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第 1 章

還是敵國的公主,著實讓衆大臣頭疼。不過女帝威嚴過甚, 沒人願意當這出頭鳥, 便一個個默言不語。大魏歷史上有龍陽之好,斷袖之癖的皇帝不在少數,如今多了位磨鏡的女帝,也著實算不得什麽,隻要接下來填充後宮, 孕有龍嗣,這些都不影響女帝的賢明和帝國的尊崇。於是當晚, 南璃月享用完女帝賜予的湯池沐浴之後, 便被送上了龍床。皇帝的寢宮,無一不透露著奢華, 南璃月躺在繡著龍鳳的錦被中,饒有興趣的看著周圍的一切。...(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01章 第 1 章

楔子

疼……白鈺秀感受著自己身上撕裂般的痛楚,鮮血浸濕了她的衣袍,往日裏神獸之軀所帶來的恢複能力,此刻像是被什麽抑製住了一般,遍體大大小小的傷口遲遲無法癒合。

她的意識都微微有些模糊了,上一次如此傷重是什麽時候來著?她已經有些記不清了。

勉力支撐著自己站直身子,眼前銀白色的發絲被風輕輕揚起,她看著身前麵色冰冷,緩緩將利劍擡起指向自己的南璃月,白鈺秀目光越發迷離而眷戀,其中又藏著深深的淒苦與自責。

是她把南璃月丟了啊……

白鈺秀雙眸中隱隱有淚光閃爍,聲音嘶啞卻又難掩其中的溫柔。

“璃月,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對不會再放手了……”

南璃月仍舊麵無表情,手中劍鋒未曾停止,仍舊向她襲來。白鈺秀緩緩閉上眼睛。

她們,究竟是怎麽走到這一步的呢?

―――――――――――――――――――――

痛……腕骨斷裂的痛楚又一次傳來,被劇痛所刺激出來的生理淚水順著白鈺秀的麵龐滑落。

她此刻正屈辱的被囚在一個籠子中,封靈鎖將她的雙腕緊緊鎖死,她想要通過折斷雙手的方法從其中脫困,但身為妖族,她身上強大的自愈能力使得她被撕裂經絡卻在每一次的斷裂後迅速複原,而未被修複的腕骨所傳來的劇痛讓她眼前微微發昏。

透過紅色的幕布,外麵拍賣場中那喧囂的聲音傳入耳中,將她拉入深不見底的黑色泥潭。白鈺秀雙目赤紅,拚盡全力掙紮卻仍毫無作用。

突然,她感受到了籠子被人擡了起來,白鈺秀知道自己即將要迎來自己無從抗拒的命運。

但,真的是無從抗拒嗎?白鈺秀生平第一次想到了死,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讓她狠狠打了個寒顫。她自記事起便未曾見過自己的父母,能活到現在全靠她拚命的與天爭得的幾分氣運,她為了活下去什麽都可以做。

但是現在氣運似乎耗光了啊,老天看來是徹底放棄她了。白鈺秀意識到,這次自己恐怕是真的陷入絕境了。

活下去?作為人類的奴隸活下去嗎?那死,倒還真是一種解脫。

未給她太多思考的時間,隨著拍賣師那富有煽動性言論的結束,籠罩著她的紅色幕布被掀起來,白鈺秀緩緩擡起眼瞼,漠然看著臺下那些人驟然變得瘋狂的神色,血色的雙眸中是一片冰冷枯寂,刺骨的寒意在她眸中勾勒出一片傲雪冰川。

她為了活著可以拋棄很多,但是自由和尊嚴不歸屬於可以拋棄的範疇中。

拍賣她嗎?那就讓她看看,是誰用钜款來買了具屍體吧。

她唇角揚起冷冷的笑意,嘲諷的目光巡視全場,入目盡是些肮髒的嘴臉。直到她將目光掃到二樓貴賓房間時,突然愣了一下。

一雙琉璃色的眸子正在那裏呆呆的望著自己,裏麵沒有貪婪、嘲諷、漠視或者輕賤,而是如月光般的溫柔,悲傷和憐憫在她的眸中閃爍。

白鈺秀的心跳霎時間漏了一拍,想要仔細去看,卻發現那道身影已經離開了視窗的位置,她看不見了。

是幻影嗎?因為自己太渴望被救,所以眼前出現了幻象?白鈺秀神情有些迷茫恍惚。

最終,拍賣錘連續落下的三聲將她從思緒中驚醒,紅色帷幕重新將她連帶著籠子覆蓋起來,拍賣已經結束,她已經有了買主了。

白鈺秀自嘲一笑,你在想什麽呢?一個人的同情又有什麽用?一滴清水滴入墨潭,隻能使自己被汙染,墨潭不會有絲毫的變化。

她被推到一處奢華的房間內,紅布被撤了下去,一個姿容妖豔的女人用看一件貨物的目光看著她,輕笑道:“小姑娘不錯,三十七萬靈晶的天價,是我這輩子見過最貴重的拍品了呢。”

