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

前是白鈺秀關切的臉,周遭是她們的婚房。剛剛所經歷的一切,彷彿是一個夢,可是胸口那殘缺的烙印,還在清清楚楚的告訴南璃月,一切都是真實發生了。白鈺秀見她醒了過來,這才舒了一口氣,關切道:“你剛纔在睡夢中突然渾身顫抖,所以我才叫醒了你。怎麽了?可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南璃月看著白鈺秀一臉緊張萬分的模樣,心裏突然就一痛。在夢境裏不論是再怎麽痛苦都未掉眼淚的南璃月,此刻因為白鈺秀一句話淚流滿麵,緊緊抱住了白...(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5章 第 45 章

青鸞一族的族地, 在亂魔域的通天建木之上。縱使四人都是沖虛境界,從月影大陸到這裏也是用了足足兩個月的時間。

“這就是傳說中的通天建木嗎?”南璃月剛踏入亂魔域,遙遙望去便看到了那直通雲霄, 宛如擎天之柱的通天建木。

瑜虞語氣不乏驕傲道:“沒錯,這便是我們青鸞族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 天地間唯一僅存的通天建木,每一片葉子,每一條枝丫都蘊藏乾坤,其中的空間不亞於一片大陸。”

朔離也不由驚嘆道:“真是神奇,不愧是妖族八大族之一。”

瑜虞聽到朔離的誇獎, 更是抑製不住內心的喜悅和滿足感, 宛如被誇的是自己一般,與有榮焉,壓抑不住的唇角上揚,忙輕咳兩聲道:“雖說這裏能看的清楚,但實際上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呢, 我們還是快些趕路吧。”說罷便先一步出發了。

南璃月三人也是緊隨其後, 在衆人看不到的地方,朔離略略懊惱的偷瞧瑜虞一眼。還以為誇青鸞一族瑜虞會高興,結果並沒有嗎?明明之前介紹時語氣還那麽自豪,看來這次好感度並沒有拿到手啊……朔離不由有些喪氣,也不再多說, 四人一同迅速向著建木出發。

果然,就如同瑜虞所言, 等她們來到通天建木腳下時, 已是又過去十餘天。這是通天建木已然占據她們的所有視野,近距離觀察遠比遙望要更加震撼, 筆直的樹幹直入雲霄,向四麵八方延伸出的枝幹遮蔽的大地一眼望不到頭。

瑜虞將自己指尖劃破,一滴鮮血在靈力的作用下印上了建木,頓時,在一片冰藍色的光彩中,建木表麵如水波一般緩緩漾開,出現了金色的門戶,瑜虞後退半步,伸手做出邀請的姿勢,笑眯眯道:“歡迎來到青鸞族族地。”

三人隨瑜虞進去門戶之中,視野頓時開闊起來。一片廣袤而高大的森林映入眼簾,上方巨大的青鸞雕像在與外界無二的太陽之下投射出陸離的陰影,一條道路分割開森林,通往遠處巨大無比的宮殿之中。南璃月細細感受了一下,發現此處靈力比外界要濃鬱數倍,不由從心裏感嘆一聲不愧是通天建木,的確擔得起內有乾坤這四字。

守在道口旁的兩位侍衛在看到瑜虞時都分在驚訝,忙行禮道:“參見公主殿下。”

瑜虞擺擺手免了二人的禮,舉步就要往裏走,卻被衛隊長直接攔了下來。

瑜虞略有驚訝,一雙鳳目斜挑,瞥著攔住她的衛隊長。衛隊長在她的目光下壓力山大,吞了吞口水,苦笑道:“公主殿下還望恕罪,族長下令吩咐過,您回來不許進入族地,必須先去稟報她,您且稍等一等。”

這下瑜虞徹底驚了,怒道:“什麽情況?我可沒犯什麽事兒吧?怎麽還不許我回族地了?”要知道她這可是帶著心上人一同回來啊,結果在自家門口吃了個閉門羹,她不要麵子了嗎?!

衛隊長是有苦難言,陪著笑臉道:“這咱也不知道啊,還望公主殿下寬恕則個,小的立馬派人去通知族長,您先稍微等等?”

瑜虞氣不過,還要說什麽,被朔離拉住手,頓時消了音。朔離看著瑜虞低聲道:“等一等吧,也沒關係,可能的確是出了什麽事情。”

就這樣不算安慰的兩句話,成功的讓瑜虞消了火氣,也沒再為難衛隊長,任由他派人去通知她母親了。

這下換衛隊長驚訝了,瑜虞是青鸞一族皇室這一輩的唯一女子,從小就被寵的不成樣子,外人麵前還能裝一副乖乖女的樣子,但本族之中何時不是橫行霸道慣了?他都做好準備迎接怒火了,而如今這不知什麽來歷的女子一句話竟然就能讓公主殿下平靜下來,這究竟是什麽人?

衛隊長之前注意一直在瑜虞身上,這時才分了神去觀察隨公主一同前來的三人,發現她們除了都是絕無僅有的美人兒以外並無什麽特別之處,正欲繼續觀察時,瑜虞一記冷哼,衛隊長頓時感到強大的靈力威壓,使他迫不得已低下了頭,內心一片驚駭,公主殿下修為進步竟然如此之快,再不敢看向瑜虞帶來的人,瑜虞才緩緩收了靈壓。

瑜虞四人暫時進不去族地,隻好繼續留在森林外,等著青鸞族族長的到來。

而此時,青鸞族族長虞千羽已然從前來報告的侍衛口中得知了自家女兒回來的訊息,微微眯了眯與瑜虞極像的一雙鳳目,問道:“可有其他人與她一同前來?”

