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 39 章

輕雲淡。南璃月看著白鈺秀對她伸出了手。這是一個危險的舉動,如果對方要攻擊,那麽如此近距離間以妖族可怕的力量與速度她很可能會吃大虧。必須要防禦,立刻反手擊飛她,或者再不濟也要趕緊後退,拉開與這女子的距離,她的理智這樣告訴她。可南璃月還是繼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甚至用靈力壓製住身後焦躁無比的朔離。南璃月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麽會這樣做,但她還是做了,在這一瞬間,她遵循了自己內心的聲音,無條件相信麵前陌生的女子...(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9章 第 39 章

南璃月看著忍不住裝鴕鳥的白鈺秀噗嗤一聲笑出來, 溫柔的拉她一同起身,坐到了一旁放置著合巹酒、喜剪和飯菜的桌前,不過此時飯菜早已涼了。

南璃月先出去吩咐了下人熱些飯菜上來, 並燒上些熱水,而後又將原本準備的迷藥扔了。

南璃月暗暗鬆了一口氣, 自己這女扮男裝迎娶公主之事一但暴露必死無疑,原本還想著如何瞞過去,連迷藥都備好了,此時得知白鈺秀恢複記憶,倒是一切都好辦了。

嗯, 尤其是那件事, 可以提前完成了。南璃月壓下忍不住勾起的唇角,重新回到房間裏。

白鈺秀斟好了兩杯酒,雙眸亮晶晶的看著南璃月,端起一杯酒沖她眨眨眼道:“喝了合巹酒,你就徹底是我的人了, 永生永世的那種。”

南璃月端起另一杯, 搖頭輕笑著揶揄道:“可有人可不願意做我的人,還滿心想著納皇夫呢。”

白鈺秀想到前一世自己所做的那些混賬事,隻覺自己身處遲到的火葬場,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撒嬌道:“那要我跪搓衣板嗎?”

這是她們身處在第三世幻夢中聽聞到的一種說法,每當丈夫做了什麽惹妻子生氣的事, 就會跪搓衣板來表示歉意。說來那一世雖然自己沒有記憶,也未和南璃月真正在一起, 但明明喜歡南璃月喜歡的不得了, 都怪那一世自己感情太遲鈍了啊。

南璃月聞言會心一笑,輕輕搖搖頭, 也未為難白鈺秀,反正一會有的等著她的。

兩人交杯飲下合巹酒,這時菜也被端了上來。兩人均是一整天都未怎麽吃東西,此時麵對著美食在前,卻都是心照不宣的隻墊了墊肚子,沒有多吃。

吃完以後下人將熱水準備好,南璃月紅著臉拒絕了白鈺秀共浴的提議,去了一旁的偏殿沐浴。

溫熱的水洗去一身的疲憊,南璃月裹上衣衫,又偷偷從一旁的的匣子中拿出數條絲帶放入衣袖中,才滿意的離開,回到了婚房之中。

白鈺秀早已等在了那裏,看見南璃月進來眼前一亮,隨即想到之前自己丟人的模樣,複又裝出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可眼睛卻還是不由自主的瞥向南璃月。

南璃月輕輕一笑,來到床前,輕挑起白鈺秀的下巴,將唇湊上去,與她交換了一個氣息綿長的吻。南璃月身上好聞的馨香讓白鈺秀有些暈乎乎的,頭暈目眩之際,南璃月突然趁其不備,從袖中抽出一條絲綢,將白鈺秀的雙手擡過頭頂,牢牢的縛在一起。

白鈺秀頓時睜大雙目,訝異的看向好整以待的南璃月,這……這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南璃月摩挲著白鈺秀的下巴輕笑道:“你不會真把我當成小白兔了吧?”說罷將白鈺秀身上的穿著的衣物直接扯去,瑩白如玉的肌膚讓南璃月呼吸稍稍急促了些。

白鈺秀看著眼前危險的南璃月,吞了口口水道:“璃月,我覺得這事吧,還是得各憑本事的好,這樣綁住我,實在是少了趣味。”

南璃月饒有興致的笑笑,複又將她的雙足分別綁在床尾處,偏偏頭狀似無辜道:“可是我看你上一世綁我很開心嘛~”

白鈺秀登時啞口無言,南璃月也沒有等她回話的意思,伸手拉開自己的束腰,褪去衣衫,俯身壓住了白鈺秀。

白鈺秀這下算是明確的感受到了南璃月的決心,心裏無奈嘆息一聲,也難怪,自己前一世做的混賬事,隻能這一世來償還了。索性一切隨璃月,也許還能給自己謀些福利,不然若是讓璃月一直氣下去,自己可是哭都沒地方哭。

