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 19 章

自己沒有說話的份,隻能尊重白鈺秀的做法,而且據她所知,白鈺秀八成會歸還的,對此結果,她也隻能感到無奈和遺憾了。正如瑜虞所料,白鈺秀放在南璃月掌心的手緩緩鬆開,雖說有點對不起魑禹,但是她真的無法繼續說出什麽交換的話了,有些東西是不能當做籌碼的,白鈺秀很清晰這一點,不過白鈺秀倒也沒有過多失落,畢竟來日方長,大不了之後她一直跟著南璃月就好了,反正她也打算著報恩的。南璃月握住紫寰佩收回了手,看著白鈺秀失落...(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9章 第 19 章

“幾位貴賓,請隨我來,您的拍品都已經準備好了。”拍賣剛結束,一名侍從便進來,引領她們走向拍品存放的地方。

四人跟隨這侍從來到一處房間,數位侍女托著托盤,上麵依次擺放著水係魔晶、寒玉、冰蓮子、秘卷和思無邪。房間中心則是囚禁著人魚少女的籠子。

一名拍賣行主管恭敬的走上前來,道:“尊敬的顧客,您這次總共拍下六件拍品,消費為五十三萬靈晶。”

南璃月拿出靈晶卡,支付後便讓主管攜著侍女們全部退了下去。

瑜虞走近被關著的人魚少女,道:“你們一族不一直在梵淨海裏麵嗎?你怎麽會被抓了?你叫什麽名字?”關在籠中的少女懶懶的撇了瑜虞一眼,複又垂下眼簾不再看她。

瑜虞表示自己被無視非常不爽,一臉獰笑的對人族少女道:“還敢無視我?我現在起可是你的主人,乖乖聽話,我還能讓你少吃點苦頭。”

其餘三人皆是一臉的不忍直視,而人魚少女總算有了點反應,擡起頭來冷笑一聲:“卑鄙無恥的人族,如今我成了你們的階下囚,我自認倒黴,不過你們要是想從我口中的得知我族秘密,不可能!”

瑜虞聳聳肩膀道:“人族未嘗就沒有好人,小姑娘幾歲了?見過多少人族就把話說的這麽滿?”

“好人?你在說你自己嗎?”人魚少女嘲諷的笑笑。

“別誤會,可不是我,是這邊兩位。”瑜虞沖南璃月和朔離擺了擺頭。

南璃月無奈的笑笑,道:“不用害怕,我們拍下你隻是想要救你。”說罷用鑰匙開啟籠子和封靈鎖,沖她點點頭道:“正好我們也要去梵淨海,帶著你一起離開吧。”

“梵淨海?你們去梵淨海幹什麽?”人魚少女恢複靈力後魚尾變成了修長白皙的雙腿,一臉防備的看向她們。

南璃月沖白鈺秀點點頭,伸手一揮,周圍便被鏡花水月籠罩。白鈺秀頭上長出獸耳,身後則冒出了四條雪白的尾巴,毛茸茸的,看著南璃月手癢。

好像摸一摸啊,不知道手感怎麽樣……南璃月搖搖頭,及時打住自己奇怪的想法

而瑜虞也展現出自己蒼藍色的雙翼。

“狐族和青鸞族?你們都是妖族?”人魚少女驚訝的睜大眼睛。

“不,我和她是人族。”南璃月指指朔離。“所以說人族並非都是壞人嘛。”朔離撇撇嘴道。

“奇怪,人族什麽時候能和妖族成為同伴了?”人魚少女奇怪道。

南璃月搖搖頭道:“其實人族中也有不願與妖族為敵,更想和平共處的人,隻是因為一些人的一己私慾,才導致兩族仇恨越發的深。我身為人族,但並不願意背負祖輩留下來的仇恨。我認為,優秀的永遠是個體,而不是群體,因為我們都優秀,且承認彼此的優秀,所以可以成為同伴。”

南璃月聲音輕輕的,表情也是一如既往的溫和,普普通通的話語,說出來卻有一種讓人心安的魔力。

人魚少女沉默了一會,道:“我叫涵墨語,不甚被抓,被你們所救真的是很感謝。”說罷,涵墨語向四人微微鞠躬。“但是我現在還是沒辦法完全信任你們,我隻能給你們忠告,如果你們想要做什麽危害人魚族的事情,趁早放棄吧。”

