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

紋路迅速前行。血煞之氣與冤魂遊蕩千年,自會孕育出一些兇煞之靈物,正如現在四人麵前的一頭人首獸身的兇靈。“這種東西這裏怕是不少,盡快解決,盡量小點動靜,免得引來更多的兇靈。”魑禹指揮道。“遠端攻擊,不要靠近它,它周身的血煞之氣有很強的腐蝕能力。璃月你負責維持鏡花水月,其她人剿滅它。”四人皆是應了一聲,便對其展開圍剿。瑜虞伸手便凝出數道冰刀,一齊向那兇靈襲去,但剛觸及到兇靈,便發出“嗤嗤”的聲響,一瞬...(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6章 第 16 章

梵淨海,位於月影大陸和闞雲大陸中間,是僅次於無妄海的第二大海,終年海麵平靜無波,但是每一個去往那裏的人族都沒有回來過,被列為絕對的人族禁區。

“話說梵淨海為什麽那麽危險啊?聽說以前有人族玉虛境的強者去往梵淨海探索最終都沒有回來,三千年前那場大戰人族更是沒有一點對梵淨海的描述。至今梵淨海在人族認知裏都仍然是虛無縹緲的存在。”朔離坐在茶樓裏抿了一口茶後皺眉放下,奇怪的味道讓她失去了再喝第二口的勇氣,擡起頭來疑惑的問向對麵妖族的二人。

如今,已經是四人結伴準備一同前往梵淨海的第三個月了。一路上收拾掉了一個南月冥的眼線,並解決掉了他身上的尋蹤蠱,之後便再也沒有被跟蹤的感覺。現在她們已經離開了月影大陸,到了月影大陸和梵淨海交界處的一些大型的島嶼上。

魑禹把玩著手中茶杯,打了個哈欠說:“梵淨海裏棲息著的,是妖族八大族之一的人魚族。她們原本是與人族最親密的族群,人魚族族長涵冰更是和當時秦族族長之子秦昀相愛相守。但是為了梵淨海海底的靈玉,人族背叛,那秦昀更是親手殺了涵冰。”說到這裏魑禹低頭感嘆一聲,把茶杯重新放回桌上。當初那人魚族族長涵冰是她最得力的手下,可惜卻被人族利用其信任在大戰前殺死,秦族族長秦琨之子秦昀被涵冰反傷最後身亡,導致秦琨喪失生念最後自爆毀滅了自己的肉身……隻能說一切都是命運的捉弄。

一旁瑜虞點點頭,接著道:“原來如此,自三千年前大戰後,人魚族和其它妖族都不再過多來往,對人族更是深恨,一旦有進入梵淨海的人族,都被抽筋拔骨。”她是妖族八大族中青鸞族的小公主,對這種事情還算有一些瞭解。

其餘幾人聽聞後都是沉默不語。

白鈺秀看著南璃月表情凝重,一看又在糾結什麽問題,忙拉過她的手與其相扣,防止她又傷了自己。

南璃月突然被握住手,知道是白鈺秀關心自己,扭頭朝她一笑,也沒有鬆開,任由白鈺秀繼續拉著。白鈺秀不自然的偏過頭,耳根悄悄的紅了點。

“前輩,那既然這樣,我和朔離都是人族,又該如何順利進去梵淨海呢?人魚族還聽從您的吩咐嗎?”南璃月皺眉發問。

“怎麽可能。”魑禹搖了搖頭,道:“妖族本就以實力為尊,如今孤連肉身都沒有,唯一能動用的神識也隻玉虛的層次,她們族裏孤當初的臣子早已經逝去,又怎會聽孤的吩咐。”

說罷魑禹神秘一笑,道:“原本的確很困難,不過有你這個能力,孤有信心把你們安全帶進去。”說罷輕點周身空氣,鏡花水月結成的環境漾起一圈圈波紋。

“您是說鏡花水月?可是這能力但凡比我高一個層次的人都能輕易看破。”南璃月不解道。

“不用擔心,孤知道一條道路直通那裏,一路上不會有什麽危險。就算真運氣不好遇到什麽麻煩,把你們救出來孤還是能辦到的。”魑禹輕笑道。

朔離點點頭道:“那我們什麽時候出發?”

