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 47 章

強大的足以扭轉乾坤。明玲看著近在咫尺的南璃月,輕呼一口氣, 麵目肅穆神聖,輕喝道:“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在明玲喝出九字真言的同時,她藏影的效果也隨之消散,秦昀這才陡然間想起除了麵前這宛如不要命的二人外,還有明玲也在這片戰場!這時他才明白為什麽白鈺秀和瑜虞不惜耗盡靈力也要不斷攻擊他, 就是為了給明玲提供靠近的機會!那麽她靠近是為了什麽?秦昀不知道, 但是他明白耗費如此大的精力,等...(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7章 第 47 章

東方逸看著消失不見的兩道人影, 未說完的話戛然而止,憋的雙臉通紅,顯得滑稽可笑。

瑜千羽微微搖搖頭, 道:“諸位若想觀其歷練,便隨我一同來吧。”說罷便率先移步, 朝一旁走去。

白鈺秀和南璃月對視一眼,跟隨著瑜千羽一同前往,東方逸冷哼了一聲,也是跟上。

她們來到一個空曠的殿內,幾枚夜明珠鑲嵌在地板上, 散發著幽幽的藍光, 瑜千羽走到幾枚珠子的中心,重重一跺腳,瞬間彌漫著的藍光似水波中投入一顆石子一般,漾起了層層波紋,葬雲淵中的情景於她們身邊浮現了出來, 此時, 她們正站在一方石臺上……

瑜虞和朔離正在打量著周遭的一切,這裏的環境與她們想象中的葬雲淵天差地別。沒有什麽危險的機關或對手,她們一進去葬雲淵中,便出現在了這一方石臺之上,而且這石臺似乎被什麽看不了的東西包裹了起來, 她們完全沒辦法出去。

“唔……總算來了新人了呢,上一對來的都是四百多年前了, 總算可以找點樂子了。”突然, 一個略帶俏皮的聲音出現在兩人的耳畔,兩人皆是一驚, 迅速靠在一起,謹慎的觀察周圍的風吹草動。

“哈哈,不用這麽緊張啦,你們把我當成考官就可以了。”那聲音似乎是被她們的反應逗笑,聲色裏染著幾分笑意。

“考官?什麽意思?”瑜虞皺眉問道。

那聲音很快便回答說:“葬雲淵,自誕生以來便是接待那些彼此相愛卻又得不到家族承認的愛人,隻要她們能夠證明自己對彼此的愛,就能通過這考覈,但若是愛意不純粹,兩人其中一人,就要被獻祭於此哦~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瑜虞和朔離更握緊牽著彼此的手,一齊點頭道:“準備好了!”

“那好,第一道關卡,開始了。”那聲音應道,話音剛落,她們所處的位置便立即發生了變化。

她們不再是站立在石臺之上,而是出現在了一方像是巨大化的棋盤之中,朔離現在一個格子上,而瑜虞則站立在一段距離外高空之中的一個平臺上。

“都言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在自己生命遇到威脅時,什麽東西都顯得微不足道,甚至是自己愛人的性命。平日裏人們總說可以為自己愛人付出自己的生命,那到了實際上,你們又能否做到呢?”那聲音又一次出現,向二人介紹這一關卡的規則。

上方的人需要站在平臺上,觀察發光道路,而下方的人則必須按照規定的發光路線前行,但其本身是沒辦法觀察道路是否發光的,所以必須倚靠上方的人傳遞資訊,如果一旦踏錯步子,平臺上的人就會掉下來,而一旦時間超過了限製,平臺也會掉下去,這無疑是致命的。

“溫馨提示,一旦你的同伴死了,那考覈也就結束,你也就可以從葬雲淵安全出去了哦。”那聲音笑嘻嘻的最後留下一句話,便消失了。

同時,站在高臺上的瑜虞,也觀察到了漸漸明亮起來的一條道路,她立刻高聲道:“東南方向,十七格!”

朔離聽後迅速便朝著給定的方向前行,每當她踏出一步,腳下的地板便會陷下去,隨即便會出現機關傀儡。朔離正欲回擊,卻發現自身靈力完全被封鎖。幸好這些傀儡並不靈活,朔離隻好抿了抿唇,迅速向前行,甩開它們。

“正西,十一格!”

“西北方向,六格!”

“東北方向,十二格!”

……

朔離毫不猶豫的跟從著瑜虞所給定的路線前行,隨著她一步步接近瑜虞所在的高臺,同時因為她踩踏所出現的傀儡也是越發增多。

看似一切都順利,但是身處高處,縱覽全域性的瑜虞眉頭卻漸漸皺了起來,有一股不安的感覺從她心口逐漸蔓延出來。但是由於每一步都有新的傀儡出現,朔離根本沒辦法停在原地,她隻好繼續不斷引導朔離路徑,沒有時間去思考心中那股不安。

直到此刻。瑜虞看著新亮起的道路,張張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這是最後一步路,但同時也是一條死路,朔離想要穿過光路來到她的正下方,要穿過數十隻機關傀儡,而朔離現在沒有絲毫靈力,這是不可能完成的。

怎麽辦呢?危機的時刻,瑜虞大腦運轉飛快,內心思慮萬千而外界不過短短一瞬。她甚至能感覺到外界的時間似乎都變慢了,原本遲鈍的傀儡運動更加緩慢,而朔離正在緩緩擡起頭,是在疑惑她為什麽突然不指示道路了嗎?