朔離搖搖頭道:“我們並非要做危害人魚族的事情,或者說,如果我們真想要那樣做,直接拿你做威脅就好了,何必放你出來。”

涵墨語抿了抿唇,道:“那你們打算做什麽?人魚族別說與人族有這血海深仇,與其他妖族也並不親密,你們要去梵淨海,是在是讓我不得不懷疑你們的目的。”

南璃月道:“說來話長,先離開這裏吧。雖然你現在重獲自由,但是繼續就在這裏終歸還是不安全,先去梵淨海。”

白鈺秀點點頭贊同道:“這樣也好,免得夜長夢多,我們也正好一齊前往。”說罷又沖涵墨語道:“你也別擔心我們心懷鬼胎,一但進去梵淨海,我們生死可以說由你來掌握了,還望屆時別恩將仇報。”

“哼!我們人魚族最重情誼,若是你們真沒有危害人魚族的想法,我自然會盡力回報你們。”涵墨語被白鈺秀暗諷的話激的炸了毛。

南璃月偷偷沖著白鈺秀比了個大拇指。如果這個承諾真能排上用場,那她們此行就安全很多了。

白鈺秀笑笑,微微偏偏頭,朝著南璃月眨眨眼睛。俏皮的動作配著白鈺秀精緻的五官和獸耳狐尾,別有一番韻味,看的南璃月直覺得臉頰微微發燙。

南璃月輕咳一聲,道:“那便現在就出發,路上我們自然會吧我們的目的與你講,之後便要你多加照顧了。”

涵墨語明顯很受用這樣被倚仗的感覺,矜持的點了點頭,也未再多說什麽,乖乖聽從安排,不一會一行五人便迅速離開拍賣行,朝著遠處海域奔去。

天色已經快要破曉,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時候,月亮被擋在雲層的後麵,荒無人煙的道路上隻能隱約看見五個身影,轉眼間又如鬼魅般消失不見了。

“這麽說,你們來梵淨海是為了秘境?我族鎮守梵淨海數千年,從未聽說過梵淨海裏有什麽秘境。”涵墨語一邊趕路,一邊疑惑道。閑著夫

“我們收到的訊息的確是在梵淨海底部的血煞鴻淵之中,至於情報來源,實在是不便告知。”南璃月辨認了下方位,輕輕嗅嗅迎麵而來的濕潤空氣,看來海洋已經不遠了。

“血煞鴻淵是三千年前人妖兩族大戰的戰場,已經被封印起來了,如果你們真要去那裏必須得到我母……我族大祭司和族長的首肯才行。”涵墨語道。

南璃月點點頭道:“那就拜托……”

“咻――” 還未等南璃月說完話,一道金色的光芒劃破天際,直直朝她們這裏襲來。

“小心!”白鈺秀最先發現了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伸手一張,銀色的弓箭便出現在手中。

“貫虹!”白鈺秀將弓張成滿月狀,銀色的光芒凝聚成箭矢,鬆開弓弦,一道銀色流光直直朝金色的光芒襲去。

“轟!”巨大的爆破聲音響起,半邊天空被映照的通亮,如此巨大的動靜隻有在這等人跡罕至的地方纔不會引來麻煩。

看來對方早就跟著了,隻是找這時機下手。南璃月眯了眯眼,這下怕是有些麻煩了。

“嗬嗬,玄衣你也太不小心了,萬一傷到了我的小美人兒那可怎麽辦?”一個肥胖的身影走近,一臉淫-笑看著五人。而周圍一個個黑衣人出現,不動聲色的包圍了她們。其中一人拿著金色的弓,想必是之前那道攻擊的來源。

“四個聚靈,一個問道,這下麻煩了。怎麽對付?”朔離輕聲問道。

南璃月抿了抿唇,道:“這甬城城主是火屬性靈根,我憑借屬性剋製應該可以拖住他一會兒,那個金屬性靈根是聚靈圓滿,鈺秀,他就交給你了。”

白鈺秀點點頭道:“好的,不過你一定要小心,我盡快解決去幫你。”

南璃月沖她笑笑,道:“好的,你也注意小心。涵墨語,你戰力如何?”

