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 51 章

使用過,唯獨這一把長槍雖然品級最高,卻一直沒有碰過。現在白鈺秀直接掏出這長槍,是專門挑最好的給呢?還是……“這是五階魔獸蒼棘魚最堅硬的背部骨刺製成,鑲嵌有四階水係魔晶,用來交換你的宸月石和珍珠。”白鈺秀將長槍收進一個空著的芥子鐲中,朝趙靈兒遞過去。“這……這也太貴重了,宸月石完全不是等價的啊。”趙靈兒被嚇到了。宸月石雖然珍惜,但用處並不大,隻是外觀漂亮而已,最多做個裝飾品,用來交換三階魔晶便已經是...(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51章 第 51 章

隨著耀眼的白光逐漸暗淡下來, 瑜虞和朔離緩緩睜開了雙眼,發現她們已經回到了青鸞族禁地之內,麵前正站著南璃月、白鈺秀、瑜千羽和東方逸四人。

一陣風拂過, 封印著葬雲淵的石碑化成了青色的粉塵,隨風四散。

“沒事吧?”南璃月率先打破了沉寂, 關切的問向二人。

朔離搖搖頭,道:“沒事的,雖然中途遇到了一些麻煩,但結果還是很不錯的。”說罷她扭頭看向瑜虞,瑜虞笑著稱是。

東方逸幹咳了兩聲, 湊上前道:“恭喜瑜妹通過了這葬雲淵, 我可是分外擔心你呢,不知瑜妹最後得了什麽機緣?可否展現給愚兄看看?”

瑜虞似笑非笑的看著這沒臉沒皮的家夥,道:“你真的想看?”

東方逸忙點點頭,瑜虞便也不再隱藏氣息。其眉間冰藍色的鳳尾花顯現出來,頭發和眼瞳迅速變為冰藍色, 一股強大的威壓席捲四周, 這是上位者對於下位者的威壓。

在瑜虞的控製下,這威壓基本都作用在了東方逸一人的身上,頓時他直接跌坐在地上,雙唇發白,汗滴從他額上不斷滴落。來自靈魂深處的烙印讓他完全無法抵抗這股威壓, 他不過是青鸞的王族罷了,麵對著真凰, 此刻沒有暈過去已經算是不錯了。

而一旁的南璃月和白鈺秀卻是出乎意料的平靜, 似乎是完全沒有受到一絲影響。要知道,神獸的威壓縱使是瑜千羽都感覺到了不小的壓力, 所幸這威壓刻意的避開了她,她才能仍舊麵不改色的立在這裏,略微驚訝的瑜千羽朝向南璃月和白鈺秀看去。

隻見此刻南璃月的身後出現了一輪淡淡的月影,眉間紫金色的紋路似是受到挑戰一般熠熠生輝,將來自神獸的威壓盡數排開,白鈺秀則是身後八條柔軟的白色狐尾微微擺動間,將靠近的一切威壓絞的粉碎。

瑜千羽微微眯了眯眼,看來自家女兒帶回來的這些人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啊。

瑜虞收回了威壓,此刻東方逸渾身如同從水裏撈出來一般,目光亂飄完全不敢看向瑜虞,好不容易站起來還未打個招呼就自顧自迅速逃走了,惹得瑜虞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瑜千羽無奈的看著她,道:“鬧夠了?你是承了老祖宗的傳承嗎?”

瑜虞點點頭,神色卻並不是那樣高興,將幻境裏之後發生的事大致說了說,但並未言及虞甯所敘說的故事,隻說了自己受了傳承和虞甯叮囑修改族規之事。

瑜虞抿了抿唇道:“母皇,你是為了讓我承此傳承才讓我們進這葬雲淵的嗎?”

瑜千羽默了下,道:“不全是,畢竟你也是違反了族規,必須接受此考驗,縱使我是族長,也不能包庇你。”說罷瑜千羽頓了頓,略微有些別扭道:“但是如果你真的遇到什麽必死的危險,拚了這身修為,我有把握把你帶出來。”

“母皇……”瑜虞輕咬嘴唇,或許瑜千羽並不理解支援自己所堅持的愛,但她的確盡了身為母親的所有職責,也是真的愛自己。

“別一副這樣子,如果是你小女友出事,我可不會進去救她的。”瑜千羽嘴不對心別扭道。

朔離則是輕輕一笑,低頭恭敬道:“謝謝前輩。”謝謝她是一位這樣好的母親,謝謝她將瑜虞這樣好的女孩帶到這世間。

瑜千羽徹底沒話了,輕哼一聲當回應了。

“既然你繼承了祖宗留下的冰凰傳承,就已然是青鸞族的皇了,現在開始便準備登基大典吧,不日之後我就把這族長之位傳給你。”瑜千羽話鋒一轉,微微含了些笑意道:“屆時就登基大殿和婚禮一起辦吧,青鸞族也很久沒有什麽重大喜事了。”

