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 43 章

真的覺得無所謂,反正,都隻是被拋棄的命運。朔離嘿嘿一笑,別的不說,自家小姐的實力她可清楚,平日裏不顯山不露水,可卻已經達到了結丹圓滿的程度,比之被稱為月族千年第一天才的南無月大公子都更為出色,此刻也不再多語,月祀即將開始了。大祭司擡起木杖,在空中虛劃,一個完美的圓出現在空中。盈盈的月光凝滿這一方圓,被大祭司用手杖指揮著,融入腳下的祭臺。祭臺一層層亮起不同的顏色――前麵七曾分別為赤、橙、黃、綠、青、...(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3章 第 43 章

隨著夜色漸深, 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出現在街上,裝飾著的琉璃瓦也逐漸亮起來,輕柔的光輝如薄紗般傾瀉而下, 讓整個瀚海城都籠罩在如夢如幻的美景之中。

城主府屹立於瀚海城正中央的一座山峰上,裝飾古樸自然, 分外大氣,有著趙寰的一路帶領,她們走的頗為順暢,不多時便來到了城主府門口。

立在門口的侍衛看到趙寰立馬恭敬低頭道:“參見趙寰大人,城主已經等候您多時了。”說罷又將目光轉向南璃月四人, 被其美貌震驚了一瞬, 隨後猶疑道:“大人,這幾位可是您的朋友?”

趙寰點頭道:“這幾位都是我的貴客,我邀請她們同來參加祭月活動。”

侍衛點點頭後便退立兩邊,恭敬讓出道路。

南璃月四人跟隨在趙寰身後,而涵墨語則與趙寰並立, 甚至隱隱有引領著她們的意思, 儼然對這裏相當熟悉,一副主人家的姿態。

再聯想到剛才侍衛對於涵墨語的到來習以為常的態度和趙寰當街擁吻涵墨語的舉動……看來涵墨語這進展相當之快啊。

白鈺秀故意沖涵墨語挑挑眉道:“行啊,都登堂入室了。”

涵墨語一副驕傲小孔雀的樣子道:“當然啦,爹媽都特別喜歡我!”

趙寰聞言敲了敲她的腦門道:“你什麽時候叫爹媽了?”

涵墨語喜滋滋道:“早晚的事嘛,就當提前習慣啦。”

趙寰無奈搖頭, 這家夥幹啥啥不行,討長輩歡心倒是在行的不得了, 自己父母對她倒是千恩萬寵的, 把她交給自己跟嫁女兒似的,都分不清哪個是親閨女了。

涵墨語半倚著趙寰, 而白鈺秀則直接依偎到了南璃月懷裏,兩對皆是旁若無人的親密之姿,更顯的朔離和瑜虞顯得尷尬無比。

所幸這一段路並不算長,不多時幾人就到達了城主府中央的祭壇處。

這時正是子夜時分,碩大的月輪懸於夜空正中央,身著月白色長袍、頭帶檜木麵具的城主正將手放在祭壇中央的明珠上,霎時間一道亮光自明珠中射出,直直升入空中後綻放,一朵朵月白色的月令花從空中緩緩飄落,將整個瀚海城都籠罩在了裏麵。

自此所有的祭祀活動便都已完成,城主摘下麵具露出一張頗顯英俊成熟的麵龐,揮揮手示意臺下的衆人可以開始宴會了。

各式各樣的珍饈美味被一樣樣端了上來,又被放入圍繞祭壇所流動的環形河流之中,任由賓客自取。

這般新奇的宴會樣式倒是讓南璃月幾人頗感興趣。跟隨著趙寰來到一處位置坐下,幾人都以靈力操縱起河水將盛放食物的托盤送到自己麵前,之前一直在不同幻夢中輾轉,真正屬於這片世界的美食倒是許久未曾接觸了,此時美食配美景,幾人均是心身舒暢。

不多時,去換了一身衣裝的城主與一名貌美女子一併攙扶著一位老嫗緩緩走了過來,正和趙寰玩投食play的涵墨語頓時頗有眼色的起身跑過去,甜甜道:“伯父伯母好,姑姑好。”

三人均是朝她露出和藹親切的笑容,涵墨語接過那老嫗的手,小心翼翼的將她引領到這裏。

趙寰站起身來道:“爹,媽,姑姑,這是我的幾位朋友。”

南璃月四人同時站起身來微微鞠躬,道:“麻煩城主大人了。”

城主爽朗一笑道:“不必客氣,既然是小寰的朋友隨意就好。”

說罷他又轉身對老嫗道:“姐姐,你先坐這兒,我幫你拿些你想吃的。”

看得出這城主對其姐姐分外敬重,而身為姐弟,麵貌上的年齡差距卻如此之大,看來其姐是沒有修煉的天賦。未踏上修煉之途的普通人,即便有著珍惜藥材續命,歲數也難過五百。

南璃月四人心中暗自思付,正欲坐下時那老嫗卻突然顫顫巍巍的上前一步,指著四人不可置信般顫聲道:“恩人,是你們嗎?恩人!”

