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 50 章

看一眼。南璃月靜靜的抱膝坐在床上,垂下頭一動不動。不一會,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朔離走進來說:“族長剛剛走了,說杯盞被打碎了,讓我換一個。”說罷看見地上的杯盞碎片,心疼無比,直言可惜。“朔離。”一直垂著頭的南璃月低聲叫她名字。聲音有些暗啞。朔離這才發現自家小姐的不對勁,再顧不上碎掉的杯盞,連忙走上前去看。“怎麽了怎麽了?我在這兒呢,有什麽不開心的都和我說啊。”南璃月沒有說,揚起滿臉的淚珠,抱住了朔離...(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50章 第 50 章

瑜甯聽到他的命令, 沒有一絲的驚慌,反而笑得更加歡暢,血淚將她美麗的麵龐染的如同惡鬼。

“雲辛, 你眼中那個愚蠢又弱小的瑜甯已經死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你能玩弄在鼓掌之間的了。”瑜甯將一隻手直接插入了自己的心髒, 再狠狠抽出,大蓬的鮮血揮灑了出來,落在了血紅色的土壤上。頓時,大量的血紅色煙霧升騰而起,迅速的鑽入虞甯的身體中。

“該死!她在吸收這大地中神獸的血脈之力!快阻止她!”一旁的將軍總算明白了她要做什麽。神獸一族, 靠的是血脈之力, 雖然未覺醒的神獸很弱小,但一朝覺醒,便會瞬間掌握毀天滅地的力量。除了依靠慢慢修煉積累力量覺醒,還能通過吞噬其他神獸的血脈來迅速提升自己的力量,此刻的瑜甯, 無疑便是在用什麽特殊的辦法吸收這大地中曾經葬送神獸的血脈之力。

要知道, 這片大地,可是埋葬著兩位鳳凰族的皇啊!他們的鮮血,足以將一個還未覺醒的幼凰,推到什麽層次?

雲辛表示自己不想知道,當即便甩出一道火光, 直直的攻向瑜甯。

他是喜歡瑜甯,不過那是自己能掌控她的前提下, 他可不想自己身邊有一條足以噬主的餓狼!

洶湧的火光還未抵達瑜甯麵前, 就被洶湧的靈力直接打散了。瑜甯此刻隻覺得溫暖襲遍全身,好像有人在她背後以溫暖的懷抱抱住了她, 遠比她高和強大,靠在那人身上,她覺得自己又是個孩子了。

“父皇,母後。”瑜甯輕聲呢喃。

她重新睜開眼睛,世界在她眼中已經變了模樣,一切都變得更加清晰。雲辛手背在後麵,三指微縮,是火係攻擊的指印。那將軍則握緊了腰間的刀柄,手臂肌肉緊繃,是拔刀斬的前奏……

太多太多神奇的感覺,瑜甯輕撫額間的鳳尾花標記,已然變成了冰藍色。

她是一隻冰凰呢,真好,和她那溫柔的母親一樣。

她放下手,火光和鋒銳的刀鋒已然逼至她的眼前,她食指輕點虛空,一道道波紋漾開,空間彷彿在這一指下凝固。她輕啓朱唇,道:“凝。”

