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萬千啊,你是如此,我那手下更是把她視為心頭的白月光,眉間的硃砂痣。原本早早就能離開月族返回這裏了,卻為了她繼續心甘情願的當一內侍,傾心於她,苦苦相守。”想起自己那手下的默默付出不求回報,更是連連感嘆:“嘖嘖,給我的信件中都包涵著他對南璃月的深情厚意。唉,也不知我那手下一腔深愛能否得來回報,他們二人若能修成正果到也是一件美事。唔,看你們這樣,我都忍不住想見見這位月族大小姐了。”白鈺秀沉默的聽她八卦完...(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8章 第 28 章

南璃月的眼前一片昏黑,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竟然出現在一條街道的中央。

看得出這裏曾是座很繁華的城市,不過如今都是些殘垣斷壁, 甚至有不少屍首於街道旁堆積。四周都是些匆匆逃命的人,是一座完全陌生的國度。

“這裏就是“七生幻夢”中的虛幻世界與真實世界, 似乎沒有什麽區別。”南璃月心中暗暗思付道。

南璃月能夠感受到,她依舊擁有血肉之軀,有著十分真切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靈力雖然動用不了,但是憑藉著原世界基礎功法鍛煉出的強大身體,她依然是這個世界裏最強大的存在。

“鈺秀應該已經降生在這個世界了吧”畢竟她進來之前白鈺秀已經在幻夢裏一段時間了, 當務之急便是盡快找到她。

南璃月閉上眼睛, 很快就找到白鈺秀的位置。

這是一種十分玄妙的感覺,哪怕她離得再遠,南璃月也能將她找到。幻夢珠已經將她二人在幻夢中的命運完全聯係在一起了。

她一邊朝著那個方向快速趕去,一邊打聽著這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麽。

原來,這處國度原本是一偏安一隅的小國, 君明臣賢, 百姓富足安樂。但是怎料一強國的君主突然看上了這個國家的小公主,要強娶來。那君主都夠給小公主當爺爺了,國君自然是不答應,結果那君主便出兵十萬踏平了這處國家。

而那位小公主,名字正是白鈺秀。

當南璃月趕到的時候, 白鈺秀的父王母後、兄弟姐妹都已經當著她的麵被殺了。一群猙獰的士兵向白鈺秀走去。

南璃月出手救了她,把她從十萬大軍的圍困中帶出來。

小公主顯然是受到嚴重的精神打擊, 雙眼哭得紅腫, 整個人都是處於呆滯的狀態,跟在南璃月的身後, 不論是何舉動,都要南璃月命令後才能實行,就連吃飯都是如此,猶如木偶一般。

直到一個月之後,她的精神狀態才恢複了一些,主動找上南璃月道:“我可以拜你為師嗎”

一個月前,南璃月救她之時,麵對著數萬兵馬仍舊一派雲淡風輕,一人一劍,如入無人之地,將敵國的士兵殺的心驚膽戰,最後不得已落荒而逃。

小公主知道南璃月是一位絕世強者,想要拜她為師,獲得與她一樣強大的力量,為自己的父母兄妹報仇,為整個國家的子民報仇。

“哦?拜我為師?可是我不需要弱小的徒弟。”南璃月並未答應她,反而是揚起一摸嘲諷的笑容。這一世的七情磨練,乃是懼,要想讓白鈺秀通過這裏,必須讓她戰勝自己的恐懼。

“我……我會變強的!隻要你教我,我一定會努力變強的!”小公主連忙表示自己的決心。

“不,我說的不是你的實力弱小,而是你的心靈太弱小了。”南璃月扭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她,彷彿可以洞穿人心的目光使白鈺秀不禁瑟縮了一下。“想要當我的徒弟,可以。條件隻有一個,從這裏跳下去。”南璃月指著麵前深深的山穀,將一塊石頭丟下去,十數秒後方纔聽到了聲響。

小公主不可思議的看著她,若是跳下這山穀,她必死無疑。這是什麽意思?不想當她師尊所以故意這樣說的嗎?

“怎麽?這就猶豫了嗎?你要想報仇可比這難多了,如果連這點勇氣都沒有那還是算了吧,忘記你慘死的父母兄妹,忘記殺死他們的兇手,安安心心當一個普通人,也比以後去送命強。”南璃月別來眼神不再看白鈺秀。雖說小公主和白鈺秀有著完全不同的記憶,但是樣貌是一樣的,氣息是一樣的,甚至靈魂都是一樣的。她擔心自己繼續看下去會硬不下心腸。

小公主眼睛裏彌漫著一片水霧,她的父皇、母後、哥哥姐姐,都是為了保護她而死,如果她真的有機會為他們報仇的話……

小公主一步步走到山穀前,看著腳下深不見底的山穀,眼睛一閉,向前一躍,直直跳了下去。

風在耳邊呼嘯而過,靈魂和肉-體彷彿分離,小公主隻覺得自己要死定了。她腦海中全是父母曾經的音容笑貌,好不甘心啊……沒能親手報仇。

最後不知過了多久,好像是一瞬間,又好像是一生,一直刮在她身上冰冷的風,轉而變成一個溫暖的懷抱。

南璃月幾個縱躍便將她帶出山穀,放在平地上,沖她微笑道:“你做的很好,以後,你就是我徒弟了。”

花費十年時間,小公主的劍法大乘,獨自一人闖入那國家,將當初的敵人全部殺死。

複仇後,當她再去尋找師尊的時候,卻發現師尊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血海深仇終於得報,可是小公主的心情十分失落,她感覺到無盡的迷茫。複仇的目標已然完成,她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追求什麽。而自己如今同這世間唯一的聯係――師尊也不見了蹤影,接下來自己又該做些什麽呢?

小公主思考了很久,最終她沒有選擇複國,她明白自己沒有管理一個國家的能力,於是選擇繼續修煉劍道,並且遊歷天下,四處尋覓師尊的蹤跡。

百年後,小公主最終還是老死。

臨死的時候,她依舊念著南璃月的名字,心中很不甘心。

一生願望,隻求再見師尊一麵。

小公主卻不知,她的師尊,一直就跟在她的身邊。

南璃月最後看著眼前無字的墓碑,嘆了一口氣,於碑前燃了一柱香,隨後看著自己的身體也一點點變的透明,最終完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頭。朔離因為全部力氣都用在了雙臂上,此刻連說話都略微費勁。但她仍舊緊緊握著瑜虞的手,注視著瑜虞的雙眸道:“要麽放開右手,一起死,要麽都別放,一起死。瑜虞,你別想甩開我,我和你,要麽一起活,要麽一起死!”瑜虞雙眸裏全是朔離的身影,這個堅強的、執著的、全心全意喜歡著自己的朔離。啊,好吧,她不得不承認,果然自己還是自私的,不管怎麽樣都不想放開這個人啊。瑜虞重新回握住朔離的手,凝望著朔離的雙眸輕笑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