“等一天吧,我剛聽說明天此處有拍賣會,說不定有可以用的上的東西。”瑜虞提議道。

“也好,希望可以有用得上的東西。孤先回玉佩了,你們隨意吧。”魑禹打了個哈欠。如今她是靈魂意識形態,長時間處於外界會有疲憊感。

待到魑禹回到紫寰佩,南璃月揮手解掉周身的幻境,茶館中喧鬧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

“唔,這邊的夜市倒是很出名呢。”瑜虞聽了會兒茶館中人的議論,大都在討論夜市上的一些事情。“正好也閑來無事,一起去逛街吧!”

這三個月來基本一直都在趕路,四人早已悶的發慌,難得閑暇,這個提議立刻便得到了支援,四人一同朝著夜市的方向出發了。

還未到達,嘈雜的叫賣聲便已然充斥這一方天地,入目皆是小商小販不遺餘力的叫賣著已經手中的商品。

“四階暗噬鯊外皮製成的軟甲,大師親自篆刻的符文,看一看啊!”

“五階火雲鹿的角,上好的煉器材料,交換四階金係魔獸的魔晶!”

夜市是環繞著此處島嶼中心建立起來的,每月中開展一次,這時候附近比較小的島嶼上的人都會來這裏出售購買或是交換物品。

“唔,這裏很熱鬧嘛,不過這些東西……”瑜虞皺著眉將手中粗製濫造的靈器重新丟回攤上,嘆了口氣,道:“要想在這裏找到什麽有價值的東西怕是難了。”

“本來就是抱著玩玩的心態來的嘛,找不到也沒關係。”南璃月笑著安慰道。

白鈺秀瞥見南璃月,在琉璃玉的光芒下,她的眼睛裏滿是溫柔的笑意,美好的宛如誤入凡塵的仙子……

南璃月察覺到白鈺秀的目光,轉過頭疑惑的看著她,俏皮的偏了偏頭,朝她吐了吐舌頭。

白鈺秀看著那鮮紅的小舌從兩瓣唇中吐出又縮回去,給唇渡上了一層灩灩的水光,突然就雙頰爆紅,眼睛想看南璃月卻又不敢,連忙轉過頭去,道:“這、這裏人也太多了,你們不覺得悶的慌嗎?快走了,去前麵看看。”說罷就朝前麵有去。

“唉,小心!”白鈺秀身後一男子正走過,眼看著兩人就要相撞。白鈺秀下意識就要用靈力,突然有人握住她的手,把她往身後一帶,她的身體反應快過了理智,還未思考,那熟悉的氣息就讓她瞬間撤去靈力,順勢倒進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沒事吧?”南璃月低眉看向白鈺秀,白鈺秀雙頰緋紅,道:“沒事。”說罷立穩身子,朝那被嚇到的男子道聲抱歉。

那男子見二位傾世美女,哪有什麽怪罪之心,連聲道沒事沒事。瞧著她們走遠,低頭豔羨不知日後何等男子有福氣擁有這樣美若天仙的女子。

白鈺秀跟在南璃月身後,看著她握著自己的手一直沒有鬆開,心底一絲絲甜蜜抑製不住的湧起,看著南璃月的背影,她覺得自己一定是熱暈了,不然怎麽會有一種沖動,讓她上前狠狠把南璃月抱在懷裏,然後……親吻她呢?

“我們各自去看看有沒有什麽自己需要的東西吧,一會在這裏集合。”一旁瑜虞建議道。

“唔,也好。南麵是主要出售金係物品的,我去看看。”朔離贊同道。

“那好,那我們去北邊那裏吧?”南璃月扭頭對白鈺秀說到。

白鈺秀自然是沒什麽意見,依然心滿意足的

牽著南璃月的手,朝著北邊出售水係物品的地方走去。

“嗯,果然想要淘道寶貝還是比較難啊。”南璃月放下手中靈氣基本已經散失掉的魔晶,無奈的笑笑。

白鈺秀牽著她的手,朝下一個攤位走去。前麪人群卻突然騷亂起來,一個修士被打飛了出去,正好朝她們襲來。

南璃月皺眉,揮手部下一層溫潤的水層,將那人完好的接了下來。

“我看上的東西那就是我的,還敢跟我講道理,不知道這甬城最大的道理是誰嗎?”一個囂張的聲音傳來,使得原本還在販賣物品的人們紛紛看去。隻見一個體態妖嬈風騷的女子從那邊走出,幾名仆從跟隨在她的身邊。