頓時,整個天地安靜了,紛紛揚揚的雪花緩緩落下,將這一方血色的大地緩緩裹成素白。

她緩緩向前走,身後的數人都被凍成了冰雕,但他們並未死去。蝕骨極寒會將死亡這個過程無限的延長,這期間他們會體會無盡的痛苦,直到靈魂因支撐不住而崩潰,永絕輪回。

她一路向前走,遇到的一切人族,但凡身上沾有鳳凰一族血脈味道的,都盡數化為冰雕。

漫無目的,她不知道自己還存活於世界上有什麽意義,可是她已然是世界上最後一隻凰了,她死了,世界上就再也沒有凰的存在了。

她走入了一處森林,人族稱這裏為亂魔域,這裏存在著天地間僅剩一株的通天建木。

真孤獨啊……最後一隻凰和最後一株通天建木的相逢……她輕撫著建木的枝幹,磅礴的生機從裏麵散發出來。

“你又是為什麽存活在這裏的呢?”瑜甯輕聲問道。

突然,一隻灰色的雌雀跌跌撞撞的滾到了她的腳下,她低頭看去,是隻不知品種的雜雀,看見她湊近也不過後退,而是哆哆嗦嗦的停留在原地。

瑜甯起了一絲好奇之心,按理說她身上有著神獸的血脈和恐怖的寒冰之力,不管是什麽獸都會本能畏懼,退避三舍。這隻雌雀卻不知是怎麽了。

瑜甯原本隻是隨意一瞥,此刻卻稍加認真的觀察起來。她看見了雌雀身後一個圓潤的蛋,恍然大悟。

原來是剛剛生下了寶寶,難怪沒辦法離開,即使麵對著恐怖的、無法戰勝的敵人,也不會拋下自己的孩子嗎?

她又想起了自己的父皇和母後。

這時,突然一股銳利的風從背後襲來,她隨手一握,將那隻不知死活的襲擊者捏在手中。

是一隻雄性的灰雀,伏在地上的雌雀頓時發出尖銳的鳴叫,瑜甯瞭然,這是其丈夫。

為了愛人即使麵對死亡的威脅也能勇於獻身,這便是愛嗎?不是索取、不是占有,而是不求回報、不計代價的付出。相比起這靈智未開的灰雀,自詡高等生物的人類,反而愚蠢……或是過於聰明的,讓人害怕。

瑜甯輕笑,她想她找到自己存活的意義了。

她將手腕割開,帶有磅礴靈力的神獸血脈將兩隻灰雀和那枚蛋包裹了進去。冰凰的血脈何其珍貴,如今卻盡數用在了這低等生物的身上。

很快,兩隻灰雀身上的羽毛變成了漂亮的青色,不過多久便相繼化成了人形,而那枚蛋表麵也出現了青色的鳳鳥標記。

初開靈智的鸞鳥感受著身體裏強大的力量,感激的向瑜甯拜了拜。

而瑜虞甯此刻卻用靈力擠壓心髒,將所有的鮮血全部噴灑在了建木之上。

她轉頭向著驚愕萬分的二人道:“去尋找你們的同伴,來此吸收血脈之力,居住於建木之中,從此以後,你們便是新的妖族――青鸞族,至於姓氏,便為瑜。”

她重重的咳嗽了兩聲,失去渾身的血脈,她此時不過能再存在片刻。她用手扶在建木樹幹上,輕聲道:“青鸞一族的族規第一條,便是青鸞一族必須與同族相交,而我離去後,會化作一處秘境,如有欲與外族結為伴侶的青鸞,帶其來此秘境,若能通過,則舉族祝福,所不能通過,則死。”

她感覺到身體裏的生機即將消散,用最後的力氣留下了一句話:“雲……那秘境,就叫做葬雲淵。”

“好啦,故事到這裏就講完了。”虞甯看著她們,舒了一口氣道。

朔離和瑜虞聽完如此經歷,都默然失聲。

太過於悲傷了,瑜甯所經歷的事情,縱使是她們兩個聆聽者都難以拜托其中的悲傷,她們無法想象,真正歷經這一切的瑜甯當時又是怎樣的絕望。

瑜甯看著她們一臉凝重,輕笑道:“別這樣看著我,我所經歷的,都是我該有的懲罰。”

瑜甯環顧四周,道:“當初我設下這葬雲淵,是擔心青鸞一族會出現一些如我一般的傻瓜,而後來則變成了想看看世間有多少真情,足以打破族群的限製……在你們之前這裏所迎接的六百一十四對伴侶,無一例外,皆在麵對生死時拋棄下自己的伴侶獨自逃命,甚至為了活命不惜對自己伴侶下殺手的。我一度懷疑,是否當初所見雄鳥以命護妻子之事隻是發生在未開靈智之物身上的本能反應,一旦開了靈智,任何生物都會變得自私。”

“而如今,是你們讓我相信,這世間還是有著可以奉獻一切的愛情的。這愛情不論族群、性別。”瑜甯擡起頭溫柔的看向兩人,眸中是一絲絲羨慕和釋然。

“前輩……”瑜虞輕抿嘴唇,不知道該說什麽。

她明白了自己所經歷的關卡的意義所在,也明白了瑜甯設定關卡的理由和目的,此刻她心裏再無一點埋怨,剩下的隻有對這位前輩的尊敬和哀傷。

瑜甯輕輕搖了搖頭,道:“什麽都不用說,我都知道。此外,還有最後一樣東西要交給你們。”

