道消的訊息,也應該隻會波瀾不驚的微微回憶,讓其永久鎖進記憶的深處,不喜,不悲。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白鈺秀有些暈乎乎的,頭暈目眩之際,南璃月突然趁其不備,從袖中抽出一條絲綢,將白鈺秀的雙手擡過頭頂,牢牢的縛在一起。白鈺秀頓時睜大雙目,訝異的看向好整以待的南璃月,這……這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樣啊!南璃月摩挲著白鈺秀的下巴輕笑道:“你不會真把我當成小白兔了吧?”說罷將白鈺秀身上的穿著的衣物直接扯去,瑩白如玉的肌膚讓南璃月呼吸稍稍急促了些。白鈺秀看著眼前危險的南璃月,吞了口口水道:“璃月,我覺得這事吧,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