“嘖,又是這該死娘們,仗著自己爬上甬城城主的床整天為非作歹。”

“就是,城主也不管管,這都第幾次了。”

“城主哪管咱們這群小人物啊,再這麽作下去,我看以後這夜市也不必開了。”

“都吵吵什麽呢?當我沒長耳朵啊?信不信我把你們攤子都砸了!”妖豔女子環視一週,被她看著的人都噤若寒蟬,不再做聲。

妖豔女子嗤笑一聲,重新朝被她侍從打飛的那人看去。那人跌坐在地上,但看上去並沒有什麽損傷,妖豔女子一愣,隨後看向那人身後,白鈺秀和南璃月正牽著手立在那裏,一個白發銀瞳,清冷似月中仙子,一個黑發琉璃瞳,一摸笑意似溫潤如玉,端端都是絕美的好顏色。

宋冰漪頓時就眼紅了,內心肮髒的她對於一切美好的事物,要麽占有,要麽摧毀。很明顯,南璃月和白鈺秀正屬於下一種。

“怎麽二位?我教訓人呢,二位這是對我有什麽意見嗎?我勸你們別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招惹到不該招惹的人。”宋冰漪朝她們不屑道。

二人聞言都是冷了冷臉,她們未知是什麽事便被拖入這趟渾水,又被惡人先告狀,此刻火氣皆是上來了點。

南璃月上前扶起地上的女子,溫潤的水靈氣在她體內運轉一週,女子所受的些許內傷便都愈好如初了。

趙靈兒忙向南璃月道謝,一旁宋冰漪看著自己被無視,不爽極了,直接朝她們走來。

趙靈兒看宋冰漪走來,害怕的往後縮了縮,又怕連累到了南璃月和白鈺秀,連忙對她們說:“多謝二位出手相救,以後若需要幫助我定當竭盡全力,隻是她是城主夫人,你們還是不要惹她了。”說罷重新扭回頭,苦苦哀求:“夫人,我家好不容易得來這塊宸月石,是用來交換小弟要用的水係魔晶的,您不能硬搶啊!”

宋冰漪走到她麵前,冷笑一聲:“這麽說你是在怪罪我了?一塊破石頭我不過用來作個裝飾品,你還真當寶貝了?你配資格和我談條件嗎?”

“唉,小白你聽聽,人家講的有理啊。人呢,貴在有點自知之明,這位夫人就知道自己品德低劣,不配同人談條件呢。”南璃月將欲說話的趙靈兒拉到自己身後。轉頭笑眯眯的對白鈺秀說。

白鈺秀被這聲小白叫的耳根一紅,不過還是很配合道:“姐姐說的是,不過我覺得姐姐稱呼錯了,這位奶奶明顯年紀已老,叫夫人著實是不合適。嘖,麵由心生,原本我覺得長的就夠醜了,沒想到心靈更惡心。”

宋冰漪被她們一唱一和氣的臉都青了。“原本還沒想這麽快就對你兩個出手,這是你們自找的!上!好好教訓她們!”周圍的幾名侍從就要對南璃月白鈺秀出手。

南璃月和白鈺秀也不懼,幾名不過結丹的修士,還不夠她們一隻手打的。在她們身後的趙靈兒滿臉擔憂,周圍一些販賣物品的人也是擔心這兩位人美心善的女子此次怕是麻煩了。

正當戰鬥一觸即發的時刻,突然傳來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音

“住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見三皇子最後將那女子,吃了。於是,鳳凰族同龍族的戰爭正式打響,而此時,鳳凰族的小公主正與她的愛人藏身於極北之地,斷絕了於外界的聯係,親密的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男子手輕點傳音螺,裏麵便傳來千裏之外的報告,告知他看守命牌的人已經按著他的指示毀掉了公主的命牌,藏身於龍族的人也成功將禍水引至龍族身上,兩族神獸已然開戰的訊息,他勾起唇無聲笑笑。不過想到衆人都以為隻屬於他的小公主是被那好色的龍族三皇子奪去貞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