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第 2 章

是妖帝,那我一定會為有這樣一位優秀的繼承人而欣喜萬分。可是我不是,如果你當上人魚族族長,人魚族便永遠都是第二大族。你現在回答我,如果你當上人魚族族長,會去和魑禹那丫頭爭奪妖帝的位置嗎?”涵冰沉默了片刻,低頭道:“不會。”她父親把她看的很清楚,她的確不會去爭奪權利。“那你現在為什麽又要把族長身份給我?就因為你……你要去祭海嗎?”涵冰複又問道。“不。”涵城搖搖頭,“如果還是和平時期,這族長之位寧可傳給...(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02章 第 2 章

白鈺秀微微眯起雙眸,看著眼前南無月唇動而無聲的畫麵,明白他在使用靈力傳音。他在說什麽呢?為何還要避開自己?

白鈺秀思索無果,南璃月同樣也不知其舉動是何意。這房間中除了她和南無月,便隻有那狐女,不知南無月打著什麽算盤,竟然還要避著這狐女。

“捨得?”南璃月皺起秀麗的眉毛,同樣傳音回問道。

“正是捨得,世間萬物,無論是什麽,都不是可以憑空擁有的,你想要一樣東西,勢必要付出一些其他的東西去交換。”南無月邊說邊走,來到了籠子麵前,用靈力擡起了白鈺秀被束縛起來的手,輕佻笑道:“就像這狐女,為了活下去,即便要生生忍受斷手之痛,也要逃離。”

南璃月瞪大眼睛,看著眼前這一幕,白鈺秀雙手手腕處明顯有折斷的痕跡,顯然,她為了可以掙脫束縛她靈力的封靈鎖,想要硬生生扭斷自己的手,從而脫離。奈何,妖族縱使使用不了靈力,其肉身也擁有著強大的恢複能力,沒有靈力的幫助,她想要扭斷自己的雙手難如登天,昔日裏驕傲的種族天賦如今卻成了束縛自身的又一把鎖,南璃月心中好似被針刺傷般,揚起了綿綿密密的痛意。

身後折斷的手腕被擡起,劇烈的疼痛瞬間漫上心頭,了白鈺秀仍舊一聲不吭,咬緊銀牙,冰冷的注視著南無月。

“她為了重獲自由,可以自斷其手,那麽,你為了她可以不落入秦岷山手上,可以舍棄掉什麽呢?”南無月依舊從容的笑著,用一種南璃月從未感受過的眼光盯著她――那是看待獵物的眼光。

南璃月深吸一口氣,說:“那你呢?你不惜回去承受父親的怒火,也要放過她,你所求又是什麽呢?”

“唔,妹妹果然聰慧,一點就通。”南無月撫掌大笑,“月族公主南璃月隨兄長拍得狐女,怎知其見狐女淒慘,沉兄長不在,助狐女逃脫,狐女趁其不備,重創之,南無月為救其妹,未能將狐女及時捉回。這樣如何?”

南璃月聞言,低頭沉默,若是這樣,回去恐怕要由她來承擔父親的怒火了,想到父親發怒的樣子,南璃月不禁微微瑟縮。

南無月看著南璃月聳聳肩道:“你可別怪我,這樣回去我作為負責拍賣這狐女的人,一樣會受到牽連。當然你承擔的更多就是。所以呢,怕也正常捨得捨得,有舍纔有得,若是覺得自己舍不下,那便速速將這狐女回去便是。”說罷,便擡起手,作勢要收其入芥子鐲。

“你還沒說你的要求。”南璃月擡起頭:“我可不相信你會這麽好心幫我,你的條件是什麽?”