瑜虞先是一愣,接著驚喜道:“您同意我們了?”雖說不論瑜千羽是否堅持反對,她都會和朔離在一起,但母皇是她最為重視珍貴的人,如果能獲得她的祝福,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瑜千羽沒好氣道:“族規都要改寫了,我反對還有用嗎?你以為我這麽反對是為什麽?真因為非得找個男的不可?隻要情深義重,男女又有什麽區別。隻是你一旦沒有子嗣,皇族後繼無人,日後這族長之位又傳給誰?到時候隻怕又會引發王族之間一場腥風血雨。”說罷又有些幸災樂禍道:“不過到時候族長之位已經是你的了,頭疼事兒也得你自己擔著。”

瑜虞聽聞此言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咳了兩聲道:“母皇,其實……我和朔離能要孩子。”說罷她拿出當時離開梵淨海時同葉璿索要的秘藥,據葉璿所說,此秘藥隻要是兩名女子服下,以靈相交,便可孕子,並不要求是什麽族群。她向瑜千羽解釋了此藥的用途,倒是讓一旁的朔離、南璃月和白鈺秀一愣一愣的,沒想到當時瑜虞這麽鬼精,居然提前這麽多便做好了準備。

“不如我們也回去要一份吧?生一個小璃月。”白鈺秀附在南璃月耳邊輕聲道,惹來了南璃月羞赧的一蹬和一記暗掐。

瑜千羽聽了此言後唯一的憂慮也被解決了,此時再看朔離隻覺得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順眼。朔離和瑜虞二人的情深意切她自然不會懷疑,同時朔離這麽年輕便是沖虛境界,更是絕世的天才,此等人入贅青鸞族,當然是萬分之好。當即瑜千羽便親手把持起了登基大典和婚禮的事宜,整個青鸞族和周圍交好的族群,都收到了這個盛大典禮的訊息。

就這樣,婚禮和登基大典,在所有青鸞族人翹首以盼之下,總算是迎來了。

此刻外麵登基大典正在進行,而南璃月則坐在一處房間中,看著鏡子中一身紅色嫁衣,豔光照人的自己,任由身後侍女繼續給自己佩戴各式的珠玉裝飾,靜靜等待著登基大典結束後立即開始的婚禮。

在白鈺秀強烈的建議、瑜虞萬分贊同和瑜千羽樂見其成之下,這次的婚禮變成了她和白鈺秀、朔離和瑜虞四人兩對婚禮一同進行,南璃月對此除了一絲絲尷尬無奈外,也是有這萬分的期待和喜悅,畢竟,這是她和白鈺秀真正意義上的婚禮。

不多時,便有仆從前來通知婚禮準備開始,南璃月在侍女的帶領下走了出去,便見到了同樣一身紅色嫁衣的白鈺秀,兩人隔著紅色輕紗相視一笑,緊緊握住彼此的手,一同走入了大殿。

另一邊,瑜虞和朔離也牽著手一同步入大殿之中,滿天的花雨紛紛揚揚的落下,青色的鸞鳥在空中交織著祝福的舞蹈,瑜千羽則作為證婚人,與臺前微笑的看著她們。

建木之下,四人一同宣佈了婚辭,在一片祝福聲中被送入了洞房之中。

如此良辰美景,自然少不了一番雲雨。這是二人以夫妻身份的歡愛,因身份的轉變,二人顯得格外動情,最後縱使是沖虛境界的強大體魄,都有了深沉的疲憊之感。

南璃月半眯著情緒沾染的星眸,抱著白鈺秀漂亮纖細的腰肢,突然有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怎麽了?”白鈺秀感受到了懷中嬌軀一瞬間的僵硬,以為南璃月是哪裏不舒服,於是溫柔的問道。

南璃月閉了閉眼,道:“沒什麽,就是突然覺得自己太幸福了,幸福的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白鈺秀低聲笑了笑,吻上了南璃月的唇,在廝磨中輕笑道:“以後我會讓璃月更加幸福的,嗯,各種意義上的。”

南璃月聞言羞惱看了她一眼,卻再也沒力氣鬧了,也不再去深究剛才那種奇怪感覺,沉浸在自己愛人溫暖的懷抱之中,陷入了沉沉的夢鄉。

…………

夢還沒有醒來的時候,所有夢中的人,都覺得夢中的一切纔是真實的,沉浸在幸福的虛幻裏載歌載舞,不願醒來。

但是,隻要是夢,總會有醒的那一天,到了那時候,從天堂瞬間跌入地獄……其間的落差感,又有幾人是能忍守住的呢?

遙遠的月影大陸,月族大公子所安睡的樓閣中,一雙眼睛陡然睜開,似乎是感受了下什麽一般,不一會兒,那俊秀的麵龐上,露出了一個讓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相悅,甚喜。我父逝去前與秦族族長也皆是獻上祝福,如今決定於不日之後正式訂婚,昭告天下。希望可以得到你的祝福。願你諸事順遂,願妖族永結同好。涵冰。”魑禹大腦空白了一順,麵色突然蒼白,豁然站起,強大的靈力威壓使雲香瞬瞬間跪倒在地。“妖……妖帝大人……”雲香發出痛苦的呻-吟,終於喚醒了魑禹的理智,忙收回散溢位的靈力,發現自己背後汗濕一片。魑禹用靈力托起雲香,閉了閉眼道:“可能是孤最近過於疲憊,剛才失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