南璃月四人均是懵了一懵,恩人?這是哪跟哪?

老嫗看著她們老淚縱橫道:“恩人,你們可還記得二百餘年前曾在當時城主夫人手中救下的趙靈兒?”

這提醒之下白鈺秀率先想了起來,當初偶然遇到一女子被欺淩便拔刀相助,她還用一柄水係長槍靈器換取了那女子手中的宸月石,後來將其打造成為一塊玉佩,原本打算送給南璃月的,結果後來於幻夢中歷經七世都忘記了這回事了。這時驀然想起,驚訝道:“是你?”

趙靈兒見她想起,更是激動難言,淚水漣漣道:“阿弟,將我當年給你的那柄長槍靈器拿出來。”

一旁的城主大致也明白了這是什麽事了,忙將芥子鐲中的那柄長槍拿出來。

五階魔獸蒼棘魚最堅硬的背部骨刺所製成的長槍,鑲嵌有四階水係魔晶,原本光潔的表麵此刻遍佈著傷痕,足見其歷經過多少激烈的戰鬥。

看到這柄長槍,南璃月、朔離、瑜虞也算是徹底想了起來,一時間皆微微震驚。

誰能想到,當初一念之間幫助的女子,如今卻成了瀚海城城主的姐姐了呢?

趙靈兒壓下去幾分激動,但聲音還是忍不住微微打顫。

“當年恩人救了我後又贈予了我這靈器,正因此靈器,家弟纔在修煉一途上走到了今天……阿弟,小寰,還不快跪謝恩人?”

說罷趙靈兒就要帶頭朝南璃月四人下跪,嚇得四人忙將她攙扶住,同時製止了城主和趙寰的舉動。

白鈺秀看著趙靈兒道:“哪裏是贈予你的?分明是交換所得,兩不相欠,何須如此?何況趙寰乃我們的朋友,怎可行跪拜之禮?”

一旁全程懵逼的涵墨語這才恢複了幾分清明,也連忙跳了出來道:“是呀是呀,我們都是朋友的,姑姑你不必在意這些事啦……”

被她攙扶的趙靈兒聞言神色急切,想要說什麽卻一口氣沒喘上來,一旁的趙寰忙上前接替了涵墨語的位置,攙扶著趙靈兒同時為她輕輕拍背順氣道:“姑姑所言極是,我趙家能有今天,與恩人當年的幫助是密不可分的,但是恩人如今也是侄女的友人,跪拜就有些過了,不若侄女同父母一併鞠躬致謝,姑姑認為如何。”

說罷趙寰沖父母使了個眼色,將趙靈兒又交到涵墨語手中,同父母一併朝南璃月四人深深鞠了一躬。

南璃月四人也是頗感無奈,皆是後退一步後回敬半躬,當受了個半禮。

趙靈兒也不好再多說什麽,隻能不停的感謝,南璃月四人見曾經隨手幫助的人如今有著如此人生倒也頗為歡欣,同趙靈兒、城主還有趙寰聊了很長時間,直至繁星漸稀,趙靈兒才因疲憊退下。

南璃月幾人也表示要前去休息,趙寰幫忙去安排住處,卻被白鈺秀偷偷拉住,賊兮兮的交代了兩句,麵上雖然露出幾分困惑,但還是點頭同意了。

不多時趙寰便拿著兩把鑰匙返回,麵對四人揚起一抹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隻剩下兩間屋子了。不過床肯定是夠大的,麻煩你們委屈一下了。”

白鈺秀直接搶過一把鑰匙,喜滋滋道:“不委屈不委屈,我和璃月一間,朔離和瑜虞一間剛剛好,哪裏委屈?”

趙寰拿著剩下那柄鑰匙,看著淩亂的朔離和瑜虞,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冰漪。“哼!她們幾個聯合起來欺負我,你快教訓她們!”宋冰漪一跺腳,嬌聲道。“我想城主大人對自己愛人的德行應該很瞭解吧?究竟是她無緣無故招惹我們還是我們欺負她?”白鈺秀不屑的冷笑一聲。“你這混蛋,我……”宋冰漪大怒,就要親自上前去打白鈺秀。“好了!別鬧了!”陸仁賈不耐煩的皺眉。原本宋冰漪也不過是他一個時間比較長的欒寵罷了,這時看見兩個遠勝她百倍的美人,心立刻就不在她身上了。“兩位不好意思,我相信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