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 31 章

到訊息的。“你還認為我與晉國候有姦情嗎?”南璃月坐直身子,偏頭直視著白鈺秀的眼睛。白鈺秀被她看的莫名心虛,偏過目光道:“不管如何,朕永遠隻愛你一人。”南璃月想起了她當時問白鈺秀自己是她什麽人時候,白鈺秀給出的回答。心裏漫上了無盡的苦楚。“可是我聽聞了訊息,你就要招皇夫了,在這次秋獵上。”南璃月低聲道。白鈺秀倒是不甚在意的說:“應付一下那些大臣而已,你放心,隻是一名頭而已,鳳鸞殿還是由你居住。至於子...(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1章 第 31 章

第六世, 白鈺秀是大魏國君臨天下的女帝,而南璃月則是一小國送往大魏和親的公主。

原本要嫁於女帝兄長的南璃月,卻被女帝一眼相中, 硬是納入了自己的後宮。

說來,女帝幼時即登位, 十餘年間勵精圖治,自己的終身大事卻從未曾考慮,大臣數次上奏請陛下選皇夫,都被陛下輕描淡寫的揭過,事後參與的大臣卻都是以各種冠冕堂皇的名義被降職。而一些心術不正之人妄圖揣測聖意, 送各式各樣的美男給陛下, 都被處以重罰。久而久之便再也無人敢提女帝的婚事了。

如今,女帝親自選了第一個可以踏入她後宮的人選,可……可卻是個女子,還是敵國的公主,著實讓衆大臣頭疼。不過女帝威嚴過甚, 沒人願意當這出頭鳥, 便一個個默言不語。

大魏歷史上有龍陽之好,斷袖之癖的皇帝不在少數,如今多了位磨鏡的女帝,也著實算不得什麽,隻要接下來填充後宮, 孕有龍嗣,這些都不影響女帝的賢明和帝國的尊崇。

於是當晚, 南璃月享用完女帝賜予的湯池沐浴之後, 便被送上了龍床。

皇帝的寢宮,無一不透露著奢華, 南璃月躺在繡著龍鳳的錦被中,饒有興趣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直到夜過半,南璃月都忍不住打瞌睡的時候,白鈺秀才帶著一身寒氣,從殿外回來。因為諸多事務煩了一整天的白鈺秀,看著錦被裏的美人,終於揚起了一抹微笑。

她毫不客氣的喚醒了昏昏欲睡的南璃月,免了她的禮後讓她伺候自己沐浴更衣。

南璃月聞言一愣,有些為難道:“這……奴婢實在不知道怎麽做……怕是會惹陛下不喜。”無論是自己原身還是現在這身份,伺候別人沐浴什麽的的確不在應該掌握的技能範圍內啊。

白鈺秀聞言微微一笑,道:“無妨,反正早晚都是要會的。”

南璃月不再多言,穿上單薄的衣衫,便隨女帝一同前往殿後湯池沐浴。

湯泉宮內煙霧繚繞,白鈺秀香肩半裸、影影綽綽,三千青絲洩了一池。脖頸以下的雪膚盡數掩在層層疊疊的水波之中,恰似赤水出芙蕖,怎一個嬌妍了得。

白鈺秀睜開眼睛,朝一旁看呆了的南璃月招了招手,等到她走近,一把將她也拉進水池中。

南璃月一驚,下意識的反手抱緊白鈺秀,兩具嬌軀就這樣親密無間的緊貼在一起,摩擦出撩人的火焰,燒紅了白鈺秀的眼睛。

在南璃月驚訝的目光下,白鈺秀將她身上的衣衫盡數褪下,難處理的便直接暴力解決,而後又不知從何處掬了一捧花瓣,在身上洇染出愈深的色澤,留下紅色的印記。又有少許黏連在身上,襯著赤色的泉水,妖冶得很。

在白鈺秀的挑逗之下,南璃月毫無反抗的能力,嘴上拒絕,可卻換來了一波更甚一波的浪潮,直到最後連叫喊的力氣都不再有了。

一夜鴛鴦泛紅浪。天矇矇亮時,南璃月支援不住,昏睡了過去。

待南璃月逐漸清醒過來,已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了。她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躺在白鈺秀的龍床上,白鈺秀倒是不在,應該是處理政務去了。南璃月感受著身上的痠痛,不禁暗暗咒罵那家夥,等到從幻境裏出去,一定要……要給她好看!

