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

眼睛。”白鈺秀的手溫柔的撫摸著南璃月的眉眼,麵上卻是毫無表情,沒有殺了仇人的快意,也沒有殺了友人的悲傷。白鈺秀鬆開了握著利劍的手,利劍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她看著倒在床榻上的南璃月道:“其實我早就該想到了,什麽人可以每月都來影山教導我,什麽人會有蠱蟲的解藥,又是什麽人可以讓整個滴血堂都戒備鬆懈。”“我沒辦法放過你啊,為什麽會是你?”白鈺秀苦笑一聲,她一直喜歡的,盡然是自己的殺夫殺母仇人,可是...(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1章 第 41 章

蔚藍平靜的海麵突然緩緩向內塌陷, 形成了一個深邃的漩渦,南璃月四人從漩渦中走出來,看著眼前與海水接壤的陸地, 隻覺得恍若隔世。

南璃月望著不遠處的瀚海城,內心不由的微微感嘆。兩百餘年的時光就這樣匆匆逝去, 她們也從不過聚靈的修為一步登天至如今的沖虛境界,物是人非之感,讓人頗有些唏噓。

一旁的白鈺秀與她並肩而立,輕輕拉過了她的手,偏頭沖她揚起一抹俏皮的微笑, 南璃月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揚, 心中那點點陰霾如冰雪遇火般迅速消融。

在南璃月的建議下,四人先去瀚海城修整一番,之後的打算也在這兩日中規劃好。

於是,四人再度來到了瀚海城中,故地重遊之感讓四人都頗具興趣, 一路上打量著種種建築, 與當初自己記憶中的比較一番。

“唉,小心!”因一味看周遭建築而險些撞到別人的白鈺秀被南璃月順勢一拉,頓時被待到南璃月的懷中。

“真是的,這麽大人了,也不注意著點。”南璃月無奈的鬆開懷抱後向一旁的路人道了聲歉, 而路人看著這樣兩位絕世美人,哪裏有什麽怒火, 忙道沒事沒事。

這似曾相識的情景使得二人都微微目露懷念之色, 想起了當初初來瀚海城參加夜市時的情景。

不過這時她們的關係已經完全不同了,白鈺秀吐了吐舌頭, 嬌俏道:“這不有你嘛?我哪裏會擔心?”

南璃月想說甜言蜜語對她沒用,勸白鈺秀省省,但是卻終究違背不了自己的良心,她真的很喜歡被白鈺秀依賴的樣子。

最後,南璃月隻能無奈的敲了敲白鈺秀的腦袋。旁若無人的親昵讓跟在其身後的朔離和瑜虞都不忍直視,同時心中又暗自羨慕。

朔離和瑜虞就沒這麽和諧了。瑜虞不停的瞟想朔離,想和她來個“偶然”的對視,可朔離卻一眼都不看她,在那裏看天看地看海看雲,絲毫不肯將目光分給她一星半點。

瑜虞不由的氣結。拜托,自己在幻夢可一直都被迫著當一隻弱嘰嘰的受唉?憑什麽出了幻夢這本該由攻來做的事還要由自己來做?

她也是有脾氣的好吧?真當她青鸞族小公主沒人要了?想要追她的人排隊的不算,插隊的都能從梵淨海一路排到無妄海去,她憑什麽在這裏受這氣?

瑜虞氣的頭冒青煙,直接走向另一邊,不再同朔離並肩。

朔離的雙眸登時暗淡了些,嘴角微微揚起一個自嘲的弧度。

她們出來時便已是傍晚,又隨便逛了逛,此刻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一輪皎月緩緩升起。南璃月感到額上的紫金色的紋路微微發燙,她驚訝的看向天空,隨後輕笑了出來。

一旁正吃著糖葫蘆的白鈺秀看她突然笑起來,有些疑惑問道:“發生了什麽好事嗎?”

南璃月搖搖頭道:“算不得什麽好事吧,隻是今天恰好是月族的百年月祀而已。”

“唔,可是那和我們又沒什麽關係。”白鈺秀滿不在乎的聳聳肩膀,整個人像沒骨頭一樣靠在南璃月懷中。“你現在隻是我的南璃月,可不是月族的南璃月。”

“是是是,都聽你的。”南璃月將白鈺秀摟在懷中,讓她靠的更舒服些,臉上是無奈又寵溺的笑容。

“我剛才笑是因為今天可以玩的開心些,月族的百年月祀是整個月影大陸都要慶祝的盛事。”南璃月捏捏白鈺秀挺翹的瓊鼻,指了指天上道:“瀚海城也是座比較大的城池,自然也是會有些慶祝活動的,你看天上。”

白鈺秀聞言仰起頭來,隻見暗沉的夜幕當中,一盞盞月白色的琉璃燈正在空中懸浮著,此刻在月光的照拂下正緩緩變亮起來,潔淨柔和的光暈傾瀉而下,整個瀚海城都像是籠罩在輕紗似的幻夢之中。