南無月低頭笑嘆一聲:“真是聰明,我的要求呢也簡單,還有六年便是你百歲了吧?七年後是百年月祀,覺醒族紋。到時候你凝族紋積的月華要給我,如何?”說罷,笑吟吟的看著南璃月。

百歲,是對月族族人一個重要的日子,屆時,每一位月族族人都會在祭壇上引月華渡體,覺醒祖紋,一到九條,越多證明血脈越純淨,而積攢的月華,對於之後的修行大有裨益,不僅加快修建速度,提高自身身體強度,還可以提高自身與自然的親和力。血脈至親的月華方可共享,南無月百餘年前便已然月祀覺醒,凝有八條祖紋,被譽為月族千年來的第一天才,兩百一十七歲便已是聚靈強者。縱使這樣,百年已過,當初所凝的月華而今怕是已然耗盡,修煉速度接下來大打折扣,難怪會看上自己那一份月華。

“如何?可想清楚了?”南無月笑的如同一隻狡詐的狐貍。

南璃月擡起頭,怔怔的看了籠子裏的姑娘片刻,眨了眨眼,把將掉不掉的淚從新收回去,紅唇輕啓:“一言為定。”

南無月得到這個答案毫不意外的笑笑,讓南璃月有種自己早已入套的感覺,可惜這個套無論她想不想入,都必入不可了。

南無月離開後,南璃月走向籠中的少女,勉強揚起一抹和善的笑意,問道:“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名字呢,你有名字嗎?”

白鈺秀不知道她們說了些什麽,警惕的看了南璃月,沒有說話。

見白鈺秀不做回答,南璃月微微嘆了一口氣道:“也無所謂了,以後怕是也再不會相見了。”說罷,將手伸入籠中,一把抓住白鈺秀的手臂,白鈺秀一驚,便感受到溫潤的水靈氣注入到體內,原本就搖搖欲墜的封靈鎖隨之碎裂掉落,白鈺秀一直被壓製的靈氣轟然展開,鋒利的爪子頓時生長出來,腕間的傷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

南璃月繼續抓著她的手,狠狠劃向那囚禁她的牢籠,牢籠上的鎖如牛油遇到熱刀,頓時碎裂,開啟囚籠,將白鈺秀拽出來,可白鈺秀因為長時間跪坐,雙腿早已沒有知覺,一個踉蹌便撲倒在南璃月的懷裏。聞著懷抱她的女人清幽的香味,感受著這個懷抱的溫暖,白鈺秀另一隻壓在她後心口的手遲遲沒有按下去。

南璃月對此毫無察覺,對她耳語:工種 號夢白 推文臺“一會兒拍賣行會出現亂子,到時候你找機會逃離。”說罷,南璃月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脖子上掛著的一塊紫玉扯下來,塞在白鈺秀手裏,道:“這是一塊儲物靈玉,裏麵有療傷用的丹藥,一些靈晶,兵器器具,僞裝用的鬥笠等等,我已經抹除了這上麵我的印記,你隨後滴血認主,注入靈氣便可檢視。”說罷,扯起白鈺秀的手,在她驚訝的目光下在自己肩背處毫不猶豫的劃下去。

五道深深的血痕湧出鮮血,瞬間便浸濕了南璃月的衣衫。

“快走!”南璃月忍著背上尖銳的疼痛,對著白鈺秀說。

妖族利爪上本就有毒,加之大量失血,不一會兒,南璃月便覺得頭暈目眩了。她苦笑一聲,這次可真是賠大發了,不光要承擔父親怒火,還得把自己將要得到的月華送給那便宜哥哥,現在,更是把母親唯一留給自己的遺物――紫寰佩給送了出去。

如今,人們用來儲物的器具,大多是芥子鐲,化須彌為芥子,雖然方便,但是卻空間狹小,更是僅僅一片空間,許多彼此相沖的事物,還要分不同芥子鐲儲存。而紫寰佩,是南璃月母親留給她的遺物,是一塊上古時期的儲物靈玉,內空間廣袤,更可隨主人心意分為一個又一個獨立空間,單獨儲存一些金貴的物品,並且其間的時間是靜止的,也就是說,你放進去是什麽樣子,出來便已然是什麽樣子,雖不能存放人族妖族靈獸等生命物體,但是卻是存放草藥、丹藥的絕佳物品,也是南璃月身上最寶貴的一樣東西了,實在是她身上沒有芥子鐲,把這紫寰佩送出去,難不成她也被狐族媚術迷了心智?