南璃月緋紅著臉龐,暗搓搓的想著如何把白鈺秀這樣那樣,再那樣這樣,把昨天給自己的統統還回去。

話說,白鈺秀……她應該是喜歡自己的吧?想著之前一些曖昧的舉動和話語,南璃月隻希望自己不是會錯意了。

輕輕嘆了一口氣,南璃月收起了悲春傷秋之感,認真思考起來。

如今剩下的隻有愛和欲兩世,不出意外,這一世應到就是欲了,要讓白鈺秀徹底控製住自己的欲嗎……嘖,她有自己就夠了,要是還敢像欺負自己一樣欺負別人,哼!

可惜,在這個世界反攻實在是太難了,自己一個和親公主,隻有被壓的份,這讓南璃月更加堅定了要回去好好收拾白鈺秀的信念。

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眼三年時間便過去了,除了自己,白鈺秀後宮還是空無一人,這讓南璃月很滿意,可卻愁壞了衆大臣。女帝已經年紀不小了,可至今沒有皇嗣,這會大大影響帝國的根基的。

他們輪番規勸,女帝卻始終不理不睬,近年來丞相帶頭獻了幾個男寵,白鈺秀知道丞相是為國為民徹底急了,倒也沒退回去,可還不等衆臣鬆一口氣,白鈺秀便將衆男寵全部送往宮外,沒有絲毫要寵幸的樣子。

倒是那南璃月,雖然還沒有坐上皇後的位置,卻已經住在了皇後的鳳鸞殿裏,可以說是無名有實。仗著皇帝寵幸媚上,導致女帝沉迷於女色而不近男色,至今後宮唯她一人。甚至連她的母國嫣國,都憑此至今沒有被吞併。

當然,這話他們隻敢在心裏抱怨,上一個敢當著女帝麵這麽說的人,已經被五馬分屍了。

最後衆大臣好不容易等來一個機會,這才合謀出了一個辦法。

大氣而不失秀美的鳳鸞殿裏,住著這天下極為尊貴的女人,殿中擺設無一不是奢華到極致,甚至都隱隱超過了女帝居住的未央宮。

不過說來倒也不稀奇,畢竟女帝得了什麽寶貝都先挑最金貴的往這裏送,整夜宿在鳳鸞殿裏,聽未央宮的宮人們說,幾個月都見不到女帝一回。衆大臣如此聽說,紛紛又扼腕嘆息一聲妖女誤國。

而此時,被吐槽妖女的南璃月,正百無聊賴的把玩著手中的一個錦囊。

這是意外之喜。前不久她占蔔了一卦,得坤卦。卦文曰: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

卦文的意思就是說,君子有所往,如果爭先前行會迷入歧途;如果隨從人後,就會有人出來作主,有利。向西南走會得到朋友,向東北走會失去朋友,這時安於堅持正道是吉祥的。

這副卦讓南璃月很是好奇,往西南會得到朋友?可這是幻境之中,除了白鈺秀,沒有能與她産生因果關係的人,又怎麽會得到朋友?