侍衛不明所以,隻是如是奉告道:“與公主殿下一同前來的還有三人。”

然後侍衛就看見虞千羽臉色頓時肉眼可見的黑了下來,最後黑的如鍋底一般。“三個?!這個不孝女!敢如此亂搞,真是忘了我們青鸞一族的規矩了嗎?”說罷便從王座中起身,眨眼間便消失在了大殿之中,隻剩下一臉懵逼的侍衛於殿中淩亂。

南璃月四人同時感受到了什麽,一併擡頭,便看見了於空中突然出現的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她和瑜虞長的很像,尤其是一雙鳳目,微眯間都展現出動人的風姿,身著一件冰藍色的盛裝,氣勢逼人。她們也明顯能感受到,這位族長此時心情格外的不好。

虞千羽雙眸向下一掃,看見那四道人影,直接怒罵出生:“你這青鸞族的不肖子孫,簡直枉為青鸞!你竟然敢與三……咦?這是三位女子?”

原本怒氣沖沖的話語,說著說著便充滿了疑惑,虞千羽再定睛看去,更為驚訝了:“兩個人族,還有一狐族,而且……你們竟都是沖虛境……”

要知道,她千歲高齡,也不過是沖虛圓滿,遲遲入不了太虛的境界,而自家閨女和帶來的這三人竟然都是沖虛境界,隨說還遠遠未到達圓滿,但不過三百歲的年紀有如此修為,已經不是簡單的天才二字可以形容了。

瑜虞頂著自家母上大人疑惑的目光,無奈道:“您可別這麽看我,我還有多的事要問您呢,怎麽就突然讓我回來,卻又不準我進族地?”

虞千羽收回目光,冷哼一聲道:“你還好意思問?身為青鸞一族的公主,你可有將族訓記在心上?”

瑜虞皺眉道:“我自然謹記於心。”

虞千羽聞言冷笑道:“那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麽六十三年前,你的命牌顯示,你已然不是完璧之身了呢?”

此言一出,朔離、南璃月、白鈺秀都是將驚訝無比的目光投向了瑜虞。要知道,六十年前她們還在幻夢之中歷練,又怎會突然就不是完璧之身這一說?

而瑜虞則直接無言了。不是被震驚的說不出話,而是被自己徹底蠢到了,她怎麽把這回事兒忘了?!青鸞一族最為重情義,一旦認定一人,便終生相隨,縱使其中一方身死,另一方也不會再與其他人在一起,同時青鸞族始終是隻能夠與族內之人相交的。所以在青鸞一族的觀念中,戀情之中的每一步都是莊嚴而神聖的,像親密之事,是必須在長輩見證之下、徹底成婚之後纔可以做的,每一隻青鸞從出生起便取一絲精血凝於建木所造的命牌之中,供奉於族地之內。

命牌不光能檢測其主生命狀態,還能檢測其主是否為完璧之身,但最重要的一點是,命牌所連結的,並非身體,而是靈魂。

六十多年前,怕正是七生幻夢欲之一世中。在那一世裏,自己是一青樓花魁,被女扮男裝的朔離贖身買了下來,之後的生活自然少不了夜夜笙歌,瑜虞也於那一世中,徹底明瞭了自己對於朔離的心意,也教會了朔離愛和欲的區別。

青鸞一族格外看中靈肉交合,但瑜虞一是想著這是幻夢,不會對自己本身造成什麽影響,二則是朔離本就是自己所認定之人,也未曾多想,卻是忘了命牌這一回事。雖說她現在本身還是處子完璧,但她的靈魂確實是已然破戒了,命牌也如實的顯現出來,難怪母上大人如此生氣,更是親自來找她又不讓她進族地,之前來時又如此怒氣沖沖,怕是將朔離三人都當成自己在外麵惹下的風流了。

思慮到這裏,瑜虞忙道:“母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她們三人……也不是我的伴侶,命牌那事另有緣由,你聽我解釋。”她們三人不是,但朔離是啊,隻是現在還不是罷了。瑜虞心裏暗搓搓的想,卻未注意到她身後朔離一瞬間流露出的悲傷失落之情。

虞千羽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道:“我當然看的出來,這是三個女子,我還沒瞎呢。”之前聽侍衛彙報時,她確實是以為瑜虞真給自己帶回來三個女婿,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她這輩子是別想進族地了。

而南璃月四人則都於虞千羽的話語中暗了暗雙眸,雖沒說什麽,但氣氛卻略有凝重。

“我聽你解釋,不過如果你的解釋不能讓我滿意,你也就別想著回族地了。”虞千羽並未在意眼前幾位小輩無意間散放出的靈力威壓,微眯雙眸看向麵色略沉的瑜虞。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月一揮手,那層層疊疊的靈力頓時盡數煙消雲散。但白鈺秀和瑜虞並未就此停止,而是依舊不斷揮灑著磅礴的靈力組成道道攻勢將秦昀圍困其中,使其隻好不斷操縱著南璃月來保護她。秦昀微微皺眉,他剛剛獲得操縱神的權利,對於湧入神識的各種晦澀深奧的能力並不熟練,如果用錯了很可能將自己也搭進去,所以隻能簡單的使用單純靈力攻擊來化解二人攻勢,一時半會間竟然想不到該怎麽解決二人。不過,像她們二人這樣不間斷的瘋狂進攻,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