正在南璃月意識迷亂胡思亂想之際,一個濕潤的氣息靠近耳畔。低低的聲音如冰泉叮咚,分外好聽,吐出三個字:“白鈺秀。”隨後她便被輕輕放在了地上,後又響起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她才明白對方說的是什麽。

白鈺秀嗎?真是個好名字啊。再也維持不住自己渙散的意識,徹底陷入了黑暗的懷抱。

待到南無月聽到一聲玻璃破碎的響聲時,又在外麵繼續等了一會兒,纔不緊不慢的進去,看著倒在血泊裏的妹妹,南無月輕輕嗤笑了一聲。隨後,表情迅速變得悲痛,上前擁住南璃月,給她喂下一顆靈丹,大呼:“妹妹!妹妹!快醒一醒!來人啊,快點叫你們木係靈根的醫者過來!

而此時,在南無月刻意製造的混亂下已經逃出的白鈺秀,正飛快的僞裝好自己,朝著魔獸山脈出發。回想著當時發生的一切,仍覺得不可思議。

那個人類竟然救了自己?為什麽?她在人族妖族交彙之地生存數年,沒少見人類與妖族彼此廝殺的場麵,她又為何要放了自己?

想不明白所幸就不再想了,白鈺秀連日的奔波,總算回到了魔獸山脈,長時間繃著的意識終於可以稍稍緩解一點,白鈺秀從懷裏掏出那一塊紫玉,開始認真檢視裏麵物品,之前隻是取了自己要用的僞裝鬥笠,其餘的依舊堆積在那裏未曾檢視。檢視其中存放的物品。並不多,大多是一個個玉瓶,她一一開啟聞了聞,確認好不同的丹藥不同作用,分辨不出來的先放置一旁。隨後是一些靈晶,對於她來說用處不大,一些兵器也是人族擅長用的,妖族更擅長用自己的爪牙。

清理完畢後,她少有的發了會兒呆,看著自己指尖尚未清理,已然幹涸的血跡,又想起了那個穿著月白衣衫的美麗女子,她身上好聞的氣味和那個溫暖的懷抱。

仔細回想了一下她和那個男子的對話,她似乎是叫,南璃月……是吧?

想到那個男子說的話,她把臉上一點點笑容盡數斂去,冷笑一聲,弱肉強食,要她認命嗎?

那麽,就讓她告訴他們,究竟誰纔是弱肉吧!那些人的臉她記得清晰,在她上門複仇之前,可千萬別死了啊!

就在白鈺秀的意識要退出這片空間的時候,突然一股被人窺視的感覺湧上心頭,頓時清喝一聲:“誰?!”

白鈺秀立刻從地上起身,利爪彈出,充滿警惕的感知周遭一切。然後皺眉盯著眼前一片憑空出現的紫煙,緩緩凝成一個典雅少婦,身穿繡著四大聖獸,日月星辰,山川江海的華貴紫色衣袍。白鈺秀感受著從她身上染發出的強烈威壓,眯了眯眼,聽到她清笑道:“這麽多年了,總算讓孤等到身懷妖帝血脈的人了”

――――――――――――――――――――

與此同時,遙遠的幻方大陸,由四大家族中明家掌管的地區。在其中心的神諭城裏,深深埋在地下的地宮中,一位發須皆白的老者,看著麵前卦陣中出現的文字默然不語,閉眼微嘆了一口氣。

在老人麵前,閃爍著金光的文字緩緩消散,已看不太清模樣,隻能微微能辨認出的幾個字“……千年……妖帝再臨……無法……人間大禍……秦時明月……月祭降臨……”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南璃月命令後才能實行,就連吃飯都是如此,猶如木偶一般。直到一個月之後,她的精神狀態才恢複了一些,主動找上南璃月道:“我可以拜你為師嗎”一個月前,南璃月救她之時,麵對著數萬兵馬仍舊一派雲淡風輕,一人一劍,如入無人之地,將敵國的士兵殺的心驚膽戰,最後不得已落荒而逃。小公主知道南璃月是一位絕世強者,想要拜她為師,獲得與她一樣強大的力量,為自己的父母兄妹報仇,為整個國家的子民報仇。“哦?拜我為師?可是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