“好美……”白鈺秀睜大眼睛,看著一點一點被點亮的夜空,不由感慨道。

柔和的光暈灑在白鈺秀的麵龐上,將原本就精緻無雙的麵容暈染的更加動人,原本看上去顯得清冷的銀白色瞳孔此時映照著點點柔光,南璃月一時竟看呆了。

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看你。

月光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境。

白鈺秀這時扭頭看向南璃月,正好看到她呆呆看著自己的模樣,不由的噗嗤笑出了聲。

南璃月這才陡然反應過來,麵上登時一熱,慌忙扭過頭去,不再看白鈺秀,連握著的手都鬆開了,自顧自向前走去,頗有些惱羞成怒之意。

雖不能說是自己的錯,但畢竟是她自己把人惹惱了,自然是要去哄的,何況白鈺秀也很喜歡哄南璃月,剛才南璃月看著自己的炙熱眼神更是讓她心裏生出難言的歡喜。

“好啦,是我錯了,我不該笑你的。”白鈺秀去拉南璃月的手,南璃月象征性的掙了兩下,沒掙脫,就任由白鈺秀拉著,但是仍不肯和她多說話,可以說是傲嬌的很可愛了。

白鈺秀心裏默默道,可愛,想內啥……

“這又不是什麽不好意思的事,我也會看著你發呆啊,我就不會覺得這有什麽。”

還敢繼續提這件事!南璃月羞惱的瞪了一眼白鈺秀,白鈺秀卻笑得眉眼彎彎,雙眸專注的看著南璃月,瞳孔中是比方纔還要亮百倍的光芒。

眼前的白鈺秀,彷彿是奪去了周遭一切的光芒,如果不然的話,自己眼中怎麽會隻剩下她了呢?

直到溫熱濕潤的呼吸輕輕拍打在自己臉上時,南璃月才陡然驚覺她們已經挨的這麽近了,兩人挺巧的鼻子輕輕劃過,摩擦起一陣酥酥麻麻的電意。

等、等等!這還是在大街上呢!南璃月想要開口阻止她,可是她此刻卻覺得喉嚨幹澀,完全發不出聲。

麵前的雙唇晶瑩,似乎帶有著一點點冰塊般的質感,如果含在嘴裏想必能讓她幹澀的喉嚨好受些吧?南璃月著魔了一般,沒有後退,反而是先一步吻了下去。

白鈺秀呆了一下,她原本想著璃月不推開她就已經是很好的了,畢竟她知道,璃月身為月族的大小姐,是很在乎禮儀的,要逼她做出一些出格的事真的是相當之難,但此刻她卻在大庭廣衆之下主動來吻住自己。

酥酥麻麻的感覺順著雙唇一直傳到心裏,白鈺秀隻覺心中一團火愈燒愈烈,覺得滿足的同時又覺得還不夠,既然現在能讓璃月於此時此地吻自己,那就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是還有很多很多的發展空間,她還想要更多。

躺在柔軟的沙灘上做那種事會怎麽樣呢?溫暖的細沙隨著運動而散開,留下同身體所契合的淺坑。聽說坐在桌子上也不錯,冰涼和熾熱的雙重沖擊,如果在窗戶前就更刺激了……白鈺秀一時間想入非非,身體更是燥熱難耐。

南璃月心裏哪知道就因自己一時間沒剋製住的一個吻,白鈺秀已經在未來給自己埋了那麽多坑,她此時隻覺得此時白鈺秀有些不專心,便用貝齒輕輕咬了一口她的唇,隨後柔軟靈活的丁香小舌便輕柔的分開雙唇向其中劃去。

白鈺秀也是相當的配合,伸出軟糯的小舌與之共舞,一時間澤澤聲不絕於耳。

兩個容貌驚為天人的女子走在一起本就極招惹人們的目光,或明或暗的偷偷注意她們,原本做出些親密舉動時還以為是姐妹,可現在直接當街激吻了起來,頓時讓所有人都震驚的睜大了眼睛,隻以為自己看錯了。

那那那那……那可是兩個女子啊!怎麽可以做這種事?!

所有人心中都閃過這個念頭,卻沒有一個人上前去阻止她們。

隻因為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太美了。美人和美人之間的魅力是可以疊加的,現在兩人擁吻起來時所綻放的光芒,使得每一個人心中都絲毫生不起要去阻止的念頭,因為侵犯美麗,本就是一種不可饒恕的過錯。

所有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將他們排除於那二人世界之外的是什麽……

是愛。朔離和瑜虞默默的看著緊緊擁吻的二人,眉目間均是閃過了一絲豔羨和黯然。

唇舌交纏共舞的滋味太過美妙,兩人不知過了多久才緩緩停了下來,看著彼此的視線溫柔似水。

花前,月下,相愛之人心意相通,相擁相吻,一切都是那麽美好,可卻偏偏有不長眼的東西跳出來蹦噠。

“你們兩個在幹什麽?光天化日,敗壞道德!兩女子竟然敢如此行茍且之事,更是百年月祀之日,簡直是藐視月神大人,沖撞神明!來人,把她們都給我抓下去!”

南璃月和白鈺秀皺眉看向突然蹦出來的□□,穿著一身城衛兵的衣服,也掩飾不了他的痞裏痞氣,看上去第一眼就讓人發自內心的厭惡。

白鈺秀冷笑一聲,正欲說話,一旁卻傳來一個嬌吒的女聲。

“人家天造地設的一對,哪裏輪得到你這個妖怪來反對?”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以得到旁人的認可贊同。可惜沒有人理他,甚至沒有人看他一眼,所有人都被葬雲淵中正在真是進行著的一切所牢牢吸引著目光。朔離已經擡起了步子,瑜虞靜靜看著,目光繾綣而溫柔,似乎要將朔離的樣子完完整整的刻入已經靈魂一般。但下一刻,她的目光變了,同時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高喊:“朔離!你在幹什麽?!”朔離並沒有按照她所指出的道路前行,而是繼續向前,沿著那條她本該看不出發光的通路,向著瑜虞、向著數十個機關傀儡毫不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