抱著寧可信其有的態度,她這幾月常常去西南處閑逛,權當是散心了。

就在她認為這卦相不靈,決定不再犯傻的時候,卻在一地攤商販處,看到了第四世時,她用念蠶蠶絲為白鈺秀編織的錦囊。

她當時就要買下來,無奈自己偷偷出宮,並沒有帶多少銀子,隻好央求商販留著這錦囊,明日再來將其重金買下。

可就在第二日傍晚她去了以後,商販卻告訴她,今日上午晉國候看中了這錦囊,已經高價買下了。晉國候原本是晉國的皇室子弟,大魏打敗晉國後,並沒有殺他,而是封了個閑散王爺,雖無實權,但也不是小商小販得罪的起的,南璃月並未怪罪商販,隻是心急不已,她必須收回這念蠶絲錦囊。

商販這時道:“原本我不打算告訴姑孃的,隻是看姑娘如此焦急……那晉國候昨日便知道姑娘想要姑娘想要這錦囊,今日特地前來買下,讓您去春風樓候著,屆時將錦囊贈予姑娘。可是晉國候這人誰不知道,貪戀女色,這次邀姑娘去青樓,必然是有圖於姑娘,姑娘還是三思為好。”

南璃月謝過商販。暗暗皺眉,晉國候她知道,一個廢物王爺而已,可他是認識自己的,若是昨日便見著自己,怎麽會膽大包天調戲自己?看著夜幕降臨,她抿了抿唇,朝春風樓走去。

春風樓外的老鴇得知她的來意,親自帶她上了二樓的雅間,好吃好喝伺候著,直到約莫半個時辰後,晉國候才姍姍來遲。

“讓皇後娘娘久等了,臣該死。實在是一時興起,沒剎住火。那老鴇是個沒眼色的,皇後娘娘來了也未告知我,這不,剛出來得知訊息就來見娘娘了,還望娘娘恕罪。”那晉國候推開門看見南璃月,便是一個大禮。

南璃月皺眉道:“我不是皇後,不要亂喊。”晉國候身上的味道讓她很清楚知道剛才這貨在幹什麽,她嫌惡的偏了偏頭,問道:“錦囊呢?你把我引到這裏想做什麽?”

晉國候賠笑這拿出一精緻的盒子,遞給南璃月,南璃月接過,開啟盒子將錦囊取出,盒子則是嫌棄的扔掉。

晉國候點頭哈腰道:“不久前我就見著您了,擔心您有什麽危險所以讓下人看著您,這次發現您想要這錦囊,特意買下來送給您。下個月就是秋獵了,還望您能在陛下麵前趁機多美言幾句,給我多分點田産。”

原來是這個原因,南璃月心裏皺眉冷笑。這還真把她當成媚上的狐貍精了。她隨口答應一聲便離開,晉國候恭恭敬敬的表示要送她,南璃月一口回絕,他到也未堅持,一切都是有理有度。

不過他做的事可真是蠢。南璃月坐在床榻上看著手中的錦囊。她當然會跟白鈺秀說這事,不過會將所有緣由全告訴她,到時候等著晉國候的是賞是罰,就由不得她了。這種蛀蟲,騙他真是一點負罪感都沒有。

唔,什麽時候把這錦囊給白鈺秀帶上,既然它能穿越不同的世界,想必是真的有什麽作用,不枉她在佛祖前祈禱百年。

就在這時,她的侍女卻突然焦急的跑進來道:“不好了,主子!陛下她帶著好幾個人來了,其中還有刑部尚書,似乎是很生氣的樣子!”

“什麽?”南璃月驚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必客氣,我們也是得了人魚族的寶物。”涵傾薰道:“那終歸不一樣,那是你們應得的,我的謝禮也是你們應得的,這並不沖突。”涵傾薰沉吟片刻,道:“倒是有一件禮物適合你們,不用拒絕,並不是什麽珍貴的寶物。”說罷,涵傾薰從芥子鐲中取出四麵鏡子,看的出那是兩兩成一對,鏡麵幽暗反射不出一絲光亮。“這是人魚族獨有的一種寶玉所打造的鏡子,名為通虛鏡,兩兩為一對,隻要二人分別於鏡麵上滴血認主,不論所隔多遠,隻要注入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