瑜甯說罷輕點眉心,冰藍色的鳳尾花印記緩緩凝於她的掌中。瑜甯望著這印記,笑道:“雖然血脈之力已然沒有,但其實最大的寶藏在這紋耀之中,有了它,便可以從青鸞轉化為真正的凰。瑜虞,替我肩負起它吧。我心願已了,是時候離開了。”

瑜虞啞然,無從拒絕,隻好點點頭接下。

紋耀落在她的眉心,有著一絲絲冰涼的氣息,她一席墨藍色的長發,頓時變成了璀璨的冰藍色,再睜開雙眼時,瑜虞便明顯感受到了不一樣。比往常更加渾厚而精純的靈力,更加敏銳的五感,還有腦海中出現的各種強大的戰技……種種玄妙之感,難以一言概述。

瑜虞立刻與朔離分享此刻的感受和變化,而朔離微笑著看注視著她,眼瞳裏都是這一人的身影。

瑜甯看著這一幕,輕輕笑了。

“還有屬於你的禮物,朔離。”瑜甯打破兩人間的甜蜜小氣泡。

這下倒是成功轉移了二人的注意力,瑜虞顯得比朔離還興奮期待,一雙瞳孔亮晶晶的注視著瑜甯。

瑜甯輕笑,從掌中凝結出了一道鳳凰的圖騰紋樣。道:“每一隻鳳凰,都有一次涅槃重生的機會,我的在這裏,一直都沒有用的必要,隨我一起逝去倒是可惜,如今便贈予你了。”

“啊啊?涅槃機會可以送人的嗎?那朔離,我的……”話還未等瑜虞說完,就在朔離狠狠瞪來的目光又被吞入腹中。

瑜甯失笑道:“不用了,涅槃重生也不過能發揮一次作用罷了,你的拿出來也沒有用。”

瑜虞這纔不甘心的哦了一聲。

吸收涅槃紋樣也並未費時間,不多時便到了她們該出去的時候了。

“等你們出去後,這葬雲淵也就消失了,第一條族規便刪去吧,如有與外族相戀的族人,便交於你了。”瑜甯向瑜虞道。

朔離和瑜虞都是有些沉默,她們明白,此次一別,就再也沒有見麵的機會了。

“別這麽凝重,死亡對於我來說,真的是一種解脫了。興許下輩子我的人生會好很多呢?”瑜甯笑著安慰兩人。

朔離和瑜虞皆是一鞠躬,並在心底獻上了自己最誠摯的祝福。

就在二人身影開始逐漸變淡的時候,瑜甯突然問道:“瑜虞……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一天,你的母親和朔離同時遭遇了危機,你會先去救誰?”

瑜虞完全沒想到瑜甯會在這時候發出人生究極問題,眼看就要消失,她忙回到:“我會去救我的母親。”

一旁的朔離麵上並未有絲毫不快,而是鼓勵的捏了捏瑜虞的手,表達了自己的支援之意。

“我會去救我的母親,但在那之後,我會隨著朔離一起死。我絕對不會讓朔離獨自呆在沒有我的地方!”瑜虞回握住朔離的手,大聲將未完之話一口氣說出,便化作光點,徹底消失了。

“這樣嗎?”瑜甯聽了回答輕笑,隨後身體如同山水畫中染開的一縷墨痕,緩緩消失在了這天地之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了,不過按你所說,那老人應該對你並無惡意,也不用過於擔心。至於這道靈符,我想還是你拿著吧,如果出自同源,可能另有妙用。”魑禹點點頭道:“我也是這麽想的。如今線索很少,這靈符在你手裏的用處要大許多。”南璃月抿了抿唇,她倒是不擔心那靈符,畢竟這麽多年都過來了,涵冰和魑禹說的自然是在理,可是她已經拿了不少好處,若是將這靈符也取走,鈺秀就什麽也沒拿到了。白鈺秀一看她臉上的糾結表情,就知道她在亂想什麽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