對了!她腦中靈光乍現。那個聲音所說的規則重現於耳中。

弦逐富

如果下麵的人踏錯,那上麵的人就會隨平臺掉下去,必死無疑。同時,一但其中一方死亡,另一位就會因考覈終止平安出去。

朔離不會懷疑的,因為她前麵是死路,隻要她指向另一條路……

瑜虞聲音一如之前,平靜中透露出關心,清晰明朗道:“正西,七格。”

完全向違的道路,隻要朔離踏出一步,她就會迎來自己的死亡。

而正在看著這一幕的衆人,呼吸都幾近停止,東方逸發出一聲嗤笑,道:“愚蠢!如果指向正確的路,不論那人族是否能通過,自己都可以安全出來,這指條錯誤的路是什麽意思?”說罷他挑眉看向四周,希望可以得到旁人的認可贊同。

可惜沒有人理他,甚至沒有人看他一眼,所有人都被葬雲淵中正在真是進行著的一切所牢牢吸引著目光。

朔離已經擡起了步子,瑜虞靜靜看著,目光繾綣而溫柔,似乎要將朔離的樣子完完整整的刻入已經靈魂一般。但下一刻,她的目光變了,同時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高喊:“朔離!你在幹什麽?!”

朔離並沒有按照她所指出的道路前行,而是繼續向前,沿著那條她本該看不出發光的通路,向著瑜虞、向著數十個機關傀儡毫不猶豫的前行。

利刃割開肌膚的聲音,在耳邊清晰的回響,一寸一寸的痛意漫上胸口,宛如淩遲一般,瑜虞痛的無法呼吸,隻能如同自虐一般的緊緊盯著被機關傀儡不斷重創的朔離。而朔離此時卻在如荻花一般紛飛的血紅中擡起頭,沖著她露出了一個微笑。

自信的、安撫的、溫柔的笑,彷彿在說:你沒騙過我呢。

瑜虞泣不成聲。

最後,朔離迎著阻擋在最後一格前的機關傀儡張開懷抱,用柔軟的胸膛迎上了那鋒利的刀鋒。

哧――

這是鋒銳的刀鋒刺穿心髒的聲音。

鏗――

這是朔離的手按上最後一塊地磚的聲音。

隨著一聲機關被按下的聲音,一切傀儡都瞬間消失,而於天空中漂浮的平臺也緩緩降了下來。

還未等平臺徹底落地,瑜虞便直接從上麵跳了下來,懷抱著朔離的身體,身體止不住顫抖,緊緊咬著牙關,嘴裏全都是鐵鏽味。

朔離依舊帶著溫柔的笑意,輕輕撫摸上了瑜虞的臉。她一直都是個悶悶的性子,在月族中除了大小姐幾乎沒有和外人怎麽交流過。而遇到瑜虞,再未曾與其有多少話語。

真可惜呢,明明有好多話想說……朔離一張嘴,一口鮮血便溢了出來,再無法看清楚眼前人的麵容,隻覺得有什麽溫熱的東西不斷落在自己的臉上,就像一場溫柔的雨……

“朔離!朔離!”瑜虞一邊按著朔離胸前的傷口,一邊拚命呼喊著已然暈過去的她。鬥大的淚滴不斷滴下,又從朔離蒼白的麵龐上緩緩流下。

“好了好了,別喊了,她已經因為失血過多暈過去啦。”那神秘的聲音再次出現。

瑜虞猛然擡頭,望著看不見任何東西的虛空,一字一句道:“如果朔離身死,我能活著出去……我一定要踏平這葬雲淵,不管你是什麽東西,我都要把你找出來……然後讓你,生不如死!”

她聲音沙啞,威脅的話語都無法高聲說出,從牙縫中擠出的氣音,混合這著尖的鮮血,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咬著牙發誓。

“隨你。”那聲音漫不經心答道,又突然話鋒一轉道:“我等著你的報複是無所謂,不過你懷裏的人可撐不了多久哦,雖說我用能力暫時吊住了她的性命,但是也撐不了幾天哦~”

瑜虞聞言一愣,忙道:“你什麽意思?!朔離她、她還有救?”

“嘖,雖說這家夥現在半死不活的,但終歸也算是通過第一關了,你可以挑戰第二關,不過這一關中這家夥可沒辦法幫你哦,你隻能靠自己帶著這隻拖油瓶通過這關,而通不過,你們都得死在這裏。你確定要挑戰嗎?”

聽聞朔離還有救,瑜虞雙眸裏一片死寂頓時又重新煥發生機,她立刻答道:“當然,條件是什麽?”

“逃離山洞。這裏是一處縱橫交錯的山洞,你們需要從這裏尋找出口出去,以你的身體狀態,最多隻能支撐十一天時間。而這家夥,最多不過能支撐六天,而且沒辦法移動。你如果想救她,就必須在找到出口後再回來將她一同拖出去纔可以,明白了嗎?”

瑜虞抿唇道:“明白了,開始吧!”

話音剛落,周圍的一切便開始變化,不多時她和朔離便被出現的岩壁所包圍,周圍全是不知去向的山洞。

“那麽祝你好運嘍~溫馨提示,就算隻有你一個人出去也是沒關係的,你依然可以活下的哦~”

瑜虞絲毫沒有回應這句話的意思,她輕輕吻了吻朔離那蒼白的唇瓣,輕輕將她平放在一旁的一處較平坦的地方,最後留戀看了她一眼,毅然決然朝著一處山洞走去。

朔離,等我。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在送走兩人後,白鈺秀已經沒有後顧之憂了。她相信瑜虞和明玲都可以照顧好自己。白鈺秀露出一個笑容,朝著南璃月張開雙臂,就如同在當初最初相遇時、在夜市中不小心跌倒時、以及之後那千千萬萬個擁抱一樣,緊緊的擁抱住了南璃月,溫暖而讓人心安。一直不斷掙紮著的南璃月此刻卻是平靜了下來。她的神識已然消耗殆盡了,靈魂也在分崩離析,一切都朝著最絕望的地方發展。可是在這最後的最後,她還有這樣一個溫暖的擁抱,美好的彷彿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