“人魚族一但上岸,實力隻能發揮七成左右,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以我現在實力,這些人我一個也對付不了。”涵墨語緩緩搖了搖頭,她並不會傻到為了麵子逞強,那樣隻會給自己和同伴帶來麻煩和危險。

南璃月點點頭道:“好,那你負責幫助朔離和瑜虞對付剩餘三人。”

“不用了,剩下三人隻要不是實力特別強,我和瑜虞夠對付了,涵墨語也是水係,她去輔助你吧,問道不是那麽容易拖住的。”朔離建議道,瑜虞聞言也是點頭支援。

陸仁賈嗬嗬笑道:“各位小美人兒還是不要反抗了,畢竟如果傷到哪裏,我可是會很心疼的呢。乖乖聽我的話,以後這甬城還不任你們隨意享樂?”說罷給一旁的黑衣人使了個眼色,便開始縮小包圍圈。

南璃月見此狀,也不再推辭,道:“那好,大家小心,上!”

話音剛落,五人便瞬間沖出,迎上了各自定好的對手。

白鈺秀腳下用力,瞬間接近了那名弓手,雙手瞬間化成利爪,狠狠揮向他。

玄衣大吃一驚:“妖族?!”他本身就擅長的是遠攻,看之前的試探攻擊,以為白鈺秀也是一名弓手,結果此時被直接近身,吃了不小的虧。隻能狼狽的抵擋,想趁機拉開距離,可白鈺秀又怎會讓他得逞,她現在滿心都是對抗問道的南璃月,雖然屬性剋製,還有涵墨語幫助,但終歸是一個大境界的差距,又哪是那麽容易跨過去的?唯恐南璃月受傷的白鈺秀,出手都是置對方於死地的狠招,以傷換命的打法讓玄衣不得不一退再退。

朔離和瑜虞對陣三人都是聚靈中階,朔離對上了其中的木靈根,而瑜虞則憑藉著自己聚靈圓滿的實力將剩餘二人拖在自己掌控中,並不急著進攻,而是以冰係能力拖延防禦,等朔離那邊解決戰鬥。

朔離有些擔心南璃月那裏,在一次暫時擊退對手時扭頭朝南璃月處望去,在看到南璃月暫時還沒有什麽危險時鬆了口氣,卻不料腳下土地突然破裂,數道七彩荊棘破土而出向她襲來,由於剛剛的分神她來不及做出防禦,眼看就要被荊棘吞噬。

就在這時朔離感受到一股寒氣,下一瞬間就落入一個散發著淡淡寒氣的懷抱中。

“笨蛋,小心一點。”瑜虞直接捏碎兩枚冰蓮子,周圍的荊棘瞬間被凍住,從一旁襲來的兩道攻擊也被瑜虞擋住。

“你、你受傷了!”朔離看著瑜虞的後背,那裏被利刃劃破,一條長長的傷口甚至微微外卷,顯得分在猙獰。那是她為了趕過來硬吃了一擊背後的攻擊。

“是啊,為了救你。”瑜虞低頭無奈的看著朔離,“關心她人之前先照顧好自己吧。”

朔離抿了抿唇,道:“對不起……”瑜虞愣了下,她還以為朔離會嘴硬說她多管閑事,畢竟她的口氣也實在是不好。不過當瑜虞看見朔離因為關注別人而身陷危險的時候,她心裏就有種說不出的害怕……和氣憤。

“沒關係,接下來小心點。”瑜虞放開朔離,重新把自己的兩名對手圈在戰場裏,防止他們去影響南璃月和白鈺秀的戰局。

朔離也徹底認真了起來,憑藉著紮實的實力和屬性的剋製,不一會就徹底壓製住對手,解決也掉隻是時間問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配,可卻冒出這麽一個人,強行迅速結束了拍賣。他一想到那人魚惹火的外貌身材,欲-火就紛紛化為怒火。“那包間裏的人什麽來頭?查清楚了嗎?”陸仁賈冷凝著一張臉看向一旁的侍從。“回城主大人,裏麵四人,正式之前您讓我調查的那四位美人,是她們拍下了這人魚。”一旁立著的侍從恭敬答到。“她們?”陸仁賈疑惑道,女子買下這人魚幹什麽?不過他也未疑惑太久,他已經查清楚,這四人結伴而來,並沒有什麽後臺勢力,既然如此,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