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第 3 章

南璃月四人均是懵了一懵,恩人?這是哪跟哪?老嫗看著她們老淚縱橫道:“恩人,你們可還記得二百餘年前曾在當時城主夫人手中救下的趙靈兒?”這提醒之下白鈺秀率先想了起來,當初偶然遇到一女子被欺淩便拔刀相助,她還用一柄水係長槍靈器換取了那女子手中的宸月石,後來將其打造成為一塊玉佩,原本打算送給南璃月的,結果後來於幻夢中歷經七世都忘記了這回事了。這時驀然想起,驚訝道:“是你?”趙靈兒見她想起,更是激動難言,淚...(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03章 第 3 章

白鈺秀看著麵前突然出現的女人,皺眉道:“你是誰?妖帝血脈又是什麽?”

女人輕輕一笑,一股上位者的威壓油然而生,讓人忍不住對其心生頂禮膜拜之感。

“小家夥你好,初次見麵,孤名為魑禹,乃妖族的最後一任妖帝。”

白鈺秀微眯眼眸道:“最後一任妖帝狐族魑禹,應該在三千年前的大戰之中就已經逝世了吧?你又怎麽會出現在一個人族的玉佩之中?”

魑禹聳聳肩道:“孤當年的確是死了,但靈魂並未消亡,這塊玉佩乃是孤靈魂的寄宿之處,在這數千年的光陰流轉間落去人族手中罷了。孤的靈魂一直沉睡,你乃孤的後裔,擁有者九尾狐的血脈,所以能夠喚醒孤。”

“那你突然出來是所謂何事?”

“自然是幫你。”魑禹輕笑一聲道:“你現在還太弱小了,不論是複仇還是報恩,都遠遠沒有實力的支撐,但是有孤幫你,你未來的道路會好走很多。”

“那你的條件呢?”白鈺秀問道。她可不相信這人會無緣無故的幫她。

“好吧,雖說你是孤的後輩,孤培養你乃理所當然,但有一件事的確需要你的幫忙。”魑禹手指輕輕扣了扣下巴道:“不過現在告訴你也無用,等以後你強大起來再說吧。”

白鈺秀皺了皺眉,倒是未說什麽,她理解此刻自己的弱小。

收起玉佩,白鈺秀不禁又想起了南璃月。放掉自己,也不知是答應了什麽條件,又該承擔怎樣的後果。不過既然那個男人是其哥哥,又被稱呼為月族大公子,那南璃月就應該是月族大小姐。應該不會承擔太大的懲罰吧?

不知怎的,白鈺秀心中總有一絲不安。

而與此同時,被抓傷的南璃月終於幽幽轉醒,南月冥――月族的族長、她的父親,此刻正立在她的麵前,冰冷的麵龐上沒有一絲和藹的意味,看著剛剛醒來的女兒也沒有任何慰問之言,開口第一句話便是:“無月說,是你將那狐女私放了出去?”

南璃月恭敬低頭道:“是的,父親。”

“啪!”一聲脆響,南璃月感受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痛楚,沒說話,將被打偏的腦袋轉了回來,仍舊恭敬的低著頭。

“因為你,月族虧損了三十七萬靈晶,現在長老們說要讓我自行補上。”南月冥收回了手,看著南璃月淡淡道:“罰你蹲半個月的水牢,不過分吧?”

南璃月低頭恭敬道:“父親寬容,是女兒自己行錯了事,自然該罰。”

“三十七萬靈晶會從你的月奉裏慢慢扣,至於水牢,明日便去吧。”南月冥留下這一句話後便離開了。

南璃月輕輕觸了觸紅腫的臉,一陣刺痛傳來,這一掌沒有絲毫留手。

她的侍女隻有一人,名為朔離,此時卻正好不在族內,南璃月一切隻能自行解決。

忍著身體上還未散去的痛楚,她取了些水和食物,坐在床前慢慢吃了下去。

月族的水牢與平常水牢不同,這水牢中的並非平常之水,乃是融了各種符籙毒蟲,專門用來處罰重罪而煉製的特殊藥劑,浸泡在裏麵不但使不了任何法術,還時時有著刀割斧劈的劇烈疼痛。