既然沒辦法反抗,那就盡情享受吧,偶爾在下麵也算是別有風味?白鈺秀於一浪浪的快感中模模糊糊的想著。

徹底確認關係,二人心裏都有著對對方濃濃的眷戀,放肆的宣洩著自身的情感,一夜鴛鴦翻紅浪。

―――――――――――――――――

自從二人成婚,幾年之間都是如蜜似糖的安逸生活,不過好景不長,由於楚國最後也未采取和親的辦法,蠻夷藉此為由出兵征討楚國。

好在這幾年間南璃月也並未一味沉迷於安逸生活之中,蠻夷始終都是一把懸掛在她頭頂的利刃,為了她和白鈺秀的未來,她自然是做足了準備。

在皇帝或暗或明的支援下,軍中大權她已經基本掌握,同時還將數百格外優秀的將士單獨挑選出來訓練,配給最優良的兵器和駿馬,成為了楚軍中一把尖刀。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而蠻夷對楚國的認知還停留在曾經那個弱小膽怯的印象之中,未曾將楚國放在眼裏,甚至一些楚國的臣民也認為自己不可能戰勝蠻夷,要求繼續與蠻夷和親來換取和平,卻怎料到第一戰就狠狠打了他們的臉。

南璃月先是利用蠻夷的狂傲自大,假裝節節敗退,引來蠻夷十萬軍隊的窮追不捨,最後將其先鋒部隊引入三山環抱地形,用早早準備好的陷阱弓-弩盡數殺之,又斷其後方部隊糧道,不斷騷擾遊擊使之疲倦而饑餓,不多久便軍心渙散,四散而逃,最後活下來的十不存一,而楚國傷亡之人不足百餘人。

隨後南璃月率兵反撲,乘勝追擊,將不可一世的蠻夷軍隊打的潰不成軍,不僅將原本被蠻夷占去的城池全部奪回,更是逼得蠻夷頭領不得不殺死獻計攻打楚國的大臣,親自迎接南璃月,與其簽訂協議,願永世侍奉楚國,並讓楚國於蠻夷中設立監察機構,徹底絕了反叛的路,這纔將南璃月送走。

數十年來不斷欺壓自己的對手,被短短數月間輕鬆拿下,這訊息讓整個楚國都陷入震驚,隨後便是全國的振奮,南璃月更是成了每個楚國人心目中的戰神。

而這些,對於南璃月都不重要了,她身騎白馬,榮歸故裏,看到門口那一抹倩影,看著她柔柔道:“歡迎回家。”

她隻覺得,時間之美好,莫過於如此。

之後兩人將小日子過的悠閑自得,盡情享受二人時光所帶來的歡欣喜悅,卻怎奈皇帝不知吃錯了什麽藥,一心想要白鈺秀懷個孩子,一段時間內比對自己的皇子還要關心。

可惜她二人都為女子,又怎麽可能無中生有變出個孩子來?皇帝一直叨擾,南璃月和白鈺秀不堪其憂,最後南璃月索性給自己編排了一出無生育能力的謠言,直讓皇帝捶胸頓足,後悔曾經將自己妹妹許配給南璃月,內心愧疚之下賞賜了白鈺秀諸多珍寶,南璃月和白鈺秀對此也隻能無奈好笑。

此後二人,春日中泡一壺龍井,賞百花爭豔;夏日裏青梅煮酒,漫步水榭花都;秋日中蒸一屜栗米糕,賞清風明月:冬日裏煮碗雲吞,堆個雪人。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時間便在這溫馨平和中飛速流逝,直到兩人均是蒼顏白發,無病而終。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風平浪靜,以身祭海,此後涵冰接任其父位置,大祭之後,便正式上位成為人魚族族長。”魑禹坐在紫檀木案幾後麵,緩緩將手中竹簡看完,皺著眉頭嘆了口氣。先朱負涵城那老家夥雖然對涵冰完全沒有一絲父女之情,讓她看的特別不順眼,不過終歸是為大義犧牲,讓她不由有些唏噓。突然雅室門被突然推開,魑禹最煩別人在她辦公時來打擾,更何況連門都不敲直接進來,當即眉頭便深深皺起來。“孤在辦公,滾出……”話正說到一半,魑禹看清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