三十七萬靈晶嗎?白鈺秀心中冷冷的笑,很知道看他看見自己屍體的時候臉色會是多麽精彩啊……

封靈鎖確實封閉了她的靈力,但是作為妖族八王族之一的狐族,血脈中傳承著的禁術,可以讓她在被封閉靈力的情況下自行滅絕靈魂,人類對於妖族的瞭解還是太少了。

這時房間的門被開啟,一男一女在侍從的帶領中踏入房間內,那妖豔女子立刻便迎了上去。

“呦,我還道是誰如此豪氣拍下這小狐貍呢,原來是月族大公子,總聽聞大公子不理世俗,一心問道,想不到也有這為紅顏一擲千金的時候,到真是讓妾身豔羨呢~”妖豔女子笑吟吟的看著南無月。

南無月皺皺眉,道:“少得了便宜賣乖,斐麗,我沒時間聽你廢話,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那斐麗嬌笑一聲:“大公子還真是個心急人,貨早就備好了。”說罷拍拍手,關著白鈺秀的籠子便被推了過來。

南無月向白鈺秀投來審視的目光,打量一番後滿意的點點頭,取出靈晶卡付款。斐麗看著靈晶卡上增長的數字,滿意的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擾大公子了,不過要記住,這封靈鎖消耗已大,帶回去盡快更換,免得這小家夥再跑出去,錢貨兩交,之後的事我們拍賣行概不負責。”說罷,便攜人款款退下。

南無月再度看向籠中的白鈺秀,發現她正一臉嘲諷的看著自己。南無月也不惱火,隻淡漠道:“弱肉強食,本就是生存法則。你要怪,也隻能怪你的命了。買下你的是我,但你的主人可不是我,那位可比我要恐怖的多,你若想活的舒服一點,趁早還是將你這性格改掉吧。”

白鈺秀再度嗤笑一聲,也不回話,而是閉上了眼睛。那古老血脈傳承下來的秘術在腦海中慢慢浮現出來,不多時,她就會變成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隻可惜,看不見眼前這人的暴怒神情了。

南無月看此情景,也不再多言語,擡起手便要將她收入芥子鐲中。

“啪!”的一聲脆響傳入耳中,白鈺秀察覺自己並未被收入芥子鐲中,略微驚訝的睜開雙眸,麵前那男人正皺眉看向一旁那與他一併進來的女子,麵色冷然道:“南璃月,你想幹什麽?”

南璃月情急之下一把打落了南無月伸出去的手,此刻將手縮回去,抿唇艱澀道“哥,放了她吧……如果真把她送到秦岷山手上,她會生不如死的。”

如此言語讓白鈺秀驚訝的看向了這個一直沒注意的女子,她生的極美,溫婉大方的氣質更是讓她像一束柔和的白月光一般,她忍不住仔細打量,直到那女子回眸看向她時,白鈺秀驟然看見了那對琉璃色的眸子。

是她!當時她所看到的對自己投以溫柔憐憫目光的人!沒想到竟然是將她買下來之人的妹妹?白鈺秀一時有些啞然。

但她並未對這番言語抱有什麽期望,這二人當中有話語權的明顯是那男子,僅僅憑借妹妹的一番話,讓其放棄三十七萬靈晶所換來的貨物,白鈺秀還不相信那男子有這麽寵愛他妹妹。

“南璃月,你想清楚點,三十七萬靈晶可是已經付過了,現在把她放了?你讓我怎麽向父親交代?都說過了,這本來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弱就是原罪,她可憐?比她還可憐的人何止千千萬?你還要一個一個去救不成?”南無月冷著臉譏諷道。

隻能說果不其然嗎?聽了這番話後的白鈺秀心中沒有一絲波動,但也暫且放下了直接這樣死掉的想法,而是看著眼前這處戲,猜測著其走向。

南璃月麵對南無月咄咄逼人的質問閉眸道:“我自是知道這世界上可憐的人無數,我也不想著去一一解救。但是既然已經讓我遇見了,若是要我袖手旁觀,哥,我做不到。”是的,如果這次就放任這狐女被送給秦岷山那禽獸,那她無疑會因此事而埋下心魔,成為她一生也過不去的一個劫。

南無月沉默許久,南璃月感受著周身壓抑的氣氛,內心雖有些緊張,但是仍舊沒有一絲後退的打算。

而就在這時,南無月突然嗤笑了一聲道:“行啊,既然妹妹如此一副菩薩心腸,那哥哥我順了你的意,放了她也未嘗不可。”

南璃月聞言驟然驚訝的擡起頭來看向他,隨後目光微斂,心中有一絲不安。這麽容易答應可不是南無月的性格,他想要做什麽?

白鈺秀同樣是驚訝的看向了南無月,心中疑惑,這和她預想中的有所不同,同時也讓她心底燃起了一絲希望。如果真的能夠活下去的話,誰又願意不明不白的死掉?

南無月並未在意她們的目光,麵上的笑容透露出一絲絲的狡猾與奸詐道:“妹妹,你可知道這修真界的生存法則――捨得?”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四人都是沖虛境界,從月影大陸到這裏也是用了足足兩個月的時間。“這就是傳說中的通天建木嗎?”南璃月剛踏入亂魔域,遙遙望去便看到了那直通雲霄, 宛如擎天之柱的通天建木。瑜虞語氣不乏驕傲道:“沒錯,這便是我們青鸞族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 天地間唯一僅存的通天建木,每一片葉子,每一條枝丫都蘊藏乾坤,其中的空間不亞於一片大陸。”朔離也不由驚嘆道:“真是神奇,不愧是妖族八大族之一。”瑜虞聽到朔離的誇獎, 更是抑...