南璃月曾在裏麵蹲過幾回,但每次均是一兩天,而即便那樣她也時常痛暈在裏麵,如今直接被判處半個月的水牢之罰,還是在自己身上傷未痊癒之時,南璃月不禁心中微微有些發怵。

不過這些在南璃月救那狐女時,便就早已想到了。她雖然是月族大小姐,但是從未得寵,月族中人皆知,月族族長深寵其長子,卻對他的女兒報以深深的惡意,南璃月在族中的地位甚至還不如一些地位高些的仆從。

而她和南無月雖然是一奶同胞的親兄妹,但是南無月比她大百餘歲,早早便參與族內大大小小事宜,兩人間的關係並不親密。就連這次求他帶自己去拍賣行,都是許了南無月好處的。

南璃月對於拍賣會當然沒有什麽熱衷的,畢竟她那少的可憐的月奉遠遠不夠拍賣會上那些珍貴的拍品。隻是她日前見父親囑咐其兄長親自來這拍賣行,這奇怪的行為讓她不由多想。要知道她父親身為月族的族長,統領月族近千年,要是看上什麽東西,拍賣行少不得要賣個麵子,送至家中,而這次的東西竟要月族大公子親自出馬。

在月族當中,南璃月的地位實在是岌岌可危,想要活下去隻能靠走一步算三步,步步為營方可。一些重大的事情,她必須得知道才行。

所幸平日中為減輕自己的存在感,她一直都僞裝成一個毫無心機和上進心、給點草料就能養活的兔子,便是突然糾纏南無月央求著要去拍賣場也隻被認為貪圖一時玩樂而已。

於是她便隨南無月一併去了拍賣會,可她卻未料想到,此行是為了給秦岷山挑選千歲大壽的壽禮,更未想到壽禮竟然是一隻狐妖。

秦岷山乃秦族族長,提到他的威名,人們第一時間並非崇敬,而是惡心。

當今天下,被妖族人族占據,山川海洋等地遍佈的各大妖族群落,而平原地區則群居著人族,兩族自三千多年前那場兩敗俱傷的大戰之後,各自休養生息,雖小摩擦不斷,但再無大的戰爭。那場大戰重新洗牌了人族各大勢力,如今率領人族的,便是秦、時、明、月四大家族。其中,時族擅長煉器陣法,各大拍賣行修真集市,一旦武器陣符上有時家標誌,便從不缺乏顧客。明族擅長占星預測、奇門八卦。算人生,謀天命,堪虛洞玄,天下諸事,無一不知無一不曉。月族被稱為自然之子,汲取月華,信仰月神,與自然有很強的親和力。

而秦族,是如今四大家族裏唯一從三千年前大戰之前延續下來的,是新貴中的老牌勢力,四大家族之首。在當今這任族長的帶領下,憑藉著秦族擅長的蠱毒之術蠻橫無比。而這任秦族族長,尤為愛美人,老了以後更是喜歡外表幼齒的可愛少女,然而,其喜好淩/辱肆/虐女性的怪癖,導致其雖然伴侶無數,卻無幾個能壽終正寢的,大多都在淩-辱的過程中被生生折磨至死。其行為不端,卻絲毫無遮蓋之意,讓人不齒。

當她得知那狐女將被送給秦岷山的時候,她下意識就做出了那樣的行為,雖是一時沖動,但她卻並不後悔。

罷了,如此思慮又有何果?明日便要開始水牢之罰了,現在還是早些休息吧。

南璃月填飽肚子後重新躺回床中,沒過多久便沉沉睡去,隻是她在睡夢中輕輕蹙起的眉頭,還是暴露出了她此刻心中的不平靜。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鸞一族的祖先, 瑜虞便也道一聲前輩,恭敬問道。那女子依舊笑吟吟道:“不用叫什麽前輩, 我名為瑜甯。至於造出這裏的目的……其實這裏也不算是我造出來的。……接下來的事情你們知道便好, 其他人還是算了吧。”說罷瑜甯一揮手,在葬雲淵之外窺探著的南璃月等人便看著幻象定格, 之後緩緩消散,心裏一陣無語,這看到一半不讓人看是什麽操作啊……瑜甯這才嘆了口氣道:“先回答小姑娘問題吧……”隨後,一段太古